系統:
Move Forward  W(向前移動 後面為預設按鍵W)
Move Back  S(向後移動 預設按鍵S)
Strafe Right  D(向右移動 預設按鍵D)
Strafe Left  A(向左移動 預設按鍵A)
Use   Button0(使用、確認 預設按鍵 滑鼠左鍵)
Target   Left Shift(戰鬥姿勢和射擊姿勢 預設按鍵 左邊的Shift)
Fast Attack   Button0 (輕攻擊 預設按鍵 滑鼠左鍵)
Strong Attack   Button1(重攻擊和終結技 預設按鍵 滑鼠右鍵)
Dodge   Space(迴避、閃避 預設按鍵 空白鍵)
Reload   R(填裝彈藥 預設按鍵R)
Next weapon   ](快速切換武器 預設按鍵])
Previous weapon   [(快速切換武器 預設按鍵[)
Weapon   E(武器選項 預設按鍵E)
Inventory  Q(道具選項 預設按鍵Q)
Map  TAB(地圖 預設選項TAB)
Flashlight   F(手電筒開關 預設按鍵F)
Look around   Button2 (第一人稱視角 預設按鍵 滑鼠滾輪)
Walk   Left Ctrl(切換走跑模式 預設按鍵 左邊的Ctrl)
以上都是預設的按鍵

左搖桿:左右平移,前後移動
右搖桿:調整視角
圈叉角方,見BUG注意。
START:暫停菜單
L1:展開道具和恢復道具欄。點按打開和關閉\長按及為打開,鬆開關閉。
R1:展開武器欄。
L2:準備攻擊。
R2:射擊。
R3:進入第一人稱視角觀察。
方向鍵上:開關手電筒。
方向鍵左右:切換裝備的武器。
打開地圖後:按方塊鍵可以查看任務提示,R3可以放大地圖
暫停菜單中的JOURNEY內保存著遊戲線索、照片和畫等信息。
近身武器戰鬥系統
輕重攻擊:一般武器輕攻擊可以三連擊,也可以二連後發動重攻擊連擊。重攻擊可以蓄力攻擊(長按)。
躲避:按下躲避鍵可以蹲下。
不按L2準備格鬥時配合左搖桿為翻滾。
按住L2後配合左搖桿為閃避。
  閃避後馬上按攻擊鍵的攻擊動作非常好用。各種武器都適用。是對付敵人的好方法。在敵人受到重創或者被反擊COUNTER ATTACK的時候,按重攻擊可以發動終結技。
裝備槍械武器戰鬥系統
方塊(重攻擊)可以裝填子彈
L2舉槍瞄準後
右搖桿控制準星
R2射擊
X(輕攻擊)用槍械近身攻擊
左搖桿+圓圈(防禦)滾動
PS:武器的子彈攜帶數量有上限,可能導致場景中的子彈無法拾取,此時可以先把手中的槍裝滿再拿。
NORMAL難度戰鬥很容易,武器很強,只要打幾下就躲避開敵人的攻擊範圍,即可輕鬆過關。值得一提的是重攻擊可以將敵人打出硬直,從而打斷敵人的攻擊並形成多連擊,輕攻擊不能將敵人打出硬直。HARD難度敵人血量、攻擊頻率、速度和強度都有很大提升。以下攻略以NORMAL為準。
BUG注意:
日版主機圈確定,X取消
美版主機X取消,圈確定
遊戲如果為港板英文版,配合使用日版、港版等主機的話會出現BUG。
功能鍵(確定、取消,涉及到開門和按密碼)和操作鍵(攻擊、地圖、躲避)會發生重合矛盾交錯現象(很複雜)……現在我自己實驗出如下設置可以避免X、圈確定的BUG發生。
三角——地圖——MAP
方塊——強攻擊——STRONG ATTACK
X——輕攻擊——FAST ATTACK
圓圈——防禦——DEFENSE
  設置過程中,在選定相應按鍵後系統提示輸入一個自定義按鍵,此時的X和圈是對調的,也就是說,如果想將輕攻擊放在X上,此時就要按圈。
  調好後進入遊戲盡量不要多操作按鍵設置,因為此時按鍵設置中按圈確定選擇相應動作按鍵的時候,X和圓圈是對調的。
如上設置後每次進入遊戲仍然需要再次設置,否則進入遊戲後會無法進行輕攻擊……或出現各種奇怪的異常現象。尋求更好的解決辦法中。
PS:此時也有部分情況X和圈相反,比如從場景中選取拿道具時(另外一半X光片哪裡)……很討厭的BUG,也許會推出補丁。
流程攻略
Alchemilla醫院
  我平躺在床上,手腳都被禁錮住,身後不知道什麼人推著我穿過一道道走廊。我大叫著讓他放開我,然而除了回聲之外沒有任何人或任何響聲回應我的叫喊,我的小隊呢?
  我無法掙脫,只能任憑他將我推過一條條走廊…走廊兩邊是敞開門的病房和手術室,醫生用叫不出名字的器械為病床上顫抖掙扎或狂叫的病人做著手術,鐵欄後有孩子的身影……
  他將我推到手術準備室後離開。任憑我如何呼喚。我稍稍抬起頭,看著自己的雙腿和腳尖,腳尖再往前是準備室的磨砂玻璃門。隔著半透明的玻璃,我看到一個人影,他被巨大的長刃刺穿身體,痛苦的尖叫,被尖刃抬起到半空中,撕裂。只有模糊的影子,其實,除了他的叫聲,我不能確認事情是否真的如我所想的一樣殘忍地發生。
  驚恐,我用盡全身力氣掙脫束縛帶,從病床上站起來。
  連按X從床上起來。按下R1,然後按方塊鍵開啟關閉手電筒(其他道具使用方法一樣,按對應按鍵即可)出門見到鐵欄後的Joshua。他唱著歌跪在地上用彩色筆畫畫,不時地笑出聲來,還呼喚著我的名字:「Alex」。
鐵欄杆的門有密碼鎖,暫時無法打開。
  進入旁邊的房間,Nurse center,在牆壁的燈面上發現X光片,調查出3個數字:624。對面牆壁的白板上貼著一張醫院的地圖。
  203房間得到小血瓶和治療記錄:
  病人雜碎玻璃窗,跳到隔壁房間,並毀壞了房間中的大部分設施。病人不聽從任何命令。三個醫務人員才將他制服。病人陷入緊張性精神分裂症,並對外界的一切觸動沒有任何反應。之後幾個星期的電擊療程都沒有任何效果。
  跳過破碎的玻璃在隔壁204房間得到另外一半X光片。回到NURSE ROOM,將X光片放到燈面上(按住L1,上推左搖桿選中X光片按圈鍵使用),得到另外3個數字:872。地圖KEYPAD處輸入 624872開門。有記錄點記錄。
  使用亞洲版機器玩英文版遊戲的話,如果沒有改變設置,這裡如果輸入不對就無法退出到遊戲畫面。解決方法請看頂部的BUG注意。
  追著他來到男廁所門前。打開門,通過儲藏室(Storage)來到女廁所。在鏡子上拿到閃著金色光的匕首。此時表裡世界轉換。
Alchemilla醫院(L)
  幹掉女護士。動作快的匕首或者鋼管都是對付護士的好武器。
  開門後Josh慌忙跑開,並隨手關上身後的門。他,為什麼不願意見我。我追上去,到骯髒的廁所,逐個小門推開尋找有可能躲在裡面的Josh,然而一扇廁所的小門並不能打開,難道裡面有人。
  一把匕首深深地插入洗手台上的鏡子上,鏡子碎裂,通過哦它,我看到自己模糊的碎裂身影。拔出匕首,周圍的環境開始變化。牆皮脫落,然而並未掉下,逆著重力向上空飄去,漸漸化為虛無,門的材質腐爛消失,剩下鐵絲網。周圍已並非我剛剛熟悉的醫院。
  剛才無法打開的小門隨著撞擊聲立刻打開,從裡面閃出一個紅色的身影,她帶著白色的護士帽,然而這並非平日溫和的護士,她……它手中握著沾滿血的匕首。
  2樓201房間東的樓梯口(L)前牆壁上,我發現筆記:
  它們對光合聲音敏感。盡量躲在黑暗中,不要出聲,這樣也許安全一點兒,但也並非絕對……
  上到,3樓。3樓上樓梯後打破玻璃後跳入。DAYROOM(L)內幹掉兩個護士後,割開牆壁上肉質的部分,側身進入303房間。床上的紙:她不再這兒。
  303(L)出門的走到,巨大的會飛昆蟲。普通攻擊變為踩踏,空中飛舞的昆蟲會貼到臉上,連續費血,連按圈鍵(防禦、躲避)可以除掉黏在身體上的昆蟲。
  Linen Room(L),小血瓶。東門門出來。先向南在男廁所門前(L)的病床上得到照片:Josh將兔子玩具綁在自己的背包一側。3樓東北弧形走廊(L)。得到病人的病例:
  典型點擊療法,主治醫生:Copen。醫生在每次治療後必須簽字。週一到週五分別點擊治療,次數逐日增多,六日無繼續治療。
註解:治療並未達到預期效果。病人依舊無任何反應。請繼續食用用過濾後的食物。
從弧形走廊跳下到2樓Operation Theatre(L),鏈接手術室OPERATING ROOM(L)的大門被鎖住,只能隔開東側肉質牆壁,得到兔子畫,通過樓梯回到3樓(L),在病人屍體上得到鑰匙(Operation Theatre Key)。
Operating Room(L)獲得病人病例:
  在病發時設置電擊機器到……得到令人吃驚的效果。最暴力的病人通過治療也變得溫馴……惟一的副作用也很小:記憶丟失,一些骨頭位置錯落、一條腿骨折、病人咬斷自己的舌頭。這個事故造成的副作用對於我們來說也很好,這個病人是最讓人煩的一個了。我已經通知所有醫生今後繼續使用這種強度的治療方法。
  從Operating Room(L)西門門前,隔著鐵欄杆看到Joshua。
Joshua,是你嗎?快來我這裡。我對Josh說。
男孩趴在地上看也不看我一眼,繼續畫著畫,說到:「不,我想要我的玩具。」
[你是如何來這裡的?(How did you get here?)]
一些人帶我來這裡的,他們告訴我兔子玩具在這裡,他們騙人……
[我能幫你(I want to help you.)]我能幫你什麼忙嗎?
