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jpg 

《靈彈魔女(Bullet Witch,)》

  機種: Xbox 360
  發售日: 2006年7月29日(木)
  

劇情攻略

注:阿麗西亞的頭發是偏暗綠的,但由于從封面上看藍黑色比較酷,所以選擇用藍黑色.

序言—人類,也終于到了瀕臨絕滅的境地...
   甦醒于現代的惡魔攜著空前的災厄降臨,將世界人口減少至10億以下。
   當幸存的人們也終于驚醒于終焉的預感,
   一身黑色裝束的華麗女性攜著巨槍與魔女之力現世。
   她的名字叫 -- 阿麗西亞...

   絕望與廢墟,這不是人類犯下的第一次罪孽,卻依舊充斥著死亡的恐怖...
   抵抗與重生,這也不是人類下的第一次賭注,即使一切終將歸結于徒勞...
   思念與命運交錯,早已混淆了人與惡魔的生物,
   在即將斬斷那連接所謂‘希望’之纜繩的瞬間。
   阿麗西亞的戰斗也拉開了序幕...
   ‘我,是叢生于墳墓間的藍黑色玫瑰;我,是墜落于人間的殘翼天使
   我,是精神錯亂與邪魔惡靈的結合體;我,還是膽礬,閃著 -—
   淡藍色的光輝...’

Stage 1 黃昏

  一只烏鴉孤單地停在這鋪滿了紅葉的校庭中,蹣跚地在尋找,尋找那閃光的碎片... 曾經,人們恐懼,驚駭于成批的它們呻吟著遮斷這蔚藍的天空,紛飛散逸的黑色羽毛如花瓣滴落這一地的漆黑,就連荊棘上的那灘鮮血也分辨不出...

  “Aya,老師問你問題了...”同桌的男孩慌張地有點不知所措,左手輕輕地搖晃著身邊睡熟的女孩。
    掩蓋住臉龐的藍黑色長發在一瞬間向後方散去,如離箭之勢從座位上站起的Aya,用那雙藍黑色的,深不可測卻又睡意朦朧的瞳孔望向前方憤怒的教師...

  “我 -- 討厭 -- 烏鴉”
  “什麼??”
  “討厭 -- 歷史”
  “Aya同學,請 -- 回答 -- 問題!!”

  “對不起...... 西歷2007年 美國發生M5.7級地震,死亡人數達到4萬4千人;西歷2008年 第五次中東大戰爆發,死亡人數達到60萬以上;西歷2009年 被稱作是〈殺人病毒>的病菌在全世界散播,死亡人數達到3億2千萬,甚至更多;西歷2010年,由于全球氣候異常以及食料危機的影響,發生暴動和饑荒,最終死亡人數超過8億;西歷2011年,如人一般被稱為是<惡魔>的謎之怪物出現,死亡人數不明;西歷2012年,全世界國家機構運作停止;西歷2013年,世界人口減少至10億以下,人類瀕臨滅亡......”

  Aya突然停住了...藍黑色的瞳孔愈加深沉...“2013年...2013年...10月......”

  2013年10月3日 美國東北部 ---- 黃昏

  對早已習慣殺戳與戰爭的人類,即使背負再多的罪孽,他們在瞑目之前也永遠忘記不了的是對死亡的恐懼,就如看著倒于血泊之中的同伴,滿眼布滿著恐怖和企求憐憫的這位中年男人,依舊在努力致力于無謂的掙扎,“求求你們,給我點時間讓我做最後的祈禱吧,求求你們了...”

  “真是遺憾,祈禱應該早點做完才行啊,哈哈哈哈...”金屬的彈丸仿佛腎上腺素般不斷宣泄,影子在身後逶迤,又一個脆弱的生命倒在了這吐血的夕陽之下。

  舉著槍的士兵,如人類般站立著卻又有著異常丑惡的面容,他們是誰?被吞噬掉的究竟是靈魂還是肉體?

  枯枝上的一只烏鴉再次引起了他們的興趣抑或是欲望,“比烏鴉上等的出現了。”

  “能取得更好的皮了...”

  屋頂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伴隨著輕盈的身軀,如烏鴉的羽毛,從天而降。

  “喂,你做完最後的祈禱了嗎?”扭曲的臉,是人類最憎惡的丑陋,仿佛人們的心靈,毫不清楚他們遲鈍笑容下的罪惡。

  “魔女 -- 不需要 -- 祈禱 --”藍黑色的長發,藍黑色的瞳孔,左眼下的一顆痔與左邊發梢處的發髻襯出了一張冷酷卻又驚艷的臉龐,一樣藍黑色的夜禮服與皮裙在晚霞的映襯下翩翩起舞 -- 巨大的槍,對,她肩上如帚星般刻有哥特式花紋的巨大的槍,毫不留情地被托起並射向那些丑陋的士兵,在淒慘的呻吟聲中,一切,被華麗地完結了...

  她,是人類,還是惡魔??

  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引導著她,告訴她從現在所處的郊區到達市區的路途將會是困難重重。

  猶如沒有任何感情的她召喚出了閃電炸毀了阻擋著前進道路的坦克,用自己的鮮血救助了受傷絕望仍存絲毫意識的平民,那是惡魔抑或是魔女的力量,但她卻仿佛站在人類的一邊......

