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K 4

終結的記憶

  小怪物,你終於誕生了。黑魔導士33號和艾可欣喜地看著這個剛出世的小傢伙。

  傑諾姆族的人對外界的事物好象很驚訝。

  是的,從我出生還沒有離開輝之島呢。

  ……

  史丹那:“我認為,在決戰之前應該和公主商量一下。

  庫加的野心決不僅僅是特拉,而是意圖奴役整個リンドブルム城。達加有些擔心,這件事リンドブルム的人們知道了,一定會引起恐慌的。不僅如此,復活了的也會使大家的心中不安的啊,僅憑大公的力量也不能保護整個リンドブルム城……”

  果然還是要靠我們去打倒庫加。史丹那很是為公主擔心。

  但,我們打點好一切回城,如果大公不贊成怎麼辦?達加有些擔心。

  馬上就要開始了呀……”這時傑丹走了上來。

  是啊……我們出發吧……”

  你們這樣是不會勝利的,米科特也走了過來,你們應該也看見了庫加那強大的力量了吧?僅憑自己的力量就毀滅了一個世界,你們獲勝的幾率連萬分之一都沒有,大家都會死的……”

  嘿,著小傢伙還挺會說嘛。黑魔導士28號插了一句。

  怎麼樣?著傢伙雖說有些死心眼,但還是可以做好朋友的,傑丹上前向大家介紹了米克特,這位是米克特,就好象是我的妹妹一樣啊。

  說什麼呀?米科特有些不好意思。

  米克特,你不是答應哥哥要與大家做朋友的嗎?

  說,說什麼蠢話呀!

  哈哈,走吧,大家去依法之樹!

  眾人來到依法之樹,發現樹上的頂部有一巨大的紫色的光球,忽然,從光球中飛出大量的銀龍阻止傑丹他們的前進,正當眾人不知如何是

  好時西德大公率艦隊來支援了,他們掩護傑丹他們進了光球。

  飛空艇一飛進就遭到神龍的襲擊,著怎麼能阻擋眾人的步伐。來到球的內部,傑丹發現有一巨大的城堡。

  這是哪兒呢?傑丹想,忽然有一個聲音在他的頭中響起。

  怎麼了,傑丹?ビビ問。

  好象有人在叫我。

  誰也沒有叫你呀?達加有些奇怪。

  幻覺也能如此清楚?確實聽到了什麼。傑丹更加覺得奇怪。

  我可什麼都沒聽見。史丹那有些不耐煩。

  傑丹,聽見了嗎?神秘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這個聲音是,是……加蘭多!?傑丹大吃一驚。

  我現在只與你一個人講話,加蘭多說,這裏是記憶的場所,是由你們的記憶所創造的空間,而且,你認為在這兒看到的景象都

  是真實的吧?好,繼續前進,如果你們想瞭解到事實的真相的話……”

  喂,怎麼回事?傑丹正要問,但加蘭多的聲音消失了。

  傑丹,到底是怎麼回事?艾可看見傑丹獨自一人在那自言自語不禁有些奇怪。

  大家難道都沒有聽到嗎?,傑丹也感到奇怪,剛才我聽到加蘭多的聲音了,他說這裏是由我們的記憶所創造的空間,但這些我一點

  也不明白,總之,不前進就不會有變化。

  大家盤旋上行,途中遇到新型的怪獸,但還是擋不住傑丹他們的進攻,來到一座城堡處。

  咦?這不是亞曆克山德利亞嗎?,達加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在這?這時出現了城堡被毀的情景。

  發生了什麼,我怎麼什麼也看不見?庫依那說。

  我忘了說這是記憶的場所,那個時候你不在那裏。傑丹告訴他。

  加蘭多的聲音又出現在傑丹的耳裏。

  庫加為了抵抗我,必須要得到亞曆克山德利亞,他一定知道10年前發生的事情……”

  傑丹發現一個小女孩正要駕船出海,達加這是叫她,當他回頭再看時,發現小女孩已經不見了。

  這一定是錯覺,這不應該是我的記憶啊!