我想要我的兔子玩具。
可是我沒有見到它啊。
那麼,我想你不是我的朋友。
……那我再幫你找找吧。
進入Nurse Center(L),小血瓶。丟失病人的公告:
  205房間的病人走失了,在Day Room與另外一個……對比之後最後一次見到這位走失的病人。(紙條的其餘部分模糊不可辨認)203房間,鏡子的裂縫中露出兔子玩具的半個身體,接著這半個身體也被拽進了縫隙。
  調查縫隙,選擇Examin,將手伸入後連按方塊鍵拔出。紫色的兔子已經沾滿了紅色的血液。將兔子交給Josh,門被打開
  「Josh,給你。」將拿著兔子玩具的手伸過鐵欄遞到Josh旁。「不,我要Robbie。」然而男孩還是膽怯地慢慢走過來,緩緩伸出手臂,張開的手指在碰觸到玩具之前迅速收回,一步一回頭地跑入了黑暗之中。門在他跑後打開了。
  得到畫著三個血淋淋的兔子的「孩子的手繪畫(Child's Drawing)」
  向前,似乎是海水淹沒了小島或是小船和兔子的畫掛在門前。門沒有任何徵兆地強烈撞擊門框,不能再打開。隔著房門,我能隱約聽到海水拍打沙灘的聲音,這聲音似乎就來自於門的那一邊,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是在醫院呀。
按下走廊盡頭電梯旁的按鈕。電梯到了,進去按下面板上的1號鍵。
  門關上,金屬扭曲摩擦的身影響起,不知道什麼東西強烈的撞擊這電梯的門。我上前看個究竟,尖銳的物體直擊我的頭部。
  從睡夢中醒來,原來我在高速公路的卡車上。載我的是《起源》的Travis嗎?來到我居住的小鎮Shepherd『s Glen,我下車謝過他,展開地圖,上面紅色的標記就是我的家。我要回家看看了。
牧羊人溪谷小鎮
  街上大霧瀰漫,我手中竟然還握著夢中的匕首,150週年閱兵的宣傳海報張貼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傾斜在路邊的電線桿上,路邊的牆壁上……
SHEPHERD'S GLEN 150週年慶典
週六日,9月20和21日
重要的兩天——雨和陽光
慶典在週六上午十點從第十主幹道列隊開始。
食物-遊戲-坐騎-有酒提供
化妝部分-將有獎項辦法!
暴風之眼提供的現場的音樂和娛樂設施不收取任何費用。帶著你們的孩子一起來吧!
繼續向前,來到鎮子的市政廳前,發生劇情。
  來到鎮子的市政廳前,一路上我感到奇怪,這個小鎮如何變得如此冷清。站在SHEPHERD紀念碑前出神思考的時候,有人從身後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在市政廳工作的JUDGE HOLLOWEY,Elle的母親。「啊,沒想到你會這個時候回來。」HOLLOWEY顯露出一副驚喜的表情。嗯,這裡怎麼變得如此安靜。是呀,一些事情讓這裡改變……不過,也許並非向好的方向……你要回家去看看吧,等不及見Elle了吧,我想她也想見你吧。
  之後再市政廳內可以再次見到JUDGE。可以問她一些關於小鎮的信息。任務提示:Explore the home——探索自己的家

  沿路來到家門口。回來的感覺真是有些奇怪。站在家門口,闊別多年的加顯得陌生。推門進去竟然空無一人。2樓父母臥室梳妝台上得到母親寫給父親的信,當我服役的時候母親從未給我寫過信。
  Adam,我知道你馬上就會回到我身邊,但我還是忍不住對你的思念而給你寫信來安撫我的心靈。這裡的一切仍舊暗號,但是自從你離開,我感到這個家好空蕩……(信就此結束,我想母親病並未完成這封信)
  2樓父母臥室的衛生間洗手台上拿到標籤被撕掉的磁帶——Cassette Tape。從臥室出來,走廊盡頭的門似乎是自己碰的一聲關上了,還隱約能聽到腳步聲。先進入自己的房間得到手電筒。
  回到自己的房間,這裡仍舊是飄著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味道。雙層床我睡的上鋪牆上貼著海報,海報上星條旗在空中飛揚,WIN THE BATTLE(戰爭勝利)幾個字印在海報下方。拿起放在下鋪的手電筒,撥動開關,燈光還能撒出。對準自己的雙眼,強光讓我回想起過去。
  很久以前,我還在家,Josh也在家的時候,我誰在上鋪,Josh睡在下鋪。夜裡,他在夢中驚恐地大聲叫喊,上鋪的我被驚醒,探頭看弟弟坐在床上。
  將手電筒遞給他:「再害怕的話,就打開它吧。」「謝謝你,Alex。」
  調查床對面的書架。
  左搖桿將左側的書向左移動,移動到頭後,撥動右搖桿換到下一本書,繼續向左。三本都挪開後,發現開關。
按下開關後書架打開。得到用蠟筆畫在紙上的自家地圖。回到樓梯口發生劇情。
  母親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之前我竟然沒有發現。走過去,喊出「媽媽」。她盲目地回過頭,並未因見到我而顯出太多的驚喜:「你在這兒幹什麼?」「我退伍了,在醫院治療了一陣,然後回來。」我如是說,「大家都去哪了?Josh呢?父親呢?」「所有人都走了,Josh不見了,你父親去尋找他,也沒有回來……」我看到母親膝上放著一把左輪手槍……「我回去找回他們的,媽媽。」我輕輕拿走手槍,母親竟然似乎沒有發現。這是身後傳來詭異的聲音,母親告訴我:「是地下室……」我讓母親留在這裡不要動,轉身離開。
  客廳通往地下室的門自己打開了,進入地下室。地下室浸滿了誰,下水用匕首幹掉敵人。在抽水泵上得到車庫的遙控器——Garage Remote和一張字條:
  如果它沒油了,就用桶到車庫去裝些——Adam
  隔開牆壁一旁的布簾,來到一扇鎖著的門前。回憶過去。
  年少的我悄悄地推開門,光頭父親在裡面的工作台上用刀用力的剁著什麼東西。他發覺我推開門,便立刻轉身大喊:「你來這兒幹什麼?!我說過這裡不許來!你快滾,不要讓我再見到你。」
  從正門出去。
任務提示——Drain the water in the basement
房間正門西邊車庫門前使用遙控器打開車庫。
打死車庫中出來的怪物。
在車庫中取得鋼管STEEL PIPE,裝備鋼管。
在車庫內部用鋼管敲開櫃門。
得到空油桶-Empty Gas Can。
出門幹掉從旁邊牆壁破開的洞口鑽出的怪物。
按X從洞口穿過來到公園PARK。
滑梯旁得到蜘蛛爬過玩具車的照片。
撬開滑梯旁的鐵門。
繼續前進,看到卡車。
卡車的郵箱門開著。使用道具空油桶,灌滿油。
回車庫抽空水。
  打開抽水泵旁邊的門來到後院。樹房子旁邊的門上得到一張照片,照片上是父親在秘密房間中屠宰的狗。進入後院的房間。將磁帶放入錄音機。
RAR……嗚嗚,嗡嗡。(我和Josh在玩模擬戰鬥的遊戲發出的聲音)
父親:你在幹什麼Josh?!
Alex:只是在錄戰鬥音效玩而已。
父親:下去!Alex!你到樓下去!
Alex:為什麼?……
父親:照我說的做就是了!
Alex下樓。
Josh:我犯錯了嗎?
父親:沒有。
Josh:那你為什麼要責備我們?……
父親:不,我沒有責備你。Josh,不要再和Alex一起玩了,你想像他一樣把這些戰爭玩具當真嗎?讓他自己和他的玩具玩吧。你如果需要朋友,就來找我,明白嗎?
Josh:是!長官!
來到客廳。在桌子上看到一張小紙條:「Adam,不要忘記問Curtis引擎的事情。」
任務提示:Joshua isn't at home.Search the rest of the town.
Josh不在家裡,搜索小鎮的其他地方找回弟弟。
打開後院BACKYAD西側的小門來到Barker st。
Barker st.通往玫瑰高地公墓(Rose Height Cemetery)的小門旁有如下信息:
禁止擅自闖入:違反者將受到起訴。
進入後得到新任務:搜索目的和它附近的區域以獲得關於Josh失蹤的信息。
ROSE HEIGHTS CEMETERY玫瑰高地公墓

進入公墓。
  在Old Crypts的一個房間內得到公墓地圖。通過兩旁拜訪者墓碑的長廊後來到East Garden,看到一個挖坑的老人。
從旁邊的斷崖跳下。幹掉衝出的瘋狗。在中間的紀念碑上得奇怪的圓盤Odd Stone Plate,上面畫著半顆樹。圓盤旁寫著下面的信息:
  她的父母將碑立於此,謹以紀念親愛的女兒Charlotte Borden。當生命還為綻放及被剝奪——出生……(後面的字跡無法辨認)8歲。後面還有一個補充文字:不可拆分的,仍舊被分離。一個人的兩半,被分放於兩處,永久不能在一起。
  窪地西側可以爬上。露天的小亭子內有小血瓶。進入Family Crypts North.從盡頭的裂縫進入Family Crypts Mid。
進入Family Crypts Mid後,右側上方第一個墓室內有小血瓶。右側下方第一個墓室內有洞口可以蹲下通過。Family Crypts Mid盡頭下放的墓室有狹縫可以通過來到Founders Row,之後是Founders Garden.在West Garden看到和之前同樣的有半個圓盤的紀念碑,是Charlotte的妹妹Claire的。從上面取得奇怪的石盤Strange Stone Plate,上面畫著另外半顆樹。將兩塊半圓盤放在West Garden的門上打開門,進入Front Entrance.之後來到主幹道Main St.前行一段到盡頭遇到Elle,發生劇情。
  Elle一人在巨大的張貼版上貼著尋人啟事。這巨大的貼板上已經貼滿了各種尋人啟事。她站在凳子上,努力將紙貼到上方更容易見到的地方,一不小心跌倒在地。我上前將她扶起。從小一起長大的兩人有很深的感情,我當初去服役而離開了Elle,Elle對此一直心有餘悸。許久未見,我們相擁在一起,然後冷靜地面對已經陌生的面龐。
  Elle要尋找她的妹妹,我要找我的弟弟Josh。她,堅強的年輕姑娘,每日來此張貼尋人啟事。而周圍變得越來越糟。越來越多的不明飛行生物,越來越多的失蹤人口,小鎮已經荒蕪。而她無法離開,這也是我回來之後的目的。
她說:「你回來,尋找Josh,找到之後會再次離開。」
我看著她充滿血絲的眼睛,說:「是……你也會離開吧……」
  之後Elle遞給我Deputy留下的對講機Walkie Talkie,兀自繼續做著自己的張貼工作,我只能離開,並互祝好運。
我想,再次相見應該在很近的將來。
  張貼版難面是父親一直工作的地方——Shepherd's Glen警察局。警局前的旗桿上飄揚著星條旗,然而布面已經破爛不堪,在空中瑟瑟顫抖。警局內父親的同事應該對這裡的情況或多或少的有些瞭解吧,然而此時這裡空無一人。警察都去哪裡了?那些失蹤的人口呢?