  一切阻擋在她面前的敵人都將被那巨槍葬送,而這塊區域充斥的異味也快令人窒息 -- 這其中仿佛有女人香水的膩味,男人陳年的煙味,洗發水混著固定膠的臭味,年輕媽媽身上奶粉的香味,還有,就是不同階層人們的體味 -- 原來這兒不過是一罐未合格並餿掉的沙丁魚... 她,毫無表情地屠殺著眼前那一堆堆餿掉的沙丁魚肉塊們,終于來到了連接市區的斜拉鎖巨橋,“只有越過它,才能到達市區,才能離你的目標更近一步!”神秘的聲音再次響起,她的眼角處映出的是夕陽最後的一縷余輝......

(Stage 1 黃昏 完)

  Stage 1 攻關心得︰沒有地圖,但其實可移動區域也並不是很大,所以並不會迷路,大家只要一條道殺下去就行了。多利用車和路上的障礙物做掩護,蹲在車後面,或多用回避鍵都是躲開敵人攻擊的好方法,還有就是<遠古之牆>的魔法也善加利用在和很多敵人對峙的時候。路上的封印只要打爆浮在天上的如大腦狀惡心的怪物後自然會解開。(只要听到詭異的歌聲,就證明這種<>怪物就在附近!)
         
  看到一些油車,包括大橋下面的加油站,只要對著車的引擎射擊,就能引爆,這樣可以更加簡單快速地消滅敵人。
         
  遇到敵人的坦克後,請在它發射導彈之前站到容易瞄準的位置(推薦近一點),發動THUNDER(閃電)魔法,將其一氣擊毀!遇到蹲在地上受傷的平民時請走近使用SACRIFICE(犧牲)救助,以提高關後評分里的生存率。
         
  最後橋上殺光士兵後,對付空中會用念力飛車砸我們的大頭怪時,請千萬別被砸中,其實射的快一點完全可以在其將車子砸向我們之前就將其擊爆,當然如果來不及,請注意躲開飛來的車子,很簡單就能戰勝它並通過此關。

Stage 2 皎月

  燃燒殆盡的太陽終于染成了一片漆黑的影子。不可羈勒的花瓣在她裙下,開始騷動。是啊,花葬的時候到了...

  從橋上走下來,市區街口仿佛已經處于激戰狀態... “哼,沒想到在這種時候,還有抵抗的人類存在...”神秘的聲音不屑地喃喃自語。

  她並沒有理睬,只是如完成義務一般舉起槍幫助那些徒勞抵抗的人類殺退了一批敵人。

  此時,一個穿著軍用防彈衣看上去健碩高大的金發男人,張開了他那布滿胡渣的嘴不知所謂地上來和她搭訕,“我是代理指揮這塊地區抵抗軍的隊長,我叫馬克斯威爾!”

  她仿佛無視這名抵抗軍隊長的存在,繼續朝著自己目標的方向走去,高跟鞋‘叭達叭達’回蕩的聲音在這摩天的高樓大廈之間,在這如死城般充滿孤寂與悲痛的氣息之中,混淆了真實與幻想;中斷的靈魂也被浸食在她裙擺掠過的氣流之中...

  “沒想到援軍是如此的美人,而且又是傳聞中擁有魔女力量的神秘黑衣美人,能如此近距離相會,真是我無上的光榮。”男人即使在死亡面前也永遠忘不了用調侃的語氣來評論著女人...

  她,依舊沉默,不為任何人停留的腳步,砌築起歷史的每一分每一秒 -- 屬于她自己的歷史抑或是使命。

  “這城市已經幾近毀滅,我們現在正在著手讓平民去空港避難...”

  “我有事,得先走一步!”她無情地打斷了馬克斯威爾的話。

  “我可不是見人有難袖手旁觀的人,給你幾個部下協同作戰吧!約翰!南斯!交給你們掩護這位小姐的任務!哦,對了,你的名字是...”

  “阿麗西亞。”

  她,為什麼留下了名字,一切對她來說都應該無關痛癢,更何況 -- 自己的名字...

  望著遠去的背影,馬克斯威爾只能無奈地揮手作別,祝她好運。

  第一次與人類攜手展開戰斗的阿麗西亞,在林立的大廈間顯得不再形單影只,而當面對被狙擊手射傷的約翰,她也毫不猶豫地使用了<SACRIFICE>的魔法拯救了這本與自己並不相干的生命 -- 她,在冷酷的面具下是否隱藏著人類的感情?

  輕松地放倒了三個巨人兵之後,阿麗西亞來到了一個曾經應該是熱鬧非凡的噴水廣場,而佇立于她眼前的是不同于先前巨人的一個龐大的怪物,它擁有形如三頭蟒蛇般的巨大手臂,發射出的白色光球持有驚人的破壞力。

  “它是怨念的集合體。”神秘的聲音開始提醒阿麗西亞需要重視眼前的敵人。

  “我可不是靈異電影的FANS...”阿麗西亞舉槍就向它掃去,靈彈在怪物身前仿佛被一塊紅色的屏障所阻擋...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的力量無法傷及它?!!”神秘的聲音竟然也有恐慌的時候。

  “Rose Spear!!”狂肆綻放的玫瑰刺破土而出,刺向敵人巨大的身軀。可還是被阻擋在它的屏障之外,為什麼連阿麗西亞的魔法都...