  傑丹!

  怎麼了達加?

  剛才是錯覺吧!

  但是剛才應該只有達加才能看到的記憶吧!為什麼我能看到呢?

  我也不知道啊!

  喂,加蘭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啊?回答我,你沒有聽見麼?

  加蘭多:“我對蓋亞的召喚獸感到害怕,經過500年的時間,直到了召喚士子孫的所在地,並決定要把他們全部消滅!

  終於來到了城堡的最上方,眼前的一幕是多麼地熟悉啊!

  那,那個眼睛?……”

  傑丹看見了那一隻邪眼。

  對!那就是我們在暴風雨的海中看見的那只眼睛啊!達加的臉上是鎮靜地。

  傑丹,你能聽見麼?加蘭多問。

  你看見的是你自己的記憶啊!並不是達加的記憶!

  說什麼?我沒有那樣的記憶啊!

  你還沒有解開麼?繼續解開那個你認為是迷的東西吧!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啊?人的記憶不是只有自己才能擁有的麼?加蘭多?

  我沒有急著回答你的必要。只要你進入這只眼睛,你就能知道一切。

  來到邪眼處,有一隻新的怪物等著傑丹!

  進入邪眼來到了另外的一個世界,傑丹看到天上有兩個月亮,逐漸融合。一座橫在空中的城堡,神秘而又宏偉!

  穿過一道瀑布,傑丹看見庫依那正在游泳,原來這是庫依那的記憶。

  上樓之後,發現蓋亞被海洋所覆蓋著。

  我的記憶中有關於這個星球的記憶,這確實是在我出生之前更久遠的事情啊!對於生在特拉的我來說,還有未知的星星的記憶!傑丹告訴大家。

  我也知道,蓋亞以前曾經是海!

  ビビ似乎也知道一些什麼事情。

  我也感到是這樣的!與你們的想法是一樣的,芙萊亞說。

  也就是所有的存在以前就只有一個源頭麼?我一點也不明白啊……”傑丹覺得很迷茫。

  上樓後又是BOSS戰。

  通過一扇門,來到一個房間,發現一個火之玉。

  這個像火之玉的到底是什麼?傑丹自言自語。

  像月球一樣,但是又不是同樣的東西。史丹那發現了異樣。

  這就是蓋亞啊!在廣袤的宇宙中的那個地方,最初星星們就是這樣誕生的!加蘭多的聲音還在

  沒有路了,前方是廣袤的宇宙。

  我們是在宇宙的頂點麼?

  這就是開始的地方麼?傑丹聽見了加蘭多的聲音,顯得有些興奮,宇宙……”

  在蓋亞出現以前,宇宙就已經存在了。這裏並不危險,如果你向前邁一步,真實也就接近你一步,開始吧!

  說得這樣輕鬆。傑丹還是鼓起勇氣邁出了步子。沒有跌落深淵,宇宙,接納了傑丹,接納了所有的同伴!

  我不知道該往哪兒去!

  這是宇宙……”

  宇宙?

  在蓋亞產生以前,宇宙就產生了。不用置疑,你們所親近的大地並不是誕生你們的宇宙,他只不過是在以後的日子裏,依靠向著起源的

  記憶而前進著的世界啊!

  加蘭多,告訴我,記憶到底是什麼東西!

  為什麼別人?為什麼出生以前的有記憶?而且為什麼有遙遠的他方的記憶?

  “……”

  加蘭多,請告訴我!

  不管父母,另外如果父母也不存在了,我們也只是紙上的幻想啊,這就是所謂的宿命啊!他將我們相連,而且聯繫向上追溯的話,所有的一切都會歸結為同一個起源,可以說記憶也是這個道理吧!對於所有事物的存在,構成這些存在的一切,甚至在這些存在當中也包含了所有的記憶。另外,記憶並不是誰的,記憶是一個又一個地重疊相加,不斷的進化。在下一個瞬間產生的記憶,也就是所有人,所有事物的記憶,也就可以說這就是記憶的進化。但是大部分的存在對於記憶是不能理解的。世界上有不能看見別人記憶的人,這種人也不會理解時間過程中某一點發生的事情的!