  路邊的角落裡躺著不知被誰殺死的瘋狗,一輛車門掛滿鮮血的警車躺在門旁的草地上,護欄被撞爛。
JUNK YARD——廢品回收站
  警局無法進入。主幹道通往Bartlett Winery釀酒廠的大橋也從中斷裂。整個小鎮只剩下西南角屬於Curtis的由廢舊礦廠改造的廢品回收站沒有調查了。我看了一眼危險警告牌:禁止通行,擅自闖入者將被射殺,活著的將再吃一顆子彈。在這種非常時期我也管不了太多了,推門徑直進入工廠。
  從狼藉的工廠廠房一側牆壁的低矮小洞內穿過。垃圾工廠內道路並不複雜,繞到工作室的後門,進入見到Curtis。
  帽子下的臉抬也不抬,對我的問題完全沒有任何興趣,只是恩哈的答著。我掏出從家中帶來的老式左輪手槍,他忽然抬起頭,第一次看了看我的臉:「你,鎮裡行政司法長官的兒子,退伍了嗎?軍人。」我簡單說了下自己的情況,問起Josh,他答道並不知道。他提示我去問問無所不知的鎮長,就是那個Bartlett。
「他在哪兒?」我問。
「他?當然是在墓地挖墓了,那個老頭,肯定有問題……應該是腦子有問題吧……」Curis答道。接著他看了看我遞給他的左輪,望了望準星,讚美這把槍的漂亮,說他能修好。
「送給你吧,就當是你告訴我消息的報酬。」我說。
  「哦?那不錯。不過,」他從桌子抽屜裡掏出一把Mk 23手槍遞給我,「這個給你吧,算是公平的交易,我比較喜歡這種處事方式。」
  我剛要出門,忽然又想到外面瘋狂的怪物,掂量一下手中的小槍,摸了摸身上的傷口……我決定試一試運氣,便轉頭指著他身後牆上掛面各種槍中的一把:「能不能把那把暴力槍借我用用……」話剛說完我就知道我錯了,老頭子劈頭蓋臉罵過來:「想要槍?得寸進尺。你是不是想知道我能用多少種方法弄死你?」
  我連連道歉,趕緊找個話題岔開:「這裡……怎麼這麼多表,你要他們做什麼?」
  Curtis稍稍穩定了一下情緒,說:「我試著修他們,但是修不好。你沒看到嗎?他們都停在2:06這個時間……不知道為什麼修不好,他們就是不再走了,就像有什麼東西拉著它們,就像有什麼東西拉著我們,不讓我們前行。」
  從Curtis的垃圾場出來,我準備回到Rose Height Cemetery公墓尋找鎮長Bartlett。
  在主幹道打到新的敵人,兩條腿直立的可以噴毒霧的怪物,他噴霧前會身體後仰,胸腔氣囊漲開,此時按躲避鍵躲開不要站在一個地方不動。因為用槍離得很遠沒有太多危險,Normal難度下3發子彈擊中身體胸腔即可將其幹掉。如果近戰就需要看準不要讓他放出的範圍攻擊的毒氣攻擊到,擊中後需要連按圈鍵(防禦鍵)恢復正常,不過這招掉血不是非常多,但之後它會接一個重裝攻擊會讓主角到底,小心應付,能跑就跑……
  剛來到主幹道,Elle給我的對講機響了起來:「Elle,Elle。」對講機裡的聲音,大概是Deputy吧。我告訴他我是Alex之後,他似乎有些驚訝。接著通話應為干擾太大而斷開,黑色的霧圍繞我的身體散開,肺部嚴重不適,我強烈地咳嗽。接著竄出一隻兩腿直立沒有手臂的怪物,它的胸腔離開,從中綻出黃色的氣囊,並且膨脹著越來越大,從中噴湧出毒氣。我用剛剛得到的手槍穩穩地將子彈送入它的身體,入伍幾年的技藝並未退散太快。
  回到公墓,來到Bartlett Mausoleum陵墓。
  陵墓內有一個孩子的棺材,上面有一把鎖。移動小塊如圖將上方長條拔出打開鎖。
  推開棺材蓋,得到一塊表。
  拿起來看仔細觀察手錶,忽然耳鳴,疼痛難忍的ALEX倒在地上,當他再次醒來,發現自己來到了寂靜嶺!Silent Hill,真的回來了。
寂靜嶺——GROUND HOTEL
  我驚恐地站起來,腦袋內仍舊疼痛。面對周圍陌生的一切,我回想起自己生活的小鎮,一樣的大霧……有一個孩子的影子在前方的車後晃動,是Joshua,沒等我跑過去,男孩起身拋開,消失在濃霧中。
  前行後到無路可走,巨大的紅色卡車衝破護欄,半個身子已經栽入斷開的懸崖。從車右邊的小路進去,打死一個雙腿的怪物,跳下斷崖。
  沿著斷崖峭壁上的小路前行,蹲下穿過卡車底部,發現消防斧。原路返回出小巷。
  沿著來時相反的路邊走,看到GRAND HOTEL旅館,用消防副將木頭釘成的障礙砍開。進入旅館GRAND HOTEL。走廊前方的大廳內站著JOSH。
  右側小路內有小血瓶。徑直追過去。放行大廳左側的物品架上有旅店地圖,不要漏掉。跳過西邊破碎的電梯間,在小櫃子上得到Maintenance Key。原路返回從旅館出來,用剛才得到的鑰匙打開門口西邊的鐵門。從鐵門進入小巷,調查牆邊的控電盤。無根線由右到左排列分別對應左側的5個指示燈。調整接線後按方塊鍵檢測電力,從左到右檢測,以此對後亮起小燈。排列好線後按方塊鍵測試電力。
線材排列序號:
12345
12345
上--下 對應關係
5——5
4——3
3——4
2——1
1——2
  接好電力後回到GRAND HOTEL旅館,來到電梯旁按下電梯旁邊的按鈕。電梯來,進入,只有5樓一個按鍵可以按。
  確定後電梯門關閉。上行。燈光忽明忽暗。電梯兩旁的護網會被怪物打開。帶鐮刀的四肢會伸進來攻擊ALEX。躲開後用斧子砍幾下它們便會掉下去。會出現很多次,打掉某次後趕緊按鍵調查可以得到子彈。小技巧:敵人快出現時收音機會卡嗒一聲並聲音變大,此時用即使只有2聲道的音箱或耳機也可以辨別敵人來的方向,轉關去時敵人還未開始攻擊,此時蓄力重擊,之後再補一下即可打掉。
  終於上到頂層,徹底擊敗怪物後,電梯會停下來,之後也許是因為怪物的重力,電梯還會下降一小段後停在3樓,之後電梯門打開,爬出去。千鈞一髮,電梯落下。
旅館三樓
  從電梯出來,南邊的畫可以用小刀割開。
進入密室後在306的門上得到照片:「Joey Bartlett坐在Alex家後院的樹屋上。」302房間有記錄點。從302房間出來,對面的301房間內傳出歌聲。上前面對301房間門上的大洞,調查。
「Josh,是你嗎?」我問。
「很久沒有人前來拜訪了。」是一個聲音滄桑的女人的聲音。
「你是誰?」我問。
「我希望我也記得。」
「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誰把你丟下?」我問。
  「我還不能離開這裡。我在尋找丟失的記憶。你能幫我找到它們嗎?雖然它們有些難以記起,但我能依稀記得它們的感覺,溫暖的陽光在水面上舞蹈,空氣中都是棉花糖的味道,風聲滑過樹梢,找到它們,我將給你你想要的任何東西。你不會錯過它們,那分別是三扇打開的窗戶,你路過的時候就會發現他們的。你擁有好聽的聲音,謝謝你。」她笑著說完這些繼續哼著那只旋律優美的小調。
  進入303房間,牆上寫著這樣的字:「我看不到我的臉,也許你能在404看到。」在304房間發現一封信:
Sam,
  萬分感謝你為恢復中庭的美景作出的努力。我的病情依舊在惡化,但是這給我一些安慰,我和我的Carol能在你創建的這個美麗花園內尋到安慰。萬分感謝。
-Clayton
  從3樓中庭南邊牆上的洞口進入秘道。來到307房間。房間的牆壁上寫著:「405房間讓我恐懼。我把我的寶貝丟在那兒了。」307內的書櫃中放著一封信:
親愛的Sam,
  我無法描述自從你出現在中庭後我的生活獲得了如何巨大的改變。當Clayton的病情慢慢讓他變得萬分沮喪時,我感到迷失和孤獨。你和你的禮物出現在那個花園中……這就像射入我生命中的一束光,這帶給我幸福。感謝你和我們一同度過了無數個美好的傍晚。當我不能繼續參加的時候,這一切將變得不同……更好……
-愛你的Carol X
  從三樓東邊的走廊通過洞進入309房間。309房間的天花板裂開,可以通過一個櫃子爬到上層來到408房間。
  從斷開的牆壁來到409房間,在櫃子中發現一張字條:
  Carol,我嘗試著到一個恰當的詞。我的身體已經徹底腐朽,現在你又將我的心徹底擊碎。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無條件地愛你,給你我所擁有的一切,我想你也如此愛我。我猜我是一個傻瓜。有一些關於Sam的事情,你也許並不知道,如果你知道的話,我保證你會有與現在完全不同的想法。我想要忘記你,Carol,但是我不能……除了你,我已經一無所有。
  在4樓中間廳裡的桌子上得到一張發貨通知:
  發送通知 Alchemilla醫院:——為了Doyle先生的舒適,兩個氧氣瓶已經撤掉並替換了全新的兩個。
  之後會出現一個行動及其迅速的護士,最好換上小刀或手槍將其解決。在403房間外的牆壁上的洞口向內看,浴缸上方的牆壁上寫著巨大的紅字:「你無法將其洗掉。」
  進入402房間,推開東面牆邊的櫃子露出通往404的洞。進入404房間,在衛生間的架子上得到女人的記憶之一,是一張ALCHEMILLA醫院的明信片,背面寫著:
  當疾病佔據我的全部之前,我渴望著每一天的生活。穿過我的窗戶,我可以看到一株巨大的橡樹。上面的葉子色彩鮮艷——黃色、紅色——日復一日,葉子逐一掉落。
  當太陽降下,樹枝的影子從我的牆壁上滑落,但是很快黑暗就填滿我的房間。請一定快快前來看我。當我還能時,我希望與你在多分享一些我的記憶。永恆的愛。
  拿到記憶後沿著4樓中間的走廊往東走,在走到擋住去路的坍塌的廢棄物前發生劇情。
  地面劇烈地振動,鐵三角頭拖著巨大的鐵刀的影子映在牆壁上。我快速低下頭躲在廢物候,祈禱著它不要發現我。他站在走廊中央,回頭看了看我這邊空蕩的方向,之後扭轉頭繼續前行。我清楚地看到他鐵質的三角頭後面巨大的金屬齒輪以及拖在地上將近2米長的厚重鐵刀上的紋路。
  之後405的房門被打開。通過405東面牆上的洞來到407。從407正門出來便繞過了擋住路的廢棄物。砍開408房間衛生間與走廊之間的牆壁上用木頭製成的障礙,進去得到一個Serum,這種實驗性的藥物可以刺激身體提高血量。
砍開樓梯口的木頭向上走來到5樓。
  接著是與新敵人的正面衝突。之前樓梯內遇到的鐮刀怪物並沒有摔死。用手槍攻擊的話,正面很容易被她用前肢的鐮刀擋住子彈,很難射中。用近身武器硬拚的話只能看準時間躲避,用輕重攻擊的連擊對其造成傷害。好在這個敵人血並不是非常多,使用消防斧的輕輕重的連擊,4、5回合就能將之搞定。
  進入505房間,推開東面牆邊的廚子進入507。在507的衛生間拿到小血瓶。507的床上得到第二個記憶,它寫在印著兔子的LAKESIDE Amusement park湖邊公園明信片上:
  多麼美妙的一天!棉花糖的味道和笑聲在空氣中飛揚。  像這樣的日子讓我感受到年輕和無憂無慮的美好。家是最重要的東西——我們的孩子才是未來。
  我只希望我能再一次感受到那份純潔。希望能很快見到你。
在507的廚子內發現一封信:
Jones先生,
  另外一晚,我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想提起你的注意。我將打開中庭的房門讓Bartlett鎮長進來——就像我平常做的一樣。然後過一會兒我將前來看他是否需要一些幫助(你知道我喜歡讓事情如何發展),我看到他拖著一袋裝有肥料的袋子。但那袋子並不像我們用過的任何一種裝肥料的袋子。它看起來非常沉,而他看起來也在努力和這個袋子較勁。他沒有看到我,所以我趕緊多來了。是否需要我將這些事情告訴咱們鎮的行政長官呢?我不知道要怎麼做,但是我想你應該知道吧。
——Paul Ashley
  進入508房間,在廚子中發現紙條:
Jim
  他們昨天晚上又來了。我看到Carol在跳舞大廳內匍匐前行,你知道那條路通向哪裡……我不知道如果那個男人知道這要獻出他的健康時會做什麼,他也許不能履行他的諾言。你認為我應該將這些告訴他們嗎?