  怪物的光球如巡航導彈一般射向阿麗西亞,雖然如華爾茲舞步的回避和側翻只是讓光球在她的身邊炸裂,但疲憊卻在不知不覺中侵蝕著阿麗西亞矯健的身姿,“現在你是戰勝不了它的,我們還是先撤退吧!!”神秘的聲音開始顫抖,是在恐懼著些什麼嗎...

  依舊在扣動著扳機的阿麗西亞猶如不願放棄又略帶任性的女孩,“趕緊撤退吧,這樣只能自取滅亡...”神秘的聲音不再渾厚與威嚴...

  “快過來,從這里的下水道避難吧!”熟悉的聲音,是馬克斯威爾不停地招手呼喚著戀戰的阿麗西亞。

  沒有了選擇余地的阿麗西亞,在抵抗軍的掩護下,屈身爬下了那漆黑而又深邃的下水道口,只留下那灰色雲層中依舊皎潔的滿月,俯闞著化為廢墟的城市......

(Stage 2 皎月 完)

  Stage 2 攻關心得︰本關開始前推薦用上一關獲得的SKILL POINT買Cannon Form以用來對付超級討厭能將我們一槍斃命的狙擊手。本關開始後,有抵抗軍士兵協同作戰,打完第一個大頭怪解開封印之後,我們將遇到游戲開始以來的第一個狙擊手,注意他的紅外線瞄準,利用魔法〈遠古之牆〉擋住他的攻擊,如被擊中將被瞬殺...然後,看準機會進入我們的射程,用擅長遠距離攻擊的Cannon Form了結這個討厭的家伙。

  打爆第二個大頭怪之後,我們將進入一個很寬闊的海邊廣場,這里有4色的封印等待我們去解除,所以請不知疲倦地去尋找4個大頭怪,注意這里也是有一個狙擊手的,隨便回避也會被擊殺,所以請利用障礙物和〈遠古之牆〉靠近他並乘其不備,殺之!

  解開4色封印後,原路返回遇到巨人兵<>,共3個,弱點是它跳動的心髒,連著射它要害很快便能放倒。最後到達噴水廣場遇到現時無法擊敗的BOSS,先攻擊它幾下,神秘的聲音會告訴你暫時無法取勝,之後沒多久,抵抗軍和馬克斯威爾出現,引導我們進入地下避難,逃入地下後本關結束。

Stage 3 急雲

  “哎...算是安然無恙地逃了出來...”馬克斯威爾喘著粗氣,左手抹去額上豆大的汗珠,“你也沒事吧...“

  “城市的寄生蟲...”望著昏暗綿延的下水道盡頭,阿麗西亞自言自語著。

  “我不知道你和那些惡魔戰斗的理由,但無論怎麼說,我們的目的是相同的。”馬克斯威爾走近阿麗西亞的身邊,不知是怕她再次無視自己呢,還是乘機近距離地端詳一下她背後那把巨大的帚型槍,“這里的地下通道延伸至我們的秘密基地,我想和你在那好好聊一下,我的同伴也在那里等著我們。”話音剛落,馬克斯威爾便帶著幾名隊員向通道深處走去。

  無法回去地上的阿麗西亞只能緊跟上他們的步伐。昏黃罪惡的通道之燈,猶如扭曲的十字架,又仿佛銀灰色的指環,令她想起一些瑣碎的事來。

  突然,一顆子彈從阿麗西亞的耳邊呼嘯而過......“敵人,有敵人!!”前面的抵抗軍士兵們慌亂地喊叫著。

  “沒想到他們竟然發現了我們的基地...”馬克斯威爾一邊應戰一邊指揮隊友掩護和救援隨隊避難的民眾們。

  不過這只是片刻的嘈雜,在黑衣裙擺與巨槍的舞動之後,一切又恢復了當初的沉寂,只听得下水道空靈的滴水聲與水道潺潺的流動。

  “Floods of Tears...”阿麗西亞藍黑色的瞳孔,帶著一絲悲愴,如大海,冷酷地卷走一切。

  馬克斯威爾不恭的眼神在此刻也露出了焦急甚至惱怒的情緒,“我們中埋伏了...SHIT...大家保持好隊形,向基地急行!!”

  高傲的高跟皮鞋,與生銹了的階梯,撞擊出了不和諧的音調,清脆卻又令人無法愉悅的回音向著地底深處蔓延......

    這是觸目驚心的一幕 -- 尸體,血跡,散落一地的碎玻璃... 牆壁上鮮紅如薔葳般的涂鴉仿佛在戲謔地挑釁著在場的每一個仍在呼吸的人。

  馬克斯威爾悲痛欲絕,輕輕地托起一位犧牲隊友那血跡斑斑的頭部,“在生死線上來回過那麼多次不都是九死一生嗎,我們不是一起戰斗到今天了嗎?為什麼,為什麼?”他無處宣泄的悲傷化為了對自己的責備,“我如果能早一步...”握緊的拳頭狠狠地向地上砸去。

  “你知道嗎?每日劇增的惡魔在逐漸侵蝕著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親人,朋友,同伴,所愛的人一個個離我們而去早已令我們麻木,所謂的地球末日只是時間的問題...”馬克斯威爾站起身注視著眼前依舊冷冷的阿麗西亞,“如果這個世界還有上帝的話...如果你是上帝派來或者是遺棄或者是流放的墮天使...我必須給你看一樣東西!”