  但是,追溯之前,那些到底又是什麼東西呢?

  就是掌握著所有生命,所有記憶的存在。這就是--庫裏斯塔路(クリスタル)

  クリスタル……”

  這以後只有你們自己靠自己走下去了。然後打到庫加……這居然是我最後的願望,真是諷刺啊!傑丹,庫裏斯塔路就拜託你了,……再見……”

  加蘭多,怎麼了?傑丹大聲喊道:“加蘭多!!

  即使我活著,只是為了這麼一個目的,但是我還是感謝這個世界賜予我生命。

  傑丹等人這時候來到庫裏斯塔路。

  這就是加蘭多所說的庫裏斯塔路麼?

  現在只有靠我們自己去決定今後的道路了,真像也會向我們敞開的!

  來到深處,終於見到了庫加。

  庫加!……”傑丹毫不畏懼的走上去。  

  終於來了,庫加冷冷的笑了一下,聽說你擊倒我在這個庫裏斯塔路記憶中的四個魔獸了,但是已經晚了!看!這個空間將會把這個美麗的庫裏斯塔路……回歸到萬物的起源……最初的庫裏斯塔路,一切將從這裏誕生,如果這裏崩壞的話,世界的全部將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的。不管是蓋亞,特拉,還是宇宙……還有你的記憶,性命,都將會……”

  住口!傑丹憤怒的喊道:“就因為自己任性的歪理,就把世界搞得支離破碎的?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就在這裏做一個了斷吧!

  哼哼哼,想打倒我?你們已經失去了加蘭多的幫助,兩顆星星的命運是不會改變的,從依法之樹開始暴走的那一天,開始與特拉融合的蓋亞,正在逐漸地崩潰,當然,你,以及你的同伴都將會……“  庫加冷冷的笑了,呵呵,從哪兒開始好呢?庫加理了一下額前的長髮。

  把你打到,星星的融合就會停止了。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棄。因為自己的一時任性,而把與自己無關的人們牽連進來……”

  哼哼哼,如果生活在沒有自我存在的世界裏面,那到底有什麼價值而言呢?如果你那麼想死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介紹一個最好的遊戲對手。

  庫加召喚出了迪斯格裏斯進攻傑丹……

  可惡,繼卡奧斯之後,連這個也……接下來可能就是我了吧!那現在就讓我引導你們到那個世界裏去吧!什麼都沒有變化是最好的!

  庫加的命運決定在你的手中……

  可惡,我是絕對不會死的。現在我將解放恐怖的力量,但是我不會一個人就這樣死去,我要你們做我的陪葬!庫加再次吟唱出了終極的魔法,將眾人擊倒在地……

  嗚,嗚,嗚“……庫裏斯塔路……大家……”看著倒在地上的同伴,傑丹艱難的爬起來了“……這裏……是哪兒?

  一個神秘的聲音響起來。

  這是一個與你們生活的空間截然不同的異次元空間,是我永遠的暗之領域!

  誰?傑丹吃了一驚。

  恐怖,自從生物在這個世界上被賦予生命的那一天起,就毫不例外的存在於每一個人的心中。活著,是一種殘酷的行徑,排除異己,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將其他的生命奪去,而且活著時常被不安,煩惱,不知何時死亡……這些恐怖所纏繞!當我感受到不可逃避的死亡,而且不能戰勝他的時候,恐怖就覺醒了!對死亡的恐懼在不斷地加深,與其為自己帶來不想承認死亡的痛苦,不如將這種痛苦轉換成對生命的憎恨,對活著的事物的嫉妒。我不能停止對死亡的這種恐懼的加深,能夠拯救自己的就是--破壞一切,我做到了!自從出生以來就帶有恐怖之心的庫加,走上了自我毀滅的道路.

  把這個世界的萬物之源--庫裏斯塔路毀滅,這就是救了我自己!