——PAUL
  砍開504房間的木頭門,床上有手槍子彈。從503房間內的洞跳下到之前不能進入的403房間。在403房間的衛生間裡的浴缸裡得到第三個記憶,它寫在一張Toluca Lake的明信片後面:
  我有一些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昨天我划船出去——到我能達到的最遠的地方——我用我的臉碰了碰冰涼清澈的水面。當我靠在小船的船邊,我的項鏈掛在了漿上,項鏈的掛鉤鬆開了。
  我眼睜睜看著你送我的珍貴的禮物滑落入黑暗中。我想要潛水下去尋找它,可以水太涼而且太深了。請你……原諒我。我想念你。
  終於得到全部三個記憶,按原路返回3樓,路上又佈滿了敵人,多戰不宜,還是躲開較好。將三張明信片交給女人後,她遞出來一把Strange Key奇怪的鑰匙。來到302和306之間的小房間,用奇怪的鑰匙打開門。
  Josh站在門後。我和他之間只間隔一個地洞。如平常一樣我騰空而起,然而卻並沒有蹦到對岸,這洞口比看上去要遠。我雙手拔在邊緣,看著一臉茫然的Josh,「快幫我一把,Josh,快。」我向他求救,然而他並未作出任何行動。
  地面劇烈的顫動,我想整個舊樓都在顫抖。我掉下來,下面比我想的要深,洞口一個連著一個。我從3層樓的高度重重摔下。
  是一樓本身無法進入的餐廳。餐廳西側桌子上有手槍子彈,東側有記錄點。
  進入鏈接圓形大廳綠色溫室(Green House)的通道,兩旁全是粗壯的植物。前方的門無法打開。轉身回走了一步,地面就開始變化。地板化成碎片飛舞到空中,露出鐵絲網地面的裡世界。
  繼續前行,在圓形高頂大廳遇到Bartlett鎮長。
「鎮長,我有事情要和你講。」我說。
「好呀,到我的辦公室預訂一下。」他左顧右盼地說。
「你是Shepherd’s Glen的鎮長,你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兒嗎?你要保護鎮上的人,保護他們是你的責任吧!」
「你這個混蛋什麼也不知道,」他晃蕩著酒瓶氣憤地說,「我已經進我最大的努力保護小鎮和小鎮的居民了!但是,已經被啟動的事情無法停止。」
「你不想做更多嗎?你不想保護你的孩子嗎?」
「Joey,」說到他的孩子,他似乎融入無人之境一樣自顧自地似乎在對他的孩子說話,「你記得我送你的那個可愛的禮物嗎?」
我打斷他,「我在找我的弟弟Josh,他和你的兒子總在一起玩。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Joey,」在他的腦子裡仍然只有這一個孩子,「我不知道他去哪裡了,你找他?他不想和你一起玩。」
「我希望你能幫助我。他們在哪兒?」
「什麼?怪胎!你得到情報了,趕緊滾吧!別不依不饒了!我兒子喜歡這個花園,花園……」
他喝了一口酒,準備離開。我拿出從棺材中找到的手錶遞給鎮長,他用手撥開我伸出的手,手錶滾落在地上。這時他身後的地面裂開,從中伸出巨大的手臂和身軀。
鎮長看到怪物嚇得渾身發抖,連聲求饒:「我誓死效忠於你,不要殺我,不要……」怪物用一隻手將鎮長壓在地上,之後從地裡撐起自己的身體,下身吸附在天花板上倒立。
第一場BOSS戰——SEPULCHER
  先不要上去砍頭或射擊它的頭。攻擊從空中垂下來的與它身體相連的幾個肉囊,2組連續技基本就可以將其打碎,全部打碎後BOSS會落在地上。
  攻擊肉囊要注意躲避BOSS本體的攻擊。他會用拳頭揮舞著攻擊Alex,可以滾動躲避,如果為了萬無一失,可以打兩下就躲到肉囊旁邊的櫃子後面(每個肉囊旁邊都有一個櫃子),等BOSS攻擊完後再上去打肉囊。另外,BOSS會一招震地攻擊,他用雙拳砸地後,肉囊也會跟著砸地,如果此時站在肉囊旁邊,會被擊中,傷血非常多。注意看BOSS本體的動作,雙拳高舉的話就稍微遠離肉囊,等他做完動作再打。
  另外想要鎖定肉囊還是有一定的技巧,否則很容易錯誤鎖定在懸掛著的BOSS本體上。其實只要讓Alex、肉囊和BOSS本體在一條線上,並讓肉囊處於中間即可。幾個肉囊全部打爆之後BOSS掉下。
  此時可以上前攻擊他的頭,也要注意躲避他的拳頭揮紀。過一段時間後他會因為受到重創而將手按在地面上,此時轉身重擊他的手臂,BOSS的頭便會紮在地上,上前按QTE提示按方塊鍵即可徹底幹掉這個BOSS。
  BOSS被幹掉之後,Alex和怪物一起掉入金黃色圓形牆壁圍成的無敵深淵中。醒來之後。Alex發現自己在監獄之中。
鐵欄紋絲不動,身後的牆壁上寫著一首詩:
我所需要的僅是自由,
所以我的清醒將一直持續。
從這間可恥的金屬牢獄中的你,
也在尋找自由嗎?
那麼先看看你自己吧,
你已經深陷地獄之中了!
過了一段時間,Deputy Wheeler端著霰彈槍出現在我面前。他隔著鐵欄用槍直直地對著我的臉。
「放我出去Wheeler,你瞭解我吧。」
「Alex,你給我好好待著,我有很多問題要問你!」
「……我所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我和鎮長Bartlett……」
「Bartlett?那個瘋子?我也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他呢!他在哪兒?」
「他死了,你不能問他任何問題了……」我如實說,接著告訴他我在尋找我的弟弟Josh,鎮長也丟了自己的兒子,我解釋我並沒有殺死他,這鎮上發生的一切,我和大家一樣一頭霧水並且想弄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也許他不會相信我,但我必須告訴他實情——從樹中生出的巨大怪物。他將信將疑,但似乎從我的雙眼中看出了一絲恐懼和堅毅,於是他相信了我。放我出來。
牧羊人溪谷警察局
  Wheeler打開牢獄的門,跟著他奔向出口。走廊右側的儲藏室內有記錄點。Wheeler打開走廊上方的門,看到無數長著利刃的腦袋的白色怪物從各個房間湧出。Alex目前沒有武器,只能迅速逃跑。沿著走廊向前後左轉開門,在打開左側的鐵欄杆的門進入到警長的辦公室拿到自己之前的所有道具。
  這時對講機響起Elle的聲音。她目前也處於危險狀態下,Alex讓他趕到警局門口,幾個人準備在那裡匯合。
Wheeler將1霰彈槍交給Alex。
  Alex掩護Wheeler到出口,此時天花板掉落,巨大的怪物落下。障礙物阻擋在兩人之間,怪物落在Wheeler一邊。先返回剛才拿回道具的警長辦公室,在門口左邊的桌子上拿到警察局地圖。
  用斧子劈開警長辦公室前走廊北邊的木頭到大廳Lobby。Lobby內共有5個尖頭怪物。開始會跳出兩個。劈開木頭後先不要出門,這樣就只有有一個進門來。用斧子對付後出去再幹掉另外一個。之後會連續跳出三隻。換上霰彈槍盡量一次命中多名敵人,擊倒好看準時機上前用斧子蓄力攻擊可以得到較好效果。或者如果對地圖熟悉的話,拿到小血瓶後可以直接逃跑。
男廁所中有一個小血瓶。
  出口正門正對的一個無名子的小房間玻璃已經碎開,可以跳進去拿到一個小血瓶。
  向東走從矮洞鑽入BRIEFING ROOM作戰指揮室。有兩個尖頭怪物。旁邊的櫃子上有霰彈槍子彈。這兩個怪物必須放到,但請盡量不要使用剛剛得到的4發子彈,因為不久將對付更為難纏的BOSS。之後用斧子砍開木頭出去。
  進入南邊的車庫幹掉一個尖頭怪物,在小房間裡拉動牆壁上的開關打開車庫的門。
  半開的車庫門下鑽出去,見到Elle已經開著警車在門口等待。此時擁有8只手臂的怪物飛出踩在Elle的車前廂,然後輕易將車整個掀翻。此時要對付這個兩隻手臂做頭,兩隻粗壯如大錘的手臂支撐身體,兩隻細小的人類手臂在背後揮舞,以及兩條腿蹬在地上的怪物。這個BOSS並不是太難,保持中距離使用霰彈槍,三到四顆霰彈即可將其放到。
  更多的尖頭怪物衝過來,Elex和Elle打開井蓋,跳入下水道中。
  驚嚇過度Elle癱坐在潮濕的地板上,稍稍回憶著剛才驚險的一幕,便徹底沮喪,從衣服口袋中掏出未張貼完的尋人啟事扔在地上,痛苦地抱怨著:「我們找不到他們了……」我拍拍她的肩膀,盡量安撫她的心情。撿起地上的尋人啟事,上面是一個少女清秀的照片,這是她的妹妹。
  「我們一定會找到這些失蹤的親人的!」我們現在只有報以如此的信心,才能繼續前行,即使這信心從現狀觀察並沒有哪怕五成的把握。
  轉動開關打開掛著三號拍子的鐵閘門。需要從側面對著把手,之後快速連按X,讓鐵門懸停在半空,此時也不要放鬆,繼續連按等到Elle通過鐵門後從另外一面做與Alex相同的工作,然後控制Alex自己也鑽過去。
  爬上四號門對面的平台。跳入水中,消滅一個怪物。再上一個小平台後先不要繼續跳下水,右邊的小路內有兩包手槍子彈。繼續向前,在記錄點旁邊的房間中拿到下水道地圖和霰彈槍子彈。此時BILGE TANK污水池無法通過。到BILGE CONTROL VALVE污水控制閥門處,換上鋼管STEEL PIPE撬開鐵門。進去轉到開關放掉污水池內的水。通過污水池繼續向前,中部拐角的小平台上有小血瓶。
  在8號門前轉動開關讓Elle通過。8號門對面的開關卡住了,Elle無法打開8號門,原路回到4號門西側等Elle開門後通過。返回的路上有不少怪物出現,不用在它們身上浪費子彈,關掉手電筒躲開即可。和Elle回合後需要消滅路上的怪物她才會跟上來。
  經過SLUICE DRAIN來到SPILLWAY洩洪道。下水消滅洩洪道內的兩個怪物後等Elle跟上來。爬上南邊的梯子。從DROP廢棄物丟棄處向南到SPILLWAY上層小平台,盡頭可以得到手槍和霰彈槍子彈,中部搬動牆上的開關打開門。
  到MAIN DRAIN CHAMBER主抽水室,打開15號閘門讓ELLE過去,仍舊無法從對面打開閘門,等待ELLE找到其他的門。此時會要求Alex先後對付幾群敵人。先消滅三隻鐮刀手的怪物,然後幹掉一個8只手臂的怪物後門終於被打開。
  進門後看到Elle的對講機掉落在一攤血跡中,卻不見ELLE的蹤影。她是否還活著?爬上盡頭的梯子從自己家門前的下水道口出來。家門被荊棘封住,暫時無法進入。
  順著Craven Ave.一路向南,對講機響起,發生劇情。Wheeler告訴Alex自己安全無事,正準備去尋找Fitch,之後兩人商議還是在一起比較安全。地圖上出現Fitch家的標記。來Fitch家北方的主幹道上發生劇情。