  一本泛黃的日記本被遞到了阿麗西亞的手上,一剎那仿佛有一種熟悉的影像抑或是幻燈片般的記憶殘片在阿麗西亞的腦海中閃過......

  “2006年10月9日,墜機...2006年10月11日,新聞播報的遇難者名單中赫然出現了她的名字...2006年12月14日,除了祈禱已再也無能為力的我被孤獨和絕望所包圍...2007年6月2日,我仿佛找到了能顛覆生命攝理,違背自然規律的秘密...2007年9月9日,森林...暗之力...生命再生...”

  “2007年10月12日,明天,我的旅途即將啟程,為了我所愛的人...”那是誰,在阿麗西亞的腦海中閃過的那個男人,他到底是誰?

  “這是我們情報部5年前,在一個失蹤的科學家自宅內發現的一本日記...”馬克斯威爾中斷了阿麗西亞的思緒,“我們派遣了調查隊前往日記中提起的森林,但最終他們一個都沒有歸來...”

  語調恢復了平靜的馬克斯威爾鄭重其事地凝視著阿麗西亞,“我們不敢斷言,但那個森林是我們最後的希望,當然也很有可能是我們最後的墓 。

Stage 4 拂曉

  金色的晨曦照耀在緊急迫降後飛機的殘骸上,燃燒的火焰與朝陽印紅的溪谷遙相輝映出一副慘烈又異常安詳寧靜的光景......

  安全離機的民眾與抵抗軍士兵一起登上了崎嶇的山路,互相扶挾的情景仿佛為這已經冷卻的世界帶來了些許的溫暖。

  “從這里大概只需20分鐘就能步行至我們的司令部了!”馬克斯威爾一邊指揮著周圍的隊友,一邊為阿麗西亞指了指司令部的大致方位。

  回眸一瞥那掛在樹枝上的機翼,一種詭異而又無奈的表情在阿麗西亞冷艷的臉頰邊一閃而過......

  山林溪谷,這本是異常和諧的大自然,曾經被不知滿足的人無禮甚至蠻橫地破壞,而如今又奏響了惡魔與人類的戰爭,是不是從另一種角度說,他們正在築造著屬于自己的悲劇!膽大包天的高等生物們,在歷史和自然面前要懂得謹慎!再高亢的歌詠,怎麼敵得過撒哈拉的夜風在金字塔頂端的呼嘯聲?再寬厚大量的旭日又能對人類忍耐多久?

  阿麗西亞擊退了埋伏于山林和采掘場周圍的敵人,也順帶轟翻了采掘場那欲與山比高的驕傲,“現代社會是純淨與文明的墳墓,是毫無意義與無謂的開始。”阿麗西亞從山坡上遙望著毀于自己手上的采掘場,那是一種凌駕于憤世嫉俗的傲慢,“丑與無謂就好比傳染病一樣,太容易傳播了......”

  當所有人都興奮異常仿佛得救般地看見司令部那堅固的堡壘時,軍用載人直升機的轟鳴聲打斷了每一個人或者應該說是蓋住了所有人的喧囂......

  敵人成群結隊地從直升機上降下,如蝗蟲般頃刻間將司令部包圍的水泄不通,一場將會是異常悲壯的保衛戰仿佛已經不可避免。

  “真是糾纏不清的一群家伙,現在也沒辦法了,我允許你使用<Tornado>(龍卷風)送他們回到他們該去的地方!!”神秘的聲音對從天而降的這群不速之客失禮地打斷他的休息仿佛心情特別的糟糕。

  阿麗西亞張開雙臂,冰冷的藍黑色瞳孔殘酷地直視著空中那些肆無忌憚的大鐵塊們,只見她突然蹲下似乎畫出了一個魔法陣,“祈禱吧...無謂的生物!”當完成魔法陣的雙手再次向映滿了朝霞的天空揮去的時候,頃刻之間風雲驟變,烏雲攜著龍卷風將空中瘋狂呼嘯的直升機和剛剛降落在地的敵兵們一起,毀滅在一瞬間......

  當所有人還沒有回過神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此刻,只有散落于滿地的各種碎片以及掀翻在地的屋頂在誠實地證明著自然的力量終將會擊潰這世界上所有貪婪的生物......

  司令部的機場上,整齊的排列著即將執行空降任務的士兵們,他們的身後,無數匹鐵鳥正蓄勢待發。

  “我想大家對我們這次的侵攻作戰都已經非常熟悉。我們人類敵人的巢穴,有很大可能就在那森林的最深處...”馬克斯威爾,作為抵抗軍的代理指揮官,他也有威嚴的一面,當然這次是關系人類存亡的任務,他眼神中的決意也是異常的堅定,“眾所周知,我們這次的作戰計劃並沒有正確的情報,或許我們將走上的是不歸路,但要知道我們早已無路可退!”