  你再說什麼夢話?你說的都是錯的啊!你只是期望有自己的存在的理由。

  “……剛才那一瞬間,答案就已經出來了!這個宇宙中所有的事物生存的目的就是為了毀滅,我一直等著有人說出這樣的答案。既然答案已經出來了,這個世界也就不用這樣痛苦的存在下去了!

  喂!回答我的問題!傑丹大聲的喊道。

  我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將這個世界還原到沒有生物,沒有進化,沒有庫裏斯塔路,一個的世界。如果什麼都沒有的話,恐怖也就不需要了。那就是你們期望的真正的世界吧!

  這只是你的一廂情願,傑丹反駁:“只要有活下去的希望,我絕對不允許什麼都沒有,這才是我真正的期望!

  痛苦的或者,冒犯了身存的希望這個不治之症,而且一但害怕恐怖就會象庫加那樣走上毀滅的道路,這也不過是為了破壞世界而進行進化,如果是為了破壞而生存的話,從開始即使不存在也是一樣的,這全部都是矛盾。我沒有必要去否定自己的答案,全部都是真理,所謂的就是全部,一切回歸到而不違背他,這是所有的活著的人和生物的生活的希望!

  我絕對不會讓你這樣做的!傑丹大喊:“我們把你擊倒,這就證明這是錯誤的!我們戰勝了恐怖,將成為記憶,並且一代一代傳下去。所以……在這裏倒下,並不證明我們輸給你。所以把大家的力量,現在將大家的力量集合起來,如果我們現在還有力量,就絕對不會終結。不管是誰將我們的事情記住,並且成為記憶,這個記憶與生命將會永遠持續下去。

  傑丹站了起來,平靜地說:“這。就是活著!

  如果大家平安回去的話,我一定會為大家做好吃的!庫依那說。

  我還沒有敗,還有很多的力量。撒拉曼達握緊了拳頭。

  我的願望,將龍之魂託福給你了。芙萊亞說。

  沒有關係,我已經不再孤獨了。連艾可的份也要加油啊!

  我還不成熟,要有騎士之心啊!史丹那鼓勵著同伴。

  雖然我不能做什麼,但是我要將我的力量給你們!ビビ也堅強的說、。

  力量雖然很小,但是請你接受!達加在地上喃喃道。

  地上的四個人將自己的力量給了戰鬥著的同伴們,傑丹等人向永遠之暗發起了最後的挑戰!

  恐怖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輸!大家上啊……”

  苦戰之後,永遠之暗倒了下去。

  這還沒有結束!只要世界上還有恐怖存在,我就會再次復活的。

  在海邊,大家都平安無事。

  達加,沒有什麼吧?傑丹問。

  嗯,傑丹,快看那兒!

  達加指著遠方。

  正如庫加所說,依法之樹已經暴走了,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這裏也不安全,待會兒可能……”

  在飛空艇上的女將軍看見了爆炸的一幕。

  那樣程度的爆炸,還有生還的希望麼?

  兵士A:“怎麼會這樣?……”

  兵士B:“隊長!  

  米克特說:“等一下!大家都還活著的啊!

  是嗎?快!告訴我在哪兒?女將軍很激動。

  那兒!米克特指著遠方,:“看那!

  看到了,離西魯達加魯迪很近呀,你們兩個,女將軍吩咐兩名プル-ト隊員,那個高的。

  是,巴恩隨時待命!

  你去駕駛飛艇,全速向西魯達加魯迪前進。

  遵命!

  好像沒救了希德大公全身有些顫抖。

  希德殿下,雷洛茲有消息傳來。

  馬上接到主線上!

  這時從喇叭中傳來女將軍的聲音:

  這是雷洛茲號,大家都平安無事吧?

  誰在說啊?大公感到非常的奇怪。

  是我,米克特,大家就在你船的下方。

  怎麼到那兒去了?

  告訴我的是那個人!

  那個人?大公更奇怪了。不管怎麼說,全船馬上下降!