  渾身是血的Fitch手中握著一把小刀,一路滴下血跡無神地向自己家門走去。我見到他,叫他停下。Fitch看到我驚恐地撒腿就跑,躲進自己的家中。
Fitch的家
  在Fitch的家中有各種宣傳海報,大意是一種抗毒藥物Toxoid可以治療孩子的白喉病,這種藥物就是東南大學的Fitch醫學博士研製出來的,牆上懸掛著美國頒發給Fitch博士的榮譽證書。
  進入裡面的一間房子。在桌子上找到一張Fitch女兒Scarlet的照片,這個女孩和她的玩具一起在她的臥室中。
  小女孩的梳妝台上放著博士Fitch的東西。從房間出來走廊裡多出了3個護士。幹掉後進入剛剛護士打開的門。在桌子上得到Serum血清、小鑰匙SMALL KEY和一封信:
親愛的Fitch先生,
  上星期2你錯過了我們的會面,這讓我非常失望。這是這個月你第三次沒有在你自己定制的時間出現。我懇求你能盡快重新安排一下時間表。之前的幾個月,我們得到如此快的進展——我用不著強調我們最近接觸到的確實地高速回復情況是多麼的重要了。我希望能夠盡快建到你。
  真誠的Slater博士 Alchemilla醫院精神學主治醫生。回去第一個房間,用小鑰匙打開梳妝台上的盒子,Alex從裡面拿出Scarlet的一個紅色衣服的玩具陶瓷娃娃。玩具陶瓷娃娃長長的頭髮在接觸到我的手的同時開始慢慢消失,直至最後成為光頭,伴隨而來的還有劇烈的頭痛。
  再醒來已經進入裡世界。從房間出來,走過兩邊由木板禁錮住成為牆壁的狹小走廊。在前方看到Josh。我呼喊著他的名字追上去,他卻轉身消失在無路的盡頭。
走左邊的路,路牌上寫著:
  私人領地——醫務人員專屬建築,探訪時間早九點到晚九點。
  路由鐵絲編製成的板子搭成,長長的懸空走道在幾個節點由從遠處伸來見不到盡頭的鋼筋固定住,踩上去發出清脆的響聲。跳過斷崖,用力爬上來繼續走在背景中金屬拉伸扭曲的聲音中。標有EXIT出口標誌的路卻是斷開的盡頭。
  來到一個入口,旁邊的牌子上寫著:
緊急請款&救護車入口
24小時提供基礎應急藥物處理
門診病人服務
出院手續辦理
  跳過溝壑,沿著金屬的走廊前行,走廊的牆壁上懸掛著醒目的通知:不允許在任何公共場合談論病人的病情。謝謝您保護病人的隱私。
  盡頭一個紅色娃娃發出聲音:「在你身後!」轉身真的憑空出現了噴毒霧的怪物。
  繼續向前向下,通過標有「僅員工可以通過」的標牌再向前,依舊是一個標有EXIT的盡頭,從旁邊的缺口跳落到下面的樓梯上。
  前行在一個藍色的娃娃旁得到小血瓶。返回,看到標牌:
如果你有什麼問題請和員工交談。
這裡的環境不允許出現任何暴力事件。
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將被報告給高級員工。
  繼續向前,磚頭壘起的煙囪之類的建築牆壁上掛著牌子,上面寫到:為避免身體受到傷害請佩戴手套。
  消滅一個噴霧的怪物後得到一張畫。看到「盡量將噪音壓低」寫著WARD 2B的門不能打開。轉身繼續向下,來到有岩漿流動的地底,先走左邊在盡頭WARD L8的房門旁邊的桌子上得到撬棍Crowbar,它代替了鋼管的位置。
  原路返回剛才的岔路,走右邊有「輻射,危險」的牌子的通路。
拌動牆壁上的開關,穿過停止轉動的風扇。牆壁上寫著:
所有護士請注意:
所有的藥物必須在早上9點之前給病人服用。
用匕首割開WARD BWR門左邊的肉質牆壁。
側身通過,標有紅色EXIT的鐵門無法通過。拉開關通過停止轉動的風扇回到剛才的節點,從地面上的風扇口跳下。
接著是一個風扇的謎題。6個風扇如下序號排列
1——6
2——5
3——4
ALEX
  每兩個風扇間有一個開關。開關上的燈顯示風扇的運行狀況,亮著為轉動,暗下為停止,只有兩個燈一個暗一個亮的時候,拉動開關才有作用。
  依次拉動開關後讓4、5、6三個風扇停止轉動後通過。記錄後向前。
  牆壁憑空消失,出現的通路開始燈火通明,然而燈由遠及近地關閉,最後漆黑一片。打開盡頭的門,房間內巨大的風扇在頭頂轉動,影子明暗分明,中心跪著一名男子,他用右手的刀在左手的手腕前來會比劃。我走上前去,光打在男子臉上,我終於看清,是Fitch博士。他赤裸身體穿一條內褲,身上有數處割傷,血向下流淌,拉出細長的紅色線條。
  他發現我上前,抬起頭,隔著眼睛用失神的眼睛望著我:「別碰我!我正在讓罪惡隨著我的鮮血流出。可是……它們又重新回到我的身體裡……我必須讓它們每日都流淌出來。」
  他不需要我的幫助,他說這些傷無法治療。他來這裡,是因為只有在這裡她才聽他的話,「Scarlet,她就在這裡,和我在一起。她那麼喜歡玩具娃娃,可是那次我忘記帶給她了……」
「Scarlet,她人怎麼樣?」我問。
「你竟然隨口說出她的名字!」Fitch似乎對於自己女兒的名字有很深的忌諱,「你不及他的一絲頭髮!」
我將之前撿到的掉光頭髮的紅色娃娃交給Fitch。
  Fitch手中的小刀掉落,他接過娃娃,低聲呼喚著Scarlet的名字。他手中的娃娃忽然活了起來,脊背用力抬起頭,張嘴甜美的聲音說出:「爸爸!」Fitch的罪惡用血的方式從他的全身湧出。最後倒在自己的血泊中。一個巨大的木偶從血中鑽出,抱起自己的……「父親」,然後將其吃掉。
  我面對這個垂直站立起來比我高將近3倍的木偶。他的身體是實在的骨肉。肉包裹在骨頭裡面。
第二場BOSS戰——Scarlet
BOSS有兩個形態。
  第一個兩腳站立形態。先攻擊他的雙腳。BOSS行動較慢,出招也緩慢,使用對付此BOSS有特效的Crowbar撬棍連續攻擊一兩下後快速躲閃接攻擊即可輕鬆獲勝。需要注意的是有時候BOSS會放一招雙手錘地的範圍攻擊,此時需要快速滾動,時間如果剛好就不會受到傷害。造成一定傷害後它會跪倒在地,上前攻擊他的頭。反覆幾回合出現QTE,按方塊重攻擊鍵結束第一形態。
  第二形態BOSS會四腳爬行。此時行動迅速。可以選擇在中距離使用霰彈槍攻擊。2、3發子彈即可讓BOSS躺倒在地上,靠近後QTE出現,按方塊重攻擊,循環3、4個回合結束戰鬥。
  擊敗BOSS後回到Fitch的房間,剛才拿到的娃娃頭部碎裂,身體裡調出一把鑰匙Founders Key。Alex似乎見過鑰匙柄上的圖案,他回想起曾經在市政廳見過。於是決定過去看看。
  市政大廳Town Hall回到市政大廳Town Hall。用斧子砍開一道門。
  門裡面有一張我的曾曾曾祖父的畫像:Isaac Shepherd。他是這個小鎮四個奠基者之一,人們用它的名字命名了小鎮。奇怪的是這副畫像並沒有掛在牆上,而是對方在桌子上。
  推開房間裡的一個空書架。後面露出一副畫,後面寫著:如果他們拿走不屬於他們的東西,毫無疑問他們將被他剝掉身上所有的皮膚,讓他們的鮮血流出,直到流盡。畫得上面有一個明顯的痕跡,應該是掛Isaac肖像的地方。
  從一側走廊的門進入市政廳最中央的房間,找到回憶中的那個標誌所在的講台。講台後面的牆壁上刻著牧羊人溪谷小鎮的歷史:
  牧羊人溪谷鎮的歷史充滿了基於和冒險精神。第一次定居在此是在一個半世紀之前,它的奠基者為了試煉而來到這裡,為了尋找一個新的家來鞏固他們的信仰並確保四個家族的繁榮昌盛。
  這裡迅速發展成一個小鎮,商店和商業在現在主幹道兩旁迅速紅火起來。世紀之初,這裡來了很多遊客,他們渴望探索這裡的湖泊和河流。遊客使得小鎮的經濟進一步發展。
  在1950年,例如市政大廳和圖書館等很多最初建好的市政設施被重建。1990年,在鼓勵進一步投資之後,現代化的牧羊人溪谷小鎮已經做好迎接千禧年的準備。但是貫穿於這些成功,這個小鎮一直保持著他們家族式的緊密社會關係,保持著小鎮創建者最初的信仰。我們真切希望這些元老家族在看到今天這個小鎮的時候能更為此而自豪。
講台旁有一張照片:Alex的母親和Elle的母親在Alex家中談話。
  在講台上使用鑰匙,中間的秘道門開啟。下去後又一個大加血FIRST AID。向前到中間立有一棵大樹的大廳。兩盤的架子上擺放著書籍,上面的自己很難辨認,依稀可以讀出的部分如下:
  在追尋創造更完美的世界的路上,一些規則是必須遵守也是必須加強的。任何無視命令的成員都將被迅速地處理掉,於以示眾。這樣做事為了保證延續這裡的繁榮。
  因此,需要明確的是,為了釋放這份力量,最高權力(Master of Arms)的效果在他生命完結前都不能被遺棄。
以神的名義,如此行事。
  當古老信徒的真相被公佈於眾的時候,有一點是需要保證的,必須有一個人能繼續完成我們一直努力要實現的現代儀式,這是必須被創造並且保護起來的。
  在揭掉它的遮蓋物之後,儀式的實行者必須進行朝聖,及通往遺忘的國度的邊緣的試煉,以此來淨化他自身過去所犯下的罪惡。在這條試煉的路上,他將懇請得到祖先的原諒和理解。以神的名義,如此行事。
  為了保護信仰不受侵犯,必須有一個人擔任懲罰墜入歧途的成員的責任。行刑必須建立在對法律的完全理解上,並且不能帶有任何的偏見。
  法律的制裁者不能違背釋放最終力量的職責,他必須在講壇上當眾發誓,高高舉起這本典範書。
以神的名義,如此行事。
  為了繼續在已經鋪展於我們面前的路上前行,人們必須記住已經行走過的路線。我們必須時刻提供並完善我們做經歷的一切記錄,不讓外人有絲毫的詆毀和挑釁。
  一旦教義被上傳,守護者必須確認他自己處於廉潔的聖地。在那裡,他將延續奠基者的歷史。
以神的名義,如此行事。
  打開牆壁上的十字架中間的容器門,得到一把匕首:Ceremonial Dagger——儀式用匕首。Alex回憶起小時候推開父親禁止自己進入的房門的把手和這把匕首的柄是一樣的。難道這個是密室的鑰匙。
  先不要管那個回憶,不要出這個密室,進入這個密室的窄門正對的正前方有一扇很不明顯的門在兩個書台中央,對準後可以用匕首打開。
  順著狹窄的走廊一直向前。來到有綠色檯燈的小房間,爬上旁邊的梯子。從梯子上去後旁邊牆上得到一幅畫,畫上寫著:
  罪惡終將收到懲罰,不久他就會在原地擊倒他們並且將他們拖入地獄之中。打開十字鏤空網紋的門。出來是玫瑰高地公墓。打開對面同樣的門得到血清。按之前走過的路返回Barker ST.返回的路上可以見到一個小血瓶和霰彈槍子彈。在Family Crypts North最西面的墓室內可以得到新的手槍Chrome Hammer,完全不要忘記拿!