  每一個人都是那樣的聚精會神,視死如歸。只有阿麗西亞,仿佛異教徒一般獨自靠在一側的牆邊。

  “為了人類,我們將貢獻出最後的力量!!!為了人類,我們只有去開拓屬于自己的未來!!!為了人類...”這種激勵的話語仿佛是每場大戰前的公式。

  “YES,SIR!!!”但總能響應出如此整齊劃一的回答,人,只有在真正的災難到來之前才會覺悟才能團結,即使一切都為時以晚......

  “我和你分乘兩架飛機,分別預定在森林的東邊和西邊降落,之後在森林里匯合...”馬克斯威爾目送著仍舊無視自己的阿麗西亞從身邊擦肩而過,向自己所屬的運輸機走去,藍黑色的長發在螺旋漿氣流的吹動下,可愛地在她身後跳動著。馬克斯威爾微微一笑,或許這次將是他和她最後的作戰......

  拂曉的晨霧,也漸漸地散去......

(Stage 4 拂曉 完)

  Stage 4 攻關心得︰開始後與人類協力戰斗,一直到達鐵道橋的時候,巨人出現,此時既可以用普通的方法即攻擊其心髒將其擊倒,又可以瞄準橋下的油桶,將其爆破後橋會坍塌,巨人也就一命嗚呼!

 

  過了橋再往前進就是采掘場了,敵人會從直升機上陸續下來,所以將那大建築物的油桶引爆,整個建築物會在瞬間化為廢墟。然後一邊打倒敵人,一邊從右邊登山。

  過山後到達司令部,這時候發生劇情,需要消滅所有空降的敵軍才能過關。敵人數量眾多,請迂回作戰。戰斗中,神秘的聲音會和我們說話,告訴我們現在可以使用<Tornado>(龍卷風)魔法了,這時你就要活用這魔法將敵人的運兵直升機和降下的士兵一起卷走,全部消滅後,進入下一關。 

Stage 5 父與女

  “此次作戰一定要活著回去,看,我女兒寫給我的信...這次一定要趕上她的生日...”機艙中,士兵們交頭接耳,討論著自己的家人,朋友......

 

  阿麗西亞靜靜地坐在一邊...倚在巨槍旁的她,讓人不禁聯想她是否也曾經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女孩,而那冷冰冰的瞳孔中仿佛有一種不安在閃動......

  “我們現在已飛抵森林上空!”駕駛員的聲音將所有人的思緒再次拉回了戰場。

  而導彈的爆炸聲也中斷了所有人美好的願望...當士兵們打開艙門時,眼簾中印入的是已經被擊中而燃燒的機身......

  直升機呻吟著鑽入了森林的懷抱......    

  整架飛機只有阿麗西亞幸存了下來,從殘骸中躍出的她,又听到了神秘的聲音,“你和飛機的相性真的是太糟糕了...那些人類從與我們同乘的時刻起,他們的命運也走到了盡頭。”

  和同樣迫降在各處的士兵匯合後得到的是相當震驚的消息︰抵抗軍已損失了一半的兵力。

  現在阿麗西亞能做的就是與前方的部隊匯合,潛入這布滿了敵人包圍網的迷霧之森的最深處。

  當阿麗西亞全滅了敵人的裝甲部隊後,她到達了一個寧靜的山村,一個為整個森林增添了神秘色彩的村莊。

  高跟鞋下是墳墓和藍黑色的玫瑰...“在這村莊的深處有我們一直在尋找的那個地方。”神秘的聲音再次空靈的響起。

  教堂,孤獨地佇立于村莊深處的十字架...阿麗西亞推開了早已破舊不堪的門,映入眼簾的是一群正在摩拜的村民。

  “......”阿麗西亞剛想走近他們,這群村民竟然在頃刻間變成了張牙舞爪的怪物,冷不防地向她襲來。

  阿麗西亞向後方機敏地一個空翻,舉起手中的巨槍毫不留情地向它們掃去,鮮血飛濺在教堂四周神聖的牆壁上.....

  例行公事之後,阿麗西亞在一個有三頭蛇紋樣的壁雕前停下了腳步,一切都如此的似曾相識。

  圖騰中還有一個人,躺于館木之上“祭品,這就是惡魔出現的媒介,他形成的‘場’將自己的思念和肉體奉獻,為惡魔們提供了生命的源泉...”神秘的聲音仿佛發現了獵物般異常的興奮,“只要了結了這個祭品,那些討厭的家伙就不會再出現!”

  阿麗西亞知道自己該干些什麼,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穿過教堂的秘道向著她一直在尋找的地方走去......    