  是西魯達加魯迪號!傑丹叫起來了,難道是希德那個大叔來了?啊,是的!傑丹看見了希德,高興的叫起來:大叔,大叔!

  大家沒有事情吧!這裏崩壞是遲早的事情了,趕快上來啊!

  傑丹,你還活著吧!神秘的聲音又在傑丹的腦海裏出現了。 

  那是多餘的擔心!傑丹笑著說!

  怎麼了?傑丹?達加問他。

  大家先走一步。傑丹望著遠方,我還有些事情非作不可!

  嗯?是不是那個傢伙還沒有死?

  是的!他還活著。

  怎麼會啊?達加很是擔心。

  傑丹,達加,快上來啊。史丹那走了過來。

  史丹那,和你一起相處的日子是很愉快的,達加就交給你照顧了!傑丹握住了史丹那的手。

  怎麼了?什麼啊?這是怎麼一回事情?史丹那奇怪的問。

  庫加還活著,我不能就此放過他。

  那是因為你們兩個人都是特殊的人麼?史丹那問傑丹。

  那個不是理由!

  艾可也跑過來了:不管那個傢伙不就行了?再不走就麻煩了!

  但是,是那個傢伙把我們引上了這條路,而且想讓這個城市崩壞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允許的。但是如果我是達加,我不能保證我不會重蹈他的覆轍,而且,放棄比被救不是更好麼?不是誰都有選擇死亡的一天啊,不需要自己選擇死亡麼?

  確實像庫加說的啊!但是,現在不是惹禍上身了?史丹那有些傷感。

  雖然這樣,但是……”傑丹望著史丹那和達加,我走了!大家保重

  但是,傑丹,史丹那第一次傷感的握著傑丹的手:我認為誰都會有在一生中會有那麼一件事情自己決定的!

  史丹那,對於你,現在!就是這個時候了。ビビ也是,知道自己的身世後,接受了現實,他很堅強的活了下來。這對於ビビ來說也是很了不起的決定啊。

  沒有那回事情,傑丹,我沒有你想的那麼深。ビビ抬起了頭。

  ビビ……我知道你沒有那麼想,大家也一定感受到了,對於什麼都沒有的我而言,從你們身上我學到了生存的意義,那是我最寶貴的財富啊!

  如果那樣,讓你一個人去,豈不是有辱我龍騎士的名譽?芙萊亞也來了,大家都來了。

  幫助弱者也是騎士道的原則,傑丹讓我幫你。史丹那說。

  你們誤會了。特別是你們兩個啊,芙萊亞,還有你史丹那。現在應該是為ブルメシア與ァレクサンドリア效力的時候了!

  雖然這樣說……”芙萊亞看著傑丹。

  傑丹告訴大家:而且想一下,自己的想法確實是非常簡單的。

  就是死性不改啊!撒拉曼達說。你真是一個笨蛋,我只是在這兒說這麼一句,其他的都是廢話。

  !?

  你們在幹什麼?想被卷走麼?希德大公在船上大喊。

  對不起,我先走一步了!撒拉曼達再也沒有回頭。

  那傢伙說得對,到時間了,大家要好好活下去啊!傑丹望著大家。

  傑丹,你也不能死啊,不然艾可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我還要嘗遍全世界的美食,為此,我還將要借助傑丹你的力量啊!~庫依那也回頭走了。

  芙萊亞也收起了槍:我很瞭解你的性格,但是你現在真的像個笨蛋!待會兒見,不見不散!

  傑丹!生活是件很困難的事情,我會記住你的。ビビ也走了。

  傑丹……”達加的眼淚已經收不住了。

  公主殿下,時間……史丹那說。

  我知道!

  達加,不,女王殿下!傑丹忽然單膝跪下。本來約定要誘拐你的,但是很遺憾,只能到此為止了,請原諒我的任性吧!