自家
  回到自家後院Back Yard,之後走房間旁邊的地下的門進入地下室。側身通過隔開的布簾來到父親的密室。用匕首打開房門進入父親的工作室。在工作台上取得頂部閣樓的鑰匙——Attic Key。旁邊的架子上取得BlueSteel霰彈槍。
在自家2樓西邊房間的門前選擇使用Attic Key打開門(沒有L1的提示)。
頂部閣樓Attic,北邊的箱子上有一張Alex自己張大嘴巴的照片。
推開閣樓Attic西邊的空書架露出一道門。開門發生回憶劇情。
  父親蹲在校Josh面前,雙手輕輕撫著Josh的肩膀說:「我要給你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說著他掏出一個掛在項鏈上的戒指遞給Josh,「這是我能給你的最重要的東西。你一定要保管好。」
「它價值百萬嗎?」Josh驚訝的問道。
「不,它無法用金錢衡量,這是一個象徵。你要保管好他,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把它給了你,更不能告訴Alex!」
「啊,我想讓Alex瞧瞧呢!」
「不行。」父親堅決地說。
「為什麼?」
「你忘記我告訴過你,有些時候你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不要問為什麼!」父親一臉嚴肅,雖然語氣強硬,但語音中帶著溫柔,將項鏈掛在Alex的脖子上。
「是!長官!」Josh敬了一個軍禮。
在桌子上發現父親的退伍證明:
姓名:SHEPHERD,ADAM J.
級別:COL
薪水等級:06
出生日期:1954年4月18日
加入ACTIVE DUTY的地點:FORT BENNING,GA
最後履行兵役的地點:第十八空軍部隊
調離地點:FORT BRAGG,NC
勳章、獎牌、徽章和授予的頭銜:……
(父親的獎章和生平充滿榮譽)
按窗上掛的徽章的樣子拼好桌子上的拼圖。抽屜打開,得到父親的信:
  我失敗了,他們知道。他們因此而責怪我。他們這樣做是應該的。我發誓要保護這個鎮子,但是我沒有能履行我的誓言。街道在我們面前墮落。我們一直所恐懼的詛咒侵襲我們的身體。最壞的事情發生了,「規則(The Order)」回來了,不受約束地綁架並殺害無辜的人,將人們洗腦從而重建他們的秩序。
  不管他們是否要為我們父輩的叛逃而懲罰我們,或者更單純地只是要在舊的道路上孕育出新的生命,這些我不知道。但是他們帶走了我們鎮上的居民。現在留給我們的惟一出路是面對邪惡的源泉,要戰勝邪惡,並祈禱能再重新燃起一些希望。對於我個人來說,能睜開眼睛看到寂靜嶺內的邪惡是我最後的安慰。
  和信在一起的是一張寂靜嶺的地圖。Alex要拿去問問母親,關於寂靜嶺她知道什麼。從二樓的樓梯下來發生劇情。
  我拿著地圖。我知道父親去過寂靜嶺,我知道母親也定知道其中的緣由。他是去找弟弟JOSHUA嗎?還是為了別的什麼?當我一股腦將這些問題在母親面前攤開之後,她仍然試圖搪塞我:「我不知道。Alex……」母親試圖撫摩我的臉頰……
  我躲開她的手臂:「不要這樣假裝對我好!我知道,一直以來你們都更喜歡弟弟。我知道寂靜嶺!我知道父親是去找Joshua了!如果你們知道任何情況,請告訴我,我要去找回你們最愛的那個弟弟!」我有些憤怒,從小就對弟弟更好的父母,我並沒有抱怨過什麼,而如今我是要履行作為一個兄長的責任。
  「你根本就不瞭解寂靜嶺!!」聽到我的憤怒,母親激動地說。
  對話沒有進行到關鍵的地方,突然從角落裡衝出幾個頭戴面具,身穿厚重防護服的人(和《寂靜嶺 電影版》中出現過的那些人一樣),他們將我和母親紛紛勒倒在地。這時世界開始轉換,碎片,裡世界。他們帶走母親,關上身後的鐵門。
家(L)
  我站起來,旁邊的牆壁上寫著:要想逃避不幸的未來就要先瞭解過去。我們被我們的痛苦所束縛,記住,帶給我們自由。
  1樓西邊的房間,在桌子上得到Frowning Mask——不悅的面具,它的形狀讓我想到母親,但是我並不記得母親有過這樣不悅的表情。旁邊有小血瓶。牆壁上的洞會鑽出昆蟲。
1樓北方的房間,東北角的桌子上得到憤怒的面具Angry Mask。
2樓樓梯口的走廊的桌子上可以得到菜刀Cleaver。
2樓北方的房間裡的浴缸中得到兔子玩具,浴缸對面的桌子上得到冷淡的面具Indifferent Mask。
回到1樓北方的房間內,地圖上標有一個紅色的十字架的地方。沒有皮膚的標本樣的人體立在一個架子上。上面寫著:
她佩戴這張臉,為了隱藏她的痛苦。
背面同樣有一個人體,上面寫著:
在這個面具後面,她的心可以從容地忍耐。
將Indifferent Mask放在正面的人臉上,Frowning Mask放在背面人的臉上。
正面出口的門左上角的燈亮起。
第一次拉動寫有字的牆壁對面的開關(開關上的綠燈從第一移動到第二個。)
2樓的西邊的門被打開,進入房間。推動裡面的一個裝置。在地上發現一個勳章Heart of Darkness Medal(黑暗之心勳章),上面寫著:
For permitting oters to suffer——頒發理由:允許他人忍受
2樓的西邊房間的暗門上樓,蹲下鑽過矮洞,在沒有四肢的石膏模特身上得到Vile Acts Medal(卑劣行為勳章)
For atrocityies committed——頒發理由:忍受暴行
側神進入狹窄房間,右轉蹲下前行,在翻過低障礙物,房間正中的圓桌上有一個勳章盒子。得到第三個勳章Fallen Star Medal(墜落之星勳章)
For dereliction of duty——頒發理由:玩忽職守
  調查房間北面的夾克,按照勳章盒子裡的順序,從左到右依次將「星形的墜落之星徽章」、「心型黑暗之心勳章」、「三角形卑劣行為勳章」帶到夾克的口袋上。
  正面出口的門右上角的燈亮起。第二次拉動1樓寫有字的牆壁對面的開關(開關上的綠燈從第二移動到第三個。)2樓的南邊的門被打開,進入房間。牆上寫著字:當你在自己的床上哭泣時,沒有人看到。我想要幫助你,但是我反而將我自己隱藏起來。鐘錶的滴答聲,忽然停止。命運將我留在這裡,在影子中,我將腐爛。在我的巖體下面,黑暗收留我。只有白日的陽光能夠從我的罪惡中將我正拯救。
  將旁邊的鐘錶的時間調整到兩點零六分,房間中的幾個窗戶中的第三個被打開。將紫色的兔子放上去。1樓正面出口的門左下角的燈亮起。
桌子上得到一張醫院計劃表:
206房間的病人明日被安排進行一次傳送軌道腦葉切除手術。
我被委託將明天手術前的藥量加倍。
(剩下的信息模糊不清不可辨認)
  用匕首割開鐘錶旁邊的肉質牆面,側身通過。在裡面得到屠夫的刀(Butcher Knife)和孩子的畫,上面寫著:孩子,你必須聽你父母的話:一切事情都要照他們說的做。不這樣做的小孩子,將受到火刑的懲罰。第二次拉動1樓寫有字的牆壁對面的開關(開關上的綠燈從第三移動到第四個。)
  開關右側的門被打開,進入,來到地下室(L)Basement來到父親的秘密工作室(L)。旁邊的箭頭怪物屍體上插著一把大老妖的刀子(Bogeyman Knife)。
  工作台上放著一個尖頭怪物被切斷的頭部。將4把刀放在頭部後面的刀架上。將菜刀放在架子右側,屠夫的刀放在架子上方,大老妖的刀插入怪物頭部。
  正面出口的門右下角的燈亮起。牆紙和地板的材質重新貼回,裡世界轉回表世界。
  正面出口的門可以打開了,出門正好遇到Elle。他安然無恙。和Elle緊緊擁抱,她驚恐萬分,告訴我她的母親Judge不見了,他找遍了整個鎮子都沒有母親的蹤影。我給他看自己找到的寂靜嶺地圖,我們決定去寂靜嶺找找看。Wheeler通過對講機聯繫到我倆,讓他備了船,一起開向寂靜嶺。
  我和ELLE並排坐在船尾的椅子上交談,說起我的離去和返回,ELLE思緒萬千,她說:「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見你回來,我很高興。這個混亂的小鎮,有你在,我便安心。因為你一直有自己的目標,你可以義無反顧地向前。」他給我看她一直帶著的項鏈,是母親給她,上面是她和妹妹的照片,她一直帶在身上。要去寂靜嶺尋找我們失蹤的親人。說到寂靜嶺,掌舵的Wheeler說他瞭解不少,雖然他也沒有親自去過寂靜嶺,但是他聽說過很多傳說,牧羊人溪谷小鎮和寂靜嶺,之間有屢不清的關係。宗教、信仰、開拓者,一切的謎題應該都在寂靜嶺裡吧。我們要去探個究竟。
  談話中離寂靜嶺越來越近,災難發生。出現在我家的那些全副武裝的傢伙從海中竄出來將Elle扛在身上帶走,船被擊翻。再次醒來,我一人在空曠的沙灘上,Wheeler和Elle都不見了,我手中握著Elle的項鏈。
  我的雙腳踏在了寂靜嶺的土地上。
  通過木頭搭起的梯子上到大路SAGAN ST.,Wheeler通過對講機聯繫我,他讓我壓低自己驚訝的問題的聲音,同時小聲告訴我他自己和Elle被那些人扛到監獄中了。
  沿著SAGAN ST向南行,蹲下穿過Bait shop牆邊的洞,有子彈、記錄點和一副畫:他們說對孩子毒打可以淨化靈魂,這也是他將做的事情。如果你不控制自己的憤怒,那麼你就會感受到他的憤怒。 寂靜嶺沿著SAGAN ST向南行,蹲下穿過Bait shop牆邊的洞,有子彈、記錄點和一副畫:
  他們說對孩子毒打可以淨化靈魂,這也是他將做的事情如果你不控制自己的憤怒,那麼你就會感受到他的憤怒。
  沿著SAGAN ST向西行,打開盡頭的門,進入下一個區域。SIMMONS ST的監獄大門(Overlook PENITENTIARY Gate)前發生劇情。
  監獄的大門緊閉,電力防護系統讓我無法進入。通過對講機和Wheeler取得聯繫,得知神秘人也許很快就會對Elle動手,我要快點找到開門的辦法。
  沿著SIMMONS ST向南,通過地圖最南邊的Boiler Room鍋爐房來到KOONTZ ST。KOONTZ ST東面盡頭的牆邊有步槍子彈。
到WILSON ST,進入Toluca Lake Office。
Toluca Lake Office。
在Reception接待處的桌子上得到手槍子彈和一張報紙:
  保羅·拉瑟爾·道格拉斯以在寂靜嶺和牧羊人溪谷小鎮謀殺8名兒童的罪名被判以死刑。法庭判決道格拉斯不得上訴並施以電椅死刑,證人和記者都在場觀看。道格拉斯坐在電椅上說:「我的死刑不會讓任何事情停止,我一直以來的目的就是等待這一天。現在我終於可以與我的主再次相見了。」
  在準備完畢後,道格拉斯受到電擊,電流使他的身體猛烈搖動了兩分鐘左右。法醫宣佈他於下午2:09死亡。
  西北的Office桌子上有小血瓶。跳過斷崖到Break Room,有記錄點。用斧子砍開木頭來到廚房。在廚房的桌子上得到水電控制室的鑰匙。原來返回,在Lower Landing用剛才得到的鑰匙打開門進入Toluca Lake Water and Power水電控制室。
Toluca Lake Water and Power水電控制室
  Generator bank A內遭遇兩個神秘人,幹掉。1樓有手槍子彈,2樓有大加血和步槍子彈。
調查牆上的控制室電路圖:
A站控制給水
B站控制鍋爐加熱
C站控制給蒸汽
  按照BAC的順序打開閥門後,Turbine control渦輪機控制台亮起綠燈,拉下開關後停電。停掉電後馬上接到了Wheeler的信息,神秘人發現停電後立刻佈置好防禦措施,我馬上就要面對他們了。從SIMMONS ST的大門進入監獄大院,從監獄主體的北方小門進入內部。
  進入監獄後,Wheeler告訴我他在B號牢房。
  走惟一的一條路。在小房間拉開旁邊門的開關,用斧子砍掉木頭們裡面有大加血。敲掉接見室的玻璃窗戶,調查桌子上犯人留下的一張筆記:
  當你知道有人來探訪你的時候,一個警官會檢查你的身體,接著帶你到接見室來。然後你被關在一個籠子裡,摘掉手套,等待你的探訪者。警官允許探訪者帶一定數量的物品進來。雖然這違背了規矩,但是即使是高級別的警官也這麼做……我的意思是,誰能阻止他們呢?