  這是一個深淵,皮鞋踏在枯葉上的聲響驚動了四周的烏鴉,它們怪叫著振翅而飛。

  如荊棘般形狀的磷峋怪石叢中,被神秘的聲音稱為祭品的男人就懸掛在那里,“沒想到這祭品竟然還有意識,阿麗西亞,殺了他,停止住惡魔的繁衍!”神秘的聲音向阿麗西亞發號施令。

  阿麗西亞並沒有如往常般立刻舉槍,只是用藍黑色的瞳孔凝視著眼前的男人,一個帶著眼鏡如科學家般雋智但卻又異常滄桑的中年男人。

  拾起並翻開散落于腳邊的本子,一本和上次馬克斯威爾提供的日記一模一樣的日記帳,字里行間卻充滿著與這周圍格格不入的溫情,此刻記憶殘片再次在阿麗西亞的腦海中洶涌澎湃 --- 那是一張溫馨的“全家”照。

  “2006年9月8日,女兒說要去旅行,完成她13歲時就定下的約定,一定要去她母親出生的地方看看;2006年9月16日,女兒的生日,我因為工作的關系又不能陪她了,對不起;2006年9月22日,和朋友買完衣服歸來的女兒,還來關心我的工作,和她媽媽是如此的相似,是個溫柔體貼的女孩;2006年10月8日,明天她就要踏上旅途了,雖然離開我對她來說將會非常的寂寞,但她強忍住淚水只讓我看到她快樂的一面,真是一個為家人著想的孩子,你永遠是我最重要的,比我的生命還要重要的家人......”

  “你在猶豫什麼,快殺了他,我們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了這里!!”看到阿麗西亞遲遲不願舉槍的手,神秘的聲音開始不耐煩了,甚至顯得非常焦躁。

  阿麗西亞悲愴的眼神卻也掩蓋不住那藍黑色的殘酷,“你只是為了復活自己的女兒這一個願望,便要犧牲上億人的生命來做換取的代價,你不覺得這無論是對無辜死去的人還是對你女兒都是一種殘酷嗎?”

  淚光,藍黑色的瞳孔中竟然還有淚光在閃爍,“你有沒有想過你女兒因此得到的生命而且存活至今的痛苦......所以,我,是來贖罪的......”

  “請讓我好好地安息吧!!!我並不奢求什麼...我更不希望你用自己的肉體來換取我的重生!!你的女兒已經死了!!”

  男人在隱約之中仿佛看清了眼前這個大女孩的面容。

Stage 6 --- 微光  

  又回到了剛來時那熟悉的城市,但一切都面目全非,貌似剛接受完一場浩劫的洗禮。

  “看你安然無恙啊,不過飛機引擎又出現問題了?”馬克斯威爾一如往常般地在阿麗西亞身邊唱著獨角戲,“這城市變化真大,我們繞了個大圈走回來後竟然連主場的觀眾都消失了,呵呵...”馬克斯威爾苦笑著,不過再次從墜機殘骸中步出的阿麗西亞依舊沉默不語,冷靜和冷酷交織在她冰艷的唇間,“喂,小姐,別總那麼嚴肅行不行,我和我的同伴們一直都信賴著你,所以也請你在適當的時候依賴一下我們,就那麼一點也行......”

  “我沒事,請你不用過于在意。”阿麗西亞不得已地想打斷一下身旁那個羅嗦的男人。

  “雖然我不知道你的理由和目的是什麼,但我們一起並肩戰斗了那麼久,而且現在又再次一起站在了這里...”馬克斯威爾感覺到自己好象觸到了阿麗西亞的痛處,因為在她的臉頰處隱約乍現著一絲悲愴,“嗯......不想說就別說了,我們還有必須要作的事,還有那麼多幸存的同伴等待著我們的救援,不過無論如何,希望你能記住我的一句話,那就是‘最後留下並依舊站立在這的還會是我們!!’”

  “嗯,我會協力的。”阿麗西亞說完,便再次沖進了這個她一直渴望歸來的戰場,這大廈高樓的斷壁殘垣之間......

  神秘的聲音對身邊的慘狀也發出了自己的感慨,“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這個都市完全地變了,大氣中充斥著毒素,天空的顏色也開始改變...”驚天動地的霹靂與閃電伴著令人發指的響雷劃破天際,“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讓我們過的舒坦一點,如此盛大的歡迎儀式令我也有些驚訝......”阿麗西亞的眼前是大批擋路的敵人,數量比之前的任何時候都要多。

  處理完這些垃圾後,她再次與抵抗軍以及馬克斯威爾匯合了,“前面的道路請交給我一個人來清掃...”

  “怎麼又......”

  “不是這樣的,這里的結界需要我的魔力才能解除,你們什麼也幫不上,但之後在我與那家伙遭遇時,我需要你們的力量,所以請在那時之前不要再削減你們的戰力了!”

  “需要我們...”馬克斯威爾會心一笑,“嗯,我知道了!”

  阿麗西亞言畢,便再次向前方的道路奔去,路的盡頭是她孤獨的背影,但在她的身後是馬克斯威爾和數以千計的抵抗軍士兵,所以她,並不是一個人。

  她來到了最後的關卡,阻擋在結界前的又是數量驚人的雜碎......

  “阿麗西亞,是展示你真正實力的時候了,用隕石(METEO)將它們葬身火海吧!!”神秘的聲音露出一絲猙獰,而阿麗西亞也毫不遲疑地劃出了魔法陣,雙手直指天際,“為自己所帶來的災厄而懺悔,為自己創造的地獄而贖罪!!”