  不,對我而言,還沒有拒絕那個條件的理由。而且我應該向你道謝,如果沒有被你拐走,我恐怕還是一個人,混混惡惡度日如年的一無所成的一個人啊!但是自從與你邂逅,跟你周遊了世界各地,遇見了各種各樣的人,讓我學到了很多很多。雖然有時候你會作出一些令人頭疼的事情,但是你讓我知道了到底什麼是最重要。長時間的旅途以來,我不知用什麼來感謝你給我如此美麗的回憶,但是,真的,真的,謝謝你!但是……但是……請你……請你一定要回來啊!

  …… ……

  庫加,我來救你,你能聽見嗎?等著我!

  如果趁現在還來得及,不要管我,你自己快逃!庫加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你給我好好等著,不要像個女孩子一樣嘮嘮叨叨的。

  我傑丹大人來了!

  依法樹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了,像一群瘋龍,四處揮舞著他們鋒利的爪子。傑丹跳到一根枝條上面,得意的說:依法樹,也不過是我的坐騎啊!看我來收拾你!庫加,等我啊!

  茂密的森林中,傑丹和依法樹來回穿梭。瘋狂的依法樹到處亂竄,把傑丹重重的拋在了森林的穀底

  嗚嗚,嗚……”傑丹從地上爬起來,得救了!好不容易躲過了那些魔法植物,但是卻弄得那麼狼狽,真是見鬼。

  庫加,你怎麼樣?還活著吧!

  傑丹嗎?我叫你逃走,怎麼又來了?

  難道救人需要什麼理由麼?

  …… ……

  …… ……

  其他的同伴都已經安全脫出了吧?庫加問傑丹。

  嗯。?!啊……都是拜你所賜啊!

  哼哼,那就好了!

  接下來就輪到我們了!要快啊!

  …… ……

  對於想把你們當成同伴的我而言,已經沒有生存的資格了。我徹底的失敗了。我已經是沒有必要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了。

  誰說你已經是沒有必要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了?你不是叫我趕快逃麼?

  …… ……

  …… ……

  庫加又沉默了一陣。

  與你們的戰鬥我失敗了,我所失去的東西已經失去了。在那個時候,我才似乎有些感覺到生存的意義了!哼哼哼。但是現在已經太晚了。庫加的頭偏向了一邊,眼睛合上了。

  庫加,嘿,現在可不是睡覺的時候啊!

  依法樹再次進攻,這次的目標是--庫加!

  庫加,你所做的一切,不能算是好事情,但是你也給了我們唯一的東西,那就是希望

  即使你的目的是一種過錯,但是從中你卻可服了自己,獲得的是重生啊!

  …… ……

  我不會忘記你的。我情不自禁的這樣想。我相信,我們既然被賦予生命,決不是錯誤。而且隨著時光的流逝……

  這裏是ァレクサンドリア嗎?一個黑魔導師又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又被一個熟悉的人撞倒在地。票散了一地。

  不要這樣子,磨磨蹭蹭的。啊,你不是ビビ嗎?

  ビビ?ビビ是誰?

  ビビ?不要亂叫別人的名字。你在說什麼啊?

  是我,我是派克!難道你忘了?

  派克?那個派克嗎?啊,是ブルメシア的王子啊!

  那個黑魔導師抱住了派克。

  你在說什麼啊?如果你不是ビビ,那你到底是誰?

  我嗎?我是ビビ的孩子啊!

  一群ビビ跑了過來。

  啊~!好多的ビビ。

  每天都在說著傑丹的事情,他對我們真的是一個很重要的人,是一個教會我們生存意義的偉大的人。

  回來了,芙萊亞!

  是的,與ァレクサンドリア的朋友見了見面,真是非常高興啊。

  來在出發之前稍稍休息一下吧!

  兩個人坐了下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國家又恢復了生機,如果和弗拉特雷大人一起,即使花上千年的時光也在所不惜啊!

  我也是這樣想的,芙萊亞……”

  含情脈脈,芙萊亞將頭靠在了弗拉特雷的肩上。

  弗拉特雷大人,能過活著真是太好了!讓我們再創造一些美好的記憶吧。

  生存,並不是長生不老,你不是這樣教我的嗎?如果不相互幫助,生存下去不是沒有意義嗎?