  當探訪結束後,他們會剝光你的衣服,搜查你的東西,然後才讓你重新穿上衣服。接著他們給你帶上手銬,將你帶回牢房。
見到家人和朋友,是在這裡的我們的惟一的希望。父親,在您下一次探訪我之前,我都會一直期盼著你的到來。
——Dave
  之後再有樓梯的房間得到地圖。旁邊有一個字條,大意是一個來修理監視攝像機的人抱怨監獄的警官催促自己,並且似乎有人動了他的修理工具。
  上樓,在2樓的控制室牆上的監視器看到Josh跑過,旁邊的控制台目前不能工作,拉動開關後需要立刻西行通過門,否則就會關上,需要再次拉動開關。
  B5牢房,一張報紙,大意是牧羊人溪谷小鎮變了,以前適宜旅行的小鎮現在因為一直在辦150週年慶典的一系列活動,限制了其他鎮子來溪谷小鎮的很多行動,不管是醫院還是市政廳,都變得非常不友好。
  拉開B6對面牆上的開關,旁邊的門打開。下樓。在B2發現一張囚犯留下的小字條:
  誰如果接到這個信息,請救救我們!我們已經很多天沒有看到獄警了。我們快餓死了……希望快沒有了……請救救我們!我們要死在這裡了。
Ron
  見到B11牢房內的Wheeler,拉下對面牆上的開關放他出來,他告訴我Elle有可能被關在Solitary Confinement單獨監禁室了。幹掉一個怪物後,Wheeler會打開密碼門,上2樓得到一張孩子的畫。
  之後跟隨Wheeler來到控制室,在這裡他可以控制牢房內所有的門了。我兩個人開,他控制門,我去找ELLE。從控制室北邊的小門前停一下,Wheeler會幫你開門。
再向北,A8上方的門卡住無法打開,從A7對著的樓梯下樓。從CELL WING A來到SHOWER AREA。在SHOWER ROOM幹掉兩個Needler後用斧子砸開牆壁。通過鍋爐房、樓梯,上到2樓,有記錄點。2樓前行時死路,Wheeler說剛才通信斷了,回剛才上樓的樓梯間向北的門可以打開了。到A區。蹲下進入A11,側身到A10,得到LOOS WIRE。從CELL WING A的東門出來,發現旁邊的進入監禁室門的密碼鎖壞了,我需要修理它。
  從A11旁邊的樓梯上樓後,不要JUMP DOWN,要JUMP CROSS。在A20得到Radio Wire。A15東邊的門出來,在校房間內得到Scrap of Wire.回到A20旁邊的Upper Guard room,將全部三根線Wire放到牆壁的控制盒裡。和之前的接線謎題一個道理:
上排:12345
下排:12345
上——下
5——1
4——4
3——5
2——3
1——2
  接好後按方塊給電,密碼鎖和CELL WING A的開關都恢復工作。拉動旁邊的開關可以跳到A15得到血清。從A20前跳落到1樓。拉動CELL WING A的開關。從A12牢房內得到監禁室密碼鎖的密碼為:110391。輸入密碼進入監禁室。
  Elle沒有在這裡,而是母親被禁錮在巨大的木架上,木架的機關在扭動,母親的身體受到極端的痛苦。
「媽媽……」
「對不起,Alex……我們是那麼愛你……但是他們說兩個孩子中只能選擇一個……」
「不要說了,媽媽,留些力氣……」見母親如此我早已對過去沒有任何抱怨。
「結束我的生命吧……停止我的痛苦……」
我無法將母親救下……槍口對準她,還是放下。
「It's OK,Alex……」母親說。我將搶再次舉起。
「我愛你。」母親說。
我扣動扳機。
子彈並沒有讓母親的身體湧出過多鮮血。機械轉動,上下拉伸母親的身體,骨骼碎裂,鮮血噴湧而出。裡世界。
監獄(L)
記錄後開門到大廳。中央生氣一個小房間。旁邊的三塊牌子上分別寫著:南面的牌子——將對著的羅盤調到「馬」(圓盤的12點位置)
我站在聖人的旁邊,
君主震懾住了我的憤怒。
沒有人能阻止我前行,
沒有人能改變我的路線。
東面的牌子——將對著的羅盤調到「墳墓」
發明出它的人
並不想得到它
購買了它的人
並不想使用它
使用了它的人
不能認出它是什麼
北面的牌子——將對著的羅盤調到「空白」
有什麼東西比生命更重要
比死亡和道德的衝突更恐怖
什麼東西貧窮的人有,富人卻一直在追求
這些全都與人的慾望有關。
什麼東西是吝嗇鬼願意獻出而揮霍者卻要保留
每個人都將之帶到墳墓中。
  將其餘三面按上面的標誌對好羅盤,之後從正面將手伸入洞中開啟機關(如果三個羅盤對錯了,會有東西撕咬手臂,及時QTE將手臂拽出,消滅敵人後再次對表盤)。
  正確解開謎題後,小房間降下,從圓洞口跳入。遇到Wheeler,他給我一張名單,是神秘人丟下的,上面寫著Elle的名字。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裡找到Elle。在監獄(L)中一路前行,在盡頭的房間找到Judge。
  我為Judge鬆綁,Wheeler試圖關閉牆壁上噴出煙霧的洞口。Elle的項鏈不小心花落出我的口袋,Judge看到後我告訴她Elle也來了這裡,不過被抓走了,我們要去救她。
「這是你給Elle的,我想現在應該還是你來保管吧。」我把項鏈遞給Judge。
「不,這其實是妹妹Nora的。」Judge說。
這是從牆壁的洞口伸出手臂,將Wheeler拉了進去。我已經打開旁邊的門,讓Judge先離開,自己對付這個多節的怪物。
第三場BOSS戰:
  這個BOSS比較簡單。躲開他的正面攻擊圍著它轉,當它使出一招全身向下壓後趴在地上的攻擊時,用手槍射擊它的尾部,這是它就會出現硬直跪在地上,上前用斧子蓄力攻擊吧。幾個回合之後再次出現硬直時到頭部按重攻擊完成QTE。
教堂
  戰鬥結束後追著Josh進入教堂Church。在巨大的樂器前使用DAGGER匕首打開門。
  從教堂左側的地洞鑽進去。轉動牆上的開關,在容器中得到Chalice Plate,旁邊的鏡子前有Josh在家裡衛生間鏡子前的自拍照片。
  上到2樓,右側房間內得到未點燃的蠟燭Unlit Candle,進入懺悔室與裡面的人對話後懺悔室的另外一側門打開,得到下Kneeling Man Plate。
走進懺悔室的一邊,另外一邊的人影開始講話,他似乎把我當成了神父。
「原諒我神父,我有深重的罪,上一次懺悔是在四年前。」
「恩……」我只是應了一聲。
他接著說:「我接受了父親這個角色並且將生活轉向了照顧孩子的日常瑣碎事情。餵他,給他洗澡,哄著他睡覺。但是,我對於這個孩子的感情似乎還不如對狗深。當我得到第二個兒子的時候,誰在隔壁的那第一個孩子似乎如陌生人闖進了我的家。」
「聽上去也許你會嘗試愛你的兩個孩子。」我說。
(這裡的兩個選擇,上面的是「寬恕父親」,也是這裡講解劇情所選擇的選項,下面的是「不寬恕父親」)。
「我愛我的兒子,神父。兩個孩子,我都愛。但是我必須做一個選擇,選擇只愛其中的一個,惟一能讓我的心過的去的方法就是讓我的兒子不愛我,我想也許這樣可以讓我的心情稍微輕鬆些。我嘗試讓他感受不到快樂和激情。您要理解我的心情,我只是試著讓事情更容易讓他接受……也更容易讓我接受。我請求寬恕我的自私。」
「如果你真誠的懇請寬恕,那麼你已經得到寬恕了。」我說。
  回到1樓,右側的門被怪物撞開。幹掉怪物後進入。將未點燃的蠟燭放在祭臺上,得到Candle Plate.上到2樓,割開最右側的畫得到Tree Plate(割開其他畫沒有物品,只會出現敵人)。向中間走,得到Sword Plate。之後出現兩隻Siam,它們將Alex打落到1樓,消滅兩個怪物。
Penitence——Kneeling Man Plate下跪的男人
Sacrifice——Charlic Plate聖盃
Sorrow——Candle Plate蠟燭
Desire——Tree Plate樹
Vengeance——Sword Plate劍
按上圖將PLATE放好後開門。
父親被繩索以十字的姿勢懸掛在空中。他抬起頭,充滿血絲的眼睛看到我:「Alex,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來尋找Joshua,我要救大家。」我說。
「Joshua?你救不了他。你趕緊離開這裡。」他用他一貫命令的口氣對我說。
「不要再命令我做這做那,父親。你不知道我能做出什麼事情!」
「你恨我,這沒問題。我不會責怪你。」
「我不恨你,很久以前……我就已經將你忘記。」我低著頭說。
「我從未向過要上海你,兒子,」父親的嚴重充滿懊悔和無奈,「我必須做出選擇,現在我為此付出代價。我們都在為此付出代價。在我做出那些事情之後,你仍舊帶著我給的老舊狗牌……那說明了一些事情……」
「你在說什麼?」我充滿不解,「這狗牌是我的。我是一個士兵……就像你希望的那樣。」
父親低下頭,語調沉重,似乎在努力回憶並說出艱難的真相:「Alex……你曾經在醫院……」
「我知道,我在戰鬥中受傷了。」我打斷他的話,似乎要讓他回憶起正確的事情。
「不,那是精神病院。」他抬起頭,「在那次事故之後,你就去了那裡。」
「不,那不是真的!我是一名士兵。我保護人民……」我無法相信父親的話。
「在那夜之後……我們必須將你帶到那裡。當我把這個給你弟弟之後……」說著,掛在項鏈上的戒指從他手中露出。
我伸手奪過來,「這是東西是做什麼的?你要做什麼?Joshua在哪裡?」
「Alex,原諒我。」父親閉上眼睛,他真的在懇求我的諒解,這是他最後的機會。