  頃刻間,天空中飛來了無數的火球,勢如千鈞,將身邊誓與青天試比高的大廈以及眼前從人類自己犯下的無數罪惡中誕生的扭曲的敵人,在無情的隕石雨中消失殆盡,只留下遍地破損的鋼筋混凝宣告著死亡鐘聲的響起。

  “真是華麗的毀滅,毀滅是一切的結束也是一切的開始,如此一來,到底真正的破壞者是你還是那些惡魔,都早已混淆不清。”神秘的聲音為這場演出拉下了終幕。


  結界解除了,阿麗西亞的眼球再次被那個熟悉且又高大聳人的身影所吸引,第一次也是在這個城市,她狼狽地被抵抗軍從它的魔爪下救走;第二次是在通往森林最深處的秘密通道前的教堂里,在即將與父親訣別前在教堂牆上的浮雕里看到了它;對,就是它,她父親以自己的肉體與生命作為祭品而完成了與它的契約,使她以魔女的身份再次降臨于世,活在無底的痛苦之中;它,奪去了她最後的親人;這個擁有如三頭蟒蛇般巨大手臂的惡魔,阿麗西亞的最終目的,他們的最終相遇。

  不過阿麗西亞的魔彈依舊無法穿透它堅韌無比的保護結界,此刻神秘的聲音告訴她,“沒有人類的援護,我們是沒有一點勝機的!”而與此同時,它也發覺了她,三頭蛇的嘴中噴射出炙熱的地獄業火,欲將阿麗西亞燃燒殆盡,一時喪失了理智和冷靜的她仿佛對眼前發生的一切失去了敏銳的判斷,只是呆呆地舉著帚型巨槍佇立在那里,凝視或者在思考......

  一陣輕風掠過,是馬克斯威爾,他在萬分危難的關頭救下了阿麗西亞,“讓你久等了,阿麗西亞,不過主角出場的時間還要再請稍等片刻,你先退到一邊,這里先交給我們!”馬克斯威爾率領著抵抗軍的士兵們向惡魔發起了攻擊,“听著,我們的工作就是將惡魔的結界破壞,立刻用D陣型將其包圍!!各位,無論我們是死是生,大家面前的惡魔都會將我們墮入地獄,所以我們只有戰斗,即使戰死也死而無憾,大家懂嗎!!!”

  “哦!!!!!!!!”抵抗軍士兵們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高呼,人類團結在一起時的力量仿佛真的能戰勝一切。

  神秘的聲音仿佛也為之觸動,“它的結界是無論什麼魔力都無法傷及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全權委托這些人類了!”

  赤色的結界在大家的努力下終于被擊破,為了封住惡魔張開結界的力量之源,阿麗西亞和神秘的聲音在同一時間發現了它的弱點,“弱點在它的背部!!”阿麗西亞舉起巨槍,先將它左臂的三頭蛇各個擊破,然後冒著它放出的巨大火球,周旋迂回在它的身旁,只要有一點點機會,就瞄準它的背部,給予這萬惡之軀一記有效的傷害。馬克斯威爾和士兵們也拼死地在一旁協助,魔女和人類,真正地或許也是最後的一次並肩作戰。

  惡魔開始變的虛弱,步履也略顯蹣跚,一片狼籍的街道,還有犧牲戰友的遺骸,該是結束這一切的時候了,神秘的聲音也在此刻發出了最後的宣告,“給它最後一擊!!用我們的究級魔法讓它回到它本該存在的地方!”

  阿麗西亞再次劃出了先前熟悉的魔法陣,“為自己所帶來的災厄而懺悔,為自己創造的地獄而贖罪!!”隕石雨是從天而降的災厄,將從罪惡深淵中爬出並立于大地之上的惡魔再次送回了大地的懷抱,她,站在它倒下的身軀前,將它充滿著怨念的眼球,狠狠地踩碎在黑色高跟皮鞋之下,“父親......”,這是她與它最後的結算。    

  黎明降臨了,曙光從雲層中穿出,安寧與安詳,照耀在布滿著傷痕的街道。

  阿麗西亞與馬克斯威爾站在傷痕的中央,身後是蓄勢待發的直升機和整備完畢的殘余抵抗軍部隊,他們正準備著奔赴這世界的下一個戰場。

  “阿麗西亞”馬克斯威爾凝視著眼前這個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冷酷甚至殘酷的女人,“其實你就如這厚厚的雲層中穿出的一絲微光,給我們帶來了希望。”

  “接下來你如何打算,下個戰場,我可以載你一程。”馬克斯威爾指指身後的軍用直升機。

  “啊,那就不用了,我和飛行工具的相性真的很爛,我,也還有自己必須要走的路。”阿麗西亞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竟然令她比任何時候都更加的絢爛。

  馬克斯威爾突然一把將阿麗西亞摟入自己的懷中,“沒想到你也是會笑的,哈哈...”“阿麗西亞,真的,真的謝謝你!”