  貝婭托雷克絲女將軍來到了女王的房間。

  是時候和這間屋子道別了,放下手中的劍,我的回憶與這把塞布紮克依一起,我的使命已經結束了,再見,我的永遠的這座ァレクサンドリア!

  離別,並不是令人傷感;即使分離了,但是心還是相通的,你不是那樣教我的嗎?

  撒拉曼達跳過一座斷了的木橋。

  哈,你也來到了ァレクサンドリア,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我是為了什麼而生存的?我到底來幹什麼?使你讓我有了考慮這些問題的時間,謝謝!

  王公的廚房裏面,庫依那正在做飯。

只是味道好的料理絕對不是好的料理,重要的是用心去做,這才是最美味的。為重要的同伴做料理,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啊!

  你告訴我要將自己喜歡的事情繼續幹下去,但是實際上做起來是很困難的。大家都很棒啊!

  艾可與希德大公夫婦在電梯中正準備去ァレクサンドリア看今年的戲劇。

  快點,快點!艾可好激動,如果不快一點,戲劇就要開始了。

  呵呵,不要這樣著急啊!我們很快便會趕上劇場艇的,如果是坐上我新造的西魯達加魯迪號的話。

  再說什麼啊?你剛才還在自誇新造的劇場艇速度一流,真是笨蛋!爸爸!

  親愛的,你剛才聽到了麼?艾可叫我什麼?希德大公聽見了他夢中聽到的那句話。

  老公,他終於把我們當作自己的父母了!

  爸爸,媽媽,快哦,快!

  再,再叫一聲!

  對於在孤獨的時候,怎麼辦好呢?只有這個你沒有教我。能夠找到真正答案的人,可能只有自己吧

  貝婭托雷克絲女將軍正準備出王宮。

  等一下,貝婭托雷克絲,你到哪兒去?史丹那走了上來,請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並不是問你理由,而是,那個……我不想再一次失去你!

  史丹那……”

  我希望從現在起,我們兩個一起守護嘉內德女王。

  我能遇見大家真的好高興。我希望和大家一起再一次去冒險,但是分別以後一定要回來,好嗎?

  還是那間熟悉的船艙會議室,巴克與同伴們正在為這次的演出作準備。

  我們馬上就要到了,又來到了ァレクサンドリア!對,要為這次的公映努力啊!大家一起努力吧!

  大家……謝謝……再見……”

  我將自己的記憶留在了那蔚藍的天空中!

  嘉內德女王站在城堡上。

  劇場艇馬上就要來了,真是懷念啊,又可以和大家見面了。但是……,那一天發生的事情是不會有第二次的!我不能只知道哭,但是眼淚有時也會帶來勇氣的!

  戲劇開始了!

  女士們,先生們,各位在場的觀眾,晚上好!,巴克走上了舞臺,今天我們為大家送上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尤麗亞公主與戀人馬卡斯決心逃出城去,但是公主卻被雷亞王抓了回去,今天晚上演的是馬卡斯與尤麗亞公主下定逃走的一幕。坐在城堡上的是嘉內德女王陛下,史丹那大人和貝婭托雷克絲大人。各位貴族,屋頂上正在觀看我們表演的大家,請準備好厚厚的手絹啊!眼淚會浸濕你們的臉頰的!

  演出開始了:

  那不是馬卡斯嗎?尤麗亞看見了,飛身撲了上去,將他緊緊抱住,真是好想見你啊,沒有你,我活不下去啊!

  公主殿下,于我這個低賤的人結婚,結局是不會幸福的!

  請不要再叫我公主。 馬卡斯,你難道喜歡公主身份的我嗎?

  不,不是的。如果與公主身份的人結婚,我會被人說成是傀儡的。

  傀儡也會笑,也會哭。我會笑,我有時也會哭。我並不是想讓你帶上面具活下去。

  你是那樣為我想的麼?你如果放棄公主的身份,我會給你穿上愛的婚紗的。

  我不想再與你分離了!

  我也是!