這時候鐵三角頭拖著他的刀走來,刀尖在地上劃過,發出刺耳的聲音。站在父親身後,鐵三角頭揮舞鐵刀,將父親斬成兩半。當著我的面,父親的身體被豎著沖中間斬成兩半。之後,鐵三角頭消失在黑暗中。
地下秘密基地
  一路向下。穿好桌子上的防護服,這樣就不會被蒸汽噴到。按下電梯的按鈕,電梯到來。
  電梯裡站著Curtis,他一眼就認出了我,他稜角分明的瘦削手指間夾著一支煙。他看了看自己靈巧的手指,轉都對我說:「大兵,我曾經為我能修理好人和東西的這雙手感到自豪。但是現在,我有了新的方向——明確的方向。知道你自己是誰非常重要」電梯到了目的地,他向前伸出左手給我讓出路,我邁出電梯。後腦和高密度的金屬重重撞擊在一起,Curtis用扳手將我擊倒。他拖著我的雙腳,我眩暈地看著他:「你不同意我的觀點嗎?……大兵。」然後我徹底暈了過去。
  醒來的睜開眼睛的時候,Judge Halloway坐在我的面前,地板上灑滿鮮血。我的手腳都被捆綁在機械座椅上,身體無法移動分毫。「Judge Halloway,這是為什麼?」
她看著我,仍舊是那張溫柔的臉:「你應該叫我Margaret。你已經長大了呀。」
「我找到Elle了,但是我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對不起。」
  「我也要對你說對不起。你努力將你的價值觀貫徹給她,你希望她保持她自己的人格。但是你卻希望她永遠記住最重要的東西——家。家是最重要的東西,Alex,為了保護家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所以我奉獻出我的女兒。奠基者們,他們有他們自己的信仰。他們違背了一些原則,開創了全新的牧羊人溪谷小鎮。但是他們害怕我們的神的憤怒,所以奠基者為保證我們的安全與神做了約定。我們要做的,僅僅是小小的犧牲——我們的孩子。每過五十年,四個奠基者的家族就必須奉獻出一個孩子交給神。我們自己的孩子,我們的血肉,被我們自己的雙手埋葬。我也做了同樣的事情。當我剝奪他的生命的時候,我看到Nora眼睛裡的光逐漸消失。要明確的是,她的死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家,保護牧羊人溪谷。但是,Alex,我們四個家族中的一個,他失敗了。你明白嗎?因為他的失敗,我們另外三個家族的犧牲成為了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她站起來,在我身邊快步的走來走去,「與神的約定被打破,你那丟失了信仰的父親給我們所有人帶來了詛咒。我們惟一能做的就是接受我們最初就要接受的命運,按照神的旨意履行……」
「綁架和謀殺無辜的人嗎!」
「謀殺?我們讓他們得到了重生!」
「那Elle呢?你也打所殺死她嗎?」
  「我嘗試著讓Elle理解,但是她太像你了。她仍然認為世間還有絕對的正義和絕對的邪惡。但是根本就沒有!世間只有混亂和秩序。我要讓我的女兒看到破壞秩序的代價。」說著,她看了眼Curtis,他已經拿起了電鋸。
  「不要!看,我能幫助你們改變一切,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的!」我驚恐地說。
「不,Alex,現在是完成你父親未完成的事情的時候了。」他舉起一隻旋轉的電鋸,對準我的小腹刺下。我用力抵抗,使出自己的全部力氣,掙脫開手臂的束縛,將他推到一邊。她又將電鋸對準我的頭。我用手努力扳著她的臂膀。女人,終究力氣有限。電鋸深深插入他的脖子,從喉嚨向上,穿過他的大腦。
  QTE,將電鑽鑽入Judge的脖子。拿了補給記錄,此時只有一把匕首。
  這裡的敵人都是神秘組織的人,其實很好對付,使用匕首即可,三次輕攻擊+一次重攻擊的連續技,一直使用讓拿著鋼管的敵人不能近身。
212擊敗敵人得到鋼管。
211得到Sector3的鑰匙、手槍和霰彈槍子彈。
SECTOR2的角落裡得到孩子的畫。
用鑰匙打開SECTOR3的門。
在SECTOR3內部,透過門上的小窗看到Elle,Curtis正要將Elle殺死。
跳過東面的鐵絲網,推開櫃子,用鋼管撬開門進入321房間。
Curtis衝出來,用手槍對準他的頭,等他衝過來一槍槍有節奏地命中頭部,8槍即可解決戰鬥。
321房間牆壁上拿到301房間的鑰匙。
用鑰匙打開301房間的門,拿回我所有的武器,角落架子上有手槍子彈,盡頭有血清。
兩人協力來到SECTOR1,進入113房間,拿到來福槍。
打破玻璃到112,給Wheeler一個大加血可以救他的命。之後我讓Elle帶Wheeler離開,自己一個人繼續前行著Joshua。
來到圓形大廳,地面上有Fitch掉落的藥方NOTE,最後一次儀式的時候他應該也在這裡。
用儀式匕首打開4個柱子上的機關,牆壁上出現可以讀懂的文字。
以下是4個家族分別對應的2個圖案
左前:Halloway——學識的守護者
左後:Fitch——儀式執行者
右前:Bartlett——法律的執行者
右後:Shepherd——武力
  內圈,Fitch的NOTE說明上次儀式中他站在這個位置,火柴人的圖案對準右下角。其他兩個鏤空圓形中間也應該是4個家族中的另外三個,所以轉到如圖位置。
Bartlett在左下角
Halloway在上方
  外圈,根據最上方的三個圖將3個家族各自對應的圖案對好。前面門的開關打開。剩下Shepherd家沒有對應圖案,如圖對好開門。

最終BOSS戰攻略
巨大金屬蜘蛛
  第一形態遠肉體較高,中遠距離用步槍和手槍輪番攻擊肉體。或上前,閃避後攻擊。第二形態肉體較低,可以直接用霰彈槍攻擊肉體。
  BOSS在受到重創後會出現較長時間硬直,上前斧子蓄力攻擊或者霰彈槍堵射應該都可以。子彈加血都用了吧,最終戰了。大概20發手槍子彈、10發步槍子彈、10發霰彈再上前用斧子攻擊數回合即可結束戰鬥。
達成GOOD ENDING:
殺死母親。
在懺悔室原諒父親。——IT'S SOUND LIKE YOU CAN TREAT HIM BETTER.(忘記記下句子,有出入)
  來到最終儀式的房間,大廳中央擺著四個棺材,分別是四個家族的「祭品」。我找到自己Shepherd家的棺材,棺材上的銘牌上寫著四個人的名字,最後一個是我的名字「Alex Shepherd」。
  我站立起來,卻似乎在瞬間回到了自己掛滿飛機和國旗的房間,時間混亂,又到了夜晚,我站在弟弟的窗前,叫弟弟Josh穿上衣服跟我出門去玩。我們上了小船,來到湖上,劃到湖的中央,當時的我,認為這很有趣。
弟弟手中抱著我給他的手電筒,燈光明亮:「哥哥,我們回去吧,已經這麼晚了。」
「把手電筒給我,會被其他人發現的。沒問題的,我不會讓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在你身上。」我安慰他。
「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哥哥,要發生什麼?」
「你不覺得這很爽嗎?」我開心地說。
「呃……還好吧……只是……父親不讓我們晚上到湖上來玩,我們走吧,否則他會大怒的。」
  「不會,至少他不會對你動怒的。父親知道你是一個小孩,自己一個人什麼也做不成的小孩。」我半真半假地說出自己的內心話。
  「是嗎?那他為什麼要把這個給我呢?」弟弟說著拿出父親給他的家傳戒指,「父親給我的戒指。不過他告訴我不要讓你看到,所以……我想這個應該很厲害吧,也能證明我很厲害。」
  我從他手中奪過戒指,情緒有些抑制不住,憤怒地說:「垃圾一個,這根本不是什麼寶貝!」
  「才不是呢!這比一百萬美元還值錢!所以父親才給我的!我!把它還給我!」說著他從小船上站起來,船開始搖晃,他撲過來要搶回戒指。我和他爭奪著,然而也許是我用了太大力氣,也許是船晃得太厲害,Josh,我的弟弟,掉入了湖中。我驚慌失措,左顧右盼,尋找弟弟,可他已經沉入湖水之中。
  之後,父親開著輪船打撈弟弟。他抱著弟弟站在我的面前,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事情本不該市這樣的!我選擇了你!但是現在你卻毀了一切!「父親抱著弟弟的屍體跪倒在船上。
  「不不,他……沒事。不,我能救他,我能,我可以救他!我能……」我不停地重複著這些話,我試圖讓自己相信這些話。
  是我殺死了弟弟。父親只能讓我成為祭品,然而他做不出,我是他惟一的孩子了,他違背了家族傳下的秩序,他為了保護我……
  地面開始裂開,露出機械運動的內核。金屬腿的蜘蛛出來……擊敗蜘蛛,蜘蛛將弟弟的身體吐出來。我緊緊抱著弟弟的身體,將戒指和項鏈帶在他的脖子上,將手電筒放在他的胸前。有光,他就不會害怕了吧。眼淚流出來,我無法遏制自己的悲傷和自責,痛哭。
「對不起,弟弟。」
  從出口出來,推開頭頂的井蓋,我重新回到牧羊人溪谷,我熟悉的地方。Elle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們緊緊擁抱,在漫天的大霧中。這霧似乎正在消散。也許越來越濃。我只能緊緊抱住自己身邊的這個人,緊緊的,不要分開。

    全站熱搜

    wes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