  受寵若驚的阿麗西亞仿佛顯出了一絲女孩的靦腆,“下次我們再見面的時候,我可不會放過你的!”巨槍的槍柄推開了馬克斯威爾,“快走吧,為自己犯下的一切向這個世界贖罪吧,然後才能知道什麼才是你最珍貴的東西。”

  馬克斯威爾也是個爽快的男人,他大手一揮,登上了即將離陸的直升機,漸漸升空的他對著地面上的阿麗西亞喊道︰“你果然還是個魔女!!”,伴著他初次與她見面時一模一樣調侃的笑容。

  望著漸去漸遠的馬克斯威爾和抵抗軍直升機部隊,阿麗西亞再次背起那把承受著生命之輕的帚型巨槍,藍黑色的長發,藍黑色的瞳孔,左眼下的一顆痔與左邊發梢處的發髻襯出了一張冷酷卻又驚艷的臉龐,一樣藍黑色的夜禮服與皮裙在朝霞晨曦的映襯下翩翩起舞,她,再次沿著自己的道路走去,孤獨地,冷酷地,但嘴邊殘留的笑容似乎在說︰“我,並不是一個人......”

(Stage 6  微光  完)

尾聲

  “2013年...10月...被稱為魔女的神秘女性出現,世界出現轉機;西歷2014年,抵抗軍連續取得重要戰場的勝利;同年,惡魔軍團數量急劇下降,且沒有出現增加的跡象;西歷2015年,研究的反病毒抗體進入最後研究;同年12月,抗體完成,食物危機也開始緩解;西歷2016年,各主要大洲臨時政府成立,逐漸恢復治安秩序;西歷2017年,惡魔被完全殲滅,抵抗軍司令馬克斯威爾受到地球聯盟表彰,世界重建計劃在同年正式開始運行.....”

  “Aya同學,你回答的非常好,只是2013年10月記載的是抵抗軍在美國東北部取得世界轉機的重要戰役勝利,並沒有什麼魔女之類的......”

  Aya被老師打斷後仿佛有點生氣,她提高了音量,“傳說中的魔女,她的名字叫阿麗西亞......”

  “Aya,你幻想小說和漫畫看多了吧,哈哈......”教室里充滿著同學們的哄笑和嘲諷。

  “大家安靜,Aya同學,你可以坐下了,我們繼續下面的課程。”

  Aya嘟著生氣的小嘴坐了下來,藍黑色的發梢也仿佛不滿似的微微翹起,左眼下的一顆痔與左邊發梢處的發髻襯出了一張若有所思的臉龐,她用那雙藍黑色的,深不可測卻已不再睡意朦朧的瞳孔向窗外望去,視線停在了鋪滿紅葉的校庭中那只依舊步履蹣跚地在尋找著閃光碎片的烏鴉,孤獨地......冷酷的......

  被路過的人遺忘......

  “媽媽,我 -- 討厭 -- 烏鴉......”

(全劇 完)


  Stage 6 攻關心得︰和以往一樣開始後與人類協力打倒敵兵。之後又需要打爆大頭怪以解除封印。繼續前進後,大魔法“”(隕石雨,FF7中薩菲羅斯所帶來的災厄)使用可能。這招太強了,可以破壞大廈等建築物以及一擊就將巨人放倒......不愧是魔女......

  繼續前進後,將會在一定時間內和人類同伴分開行動。其實和之前也沒多大區別,邊戰邊前進就OK了。遇到大量敵人出現的場合,請不要節約,使用隕石雨將它們一網打盡,爽快度也到達極點!!

  到達最深處後,終于最終BOSS登場。由于BOSS有結界保護無法傷及,所以先把破壞結界的任務交給人類同伴吧。當結界破壞後,我們的攻擊終于有了效果,從第一關開始積蓄到現在的憤怒和恥辱一起爆發出來奉還給它吧!!不過攻擊了一段時間後,BOSS又張開結界,此刻請信賴我們的人類同胞,再次交給他們攻擊吧。BOSS受到一定傷害後,會開始飛著移動,我們一邊追一邊攻擊它,需要注意的是,它每次飛到一個地方後那三頭蛇的手就會噴出火焰攻擊我們,我們要一邊躲避火焰一邊瞄準那三頭蛇,各個擊破!最終BOSS的弱點在它的背上,請抓住機會打它的要害。當它又受到一定傷害後,會將我們的一部分同伴變成怪物,由于會影響我們的行動,所以請掃清它們吧。最後的最後,神秘的聲音會提醒我們「~」(“給它最後一擊”),此刻用大魔法“”(隕石雨)給它最後一擊吧!!!

  打倒最終BOSS後,結局!!    

通關特典

  1.可以用STAGE SELECT,選擇你喜歡的關卡開始。

  2.NORMAL通關後,HARD出現,HARD之後CHAOS難度,CHAOS之後HELL難度......(此情報感謝AK提供!)

小發現

  1.每關結束後出現的〈新聞記事〉的內容和你本關的表現有關系,比如我第4關破壞了采掘場,新聞中就會說居民雖然感謝我打敗了佔據那里的怪物,但對我破壞設施的舉動感到不滿......

  2.用大魔法破壞的建築或擊倒巨人,會出現消失的情況。切換畫面再回到原處的話,尸體殘骸等是肯定會消失的......靈異現象......望續作注意(如果有的話)

  3. “”(隕石雨)能將巨人一擊必殺!! 

    全站熱搜

    wes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