  請讓我在你的呵護下,讓你成為我愛的港灣吧!

  好,明天早上讓我們乘第一班船,到世界各地去旅行吧!

  好的,你到哪兒,我就到哪兒!

  當然,我們說定,不見不散!

  馬卡斯離開了。公主心裏卻依然澎湃著。

  啊,為什麼這個世界上存在著既甜蜜又令人悲傷的愛情啊?我只是為了想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布蘭克躲在牆後,如果發上那樣的事情,又會發生戰爭了。我不會讓你們在一起的。他走到公主的面前,你就是尤麗亞嗎?

  是,是的……”

  你認識馬卡斯嗎?

  他,他怎麼了?

  就是……”

  布蘭克將公主擊暈了!……

  清晨的港口,馬卡斯在那兒等著。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但是尤麗亞還沒有來。

  希那上來了。

  馬上就要開船了!到時間了。如布蘭克所說,只要是你一個人的話,就會保持兩國的和平,你覺得怎麼樣?

  那個人如果沒有我的話,會活不下去的。

  東方的太陽升起來了。天空中又多了幾隻白色的海鳥。

  東方的太陽已經升起來了。難道太陽在為我們祝福嗎?我們雖然不能像鳥一樣展翅高飛,但是……”

  希那打斷了他的話,馬卡斯,不能再等了,必須馬上出發。

  難道,她背判了我?不可能的,尤麗亞不可能做出那種事情來的,我相信她!只要相信,美夢成真!如果太陽不祝福我們的話,那我就向兩個月亮發誓,月亮的光輝啊!請實現我的願望吧!

  披風被風吹起,馬卡斯轉向了女王所在的方向,深情的望著她。

  披風被他掀開,那是,那是,久違的傑丹!

  讓我愛你吧!我所愛的達加!

  心愛的人啊,你終於出現了,終於。等待,等待的時間雖然可以抹煞一切,但是卻抹煞不掉我對你的愛意。從見面的那個時候起,我註定屬於你!傑丹,我也想說,讓我也愛你吧!我心愛的傑丹!

  項鏈!那是我們召喚一族的傳世寶。心愛的人卻在和你相反的方向。取捨在生命中是如此的重要。好人?壞人?傑丹?庫加?我該怎樣選擇?名譽?金錢?項鏈?愛人?我該如何選擇?

  舍去的東西不會回來的,但是得到的東西你會珍惜麼?得到的東西不會永遠屬於你,但是你捨得失去他們麼?

  我需要的是飛鳥的自由;我需要的是純真的愛情!

  兩個人的世界,屬於你我的世界,就像屬於你我飛翔的天空。

  死亡是什麼?恐懼是什麼?

  生命是什麼?記憶是什麼?

  自由,追求,愛情,希望!對!不能忘記,這就是活著!

  庫加,你所做的一切,不能算是好事情,但是你也給了我們唯一的東西,那就是希望

  即使你的目的是一種過錯,但是從中你卻可服了自己,獲得的是重生啊!

  是的,不能放棄希望!重生!

  朋友,離別的時候我會告訴你,我不會忘記你的。我情不自禁的這樣想。我相信,我們既然被賦予生命,決不是錯誤。而且隨著時光的流逝……離別,並不是令人傷感;即使分離了,但是心還是相通的,你不是那樣教我的嗎?當你對生命迷惘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生存,並不是長生不老,你不是這樣教我的嗎?如果不相互幫助,生存下去不是沒有意義嗎?

  我將自己的記憶留在了那蔚藍的天空中!

  你還記得你曾經說過的話麼?我們雖然不能像鳥一樣展翅高飛,但是……”

  沒有結局的話。世界本來就是這樣的。當你找到答案的時候,你便找到了生命的真諦!

  而今,我會回答你的問題了!

  但是的是我們可以在屬於自己的,屬於你我的世界裏自由得翱翔!

  曾經,這是我的幻想,是的!我的最終幻想。

  但是,現在這是我的最終記憶!--飛翔在你我的天空!

THE END

    全站熱搜

    wes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