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の王都

  國境的南門前,那一高一矮兩個士兵正在抱怨自己沒有參戰而卻在這裏無聊的看守著大門.

  "真是的,這樣太沒勁了".

  "就是,如果戰火能燒到這裏,大概我們就可以不在這守這破門了."

  "說什麼呢你...."

  一輛火車正急速的開往山頂,車上スタイナ- 告訴ダガ-火車就快到了,叫她再睡一會.而此刻スタイナ-的心中卻不能平靜下來:"希望,回到王國後公主能與女王陛下和平的相處.."

  隨著火車的到站,スタイナ- 的思緒也回到了現實,叫上了公主出了火車,列車長告訴他們到達ァレクサンドリア王國的鐵馬車還要等一會才來.於是他們決定趁這空閒時間四處走走,歇息一下.

  來到一個酒吧中,和眾人談話後出酒吧,迎面竟遇到了シ-ナ和マカ-ス兩人.回到酒吧後,交談中スタイナ-似乎還對他們當初拐走公主心懷不滿.談話間馬車到了,マカ-ス他們先行了一步,似乎是要去趕去トレノ.

  公主二人也上了馬車(這叫馬車??)車上,マカ-ス似乎顯得很焦急和憂慮,細心的公主看了出來.

  "怎麼了,マカ-,這不象平常那個笑呵呵的你喲."

  "哥哥ブランク被石化在魔幻森林中,我還笑得出嗎?我一定要趕緊救出哥哥來."

  "那你知道要怎樣解除他的石化嗎?"

  "我打聽過了,好象要在トレノ找到一種白金之針來救他."

  "真的嗎?那我也跟你一起去!"

  "真的嗎?太好了!謝謝你!"

  談話被車箱發出的震動所打斷了,車不知由怎麼原因而停了下來,大家下了車一看,原來是那個曾暴走的黑のヮルツ3,他語無倫次的走向眾人,居然還想向ダガ-等人發起攻擊!

  "這次可不能放過你這傢伙了!"

  大家齊心戰勝了他,公主臉上卻沒有一點勝利的喜悅,她慢慢的走著,似乎明白了什麼事.

  "スタイナ-,我們幫助マカ-ス他們後立刻回王城去!"

  "太好了,公主,那才是我們該去的地方啊."

  馬車載著一行心事迥異的人到了站,下車後右行是トレノ,左行是ダリ(現在不通).向右去,經過城門時候向士兵出示曾得到的通行證,大家來到了地圖上.

  到達トレノ時,夜幕悄悄的落了下來,燈火輝煌的トレノ城內卻是熱鬧非凡,因為這條街是富人們的天堂.但誰又能知道:天堂的後面會隱藏著什麼在等待著他們呢?

眠の街トレノ

  進入了這條繁華的都市中,眾人決定分開去打聽白金之針的事(ATE).

  在這條大街上有一個很大的拍賣場,天性活潑的ダガ-來到這裏瞧熱鬧時,發現樓上有個氣質與眾不同的人正在打量她,她正要看個究竟時,スタイナ-進來了.

  "公主,你發現了什麼嗎?"

  "沒有,你呢?"

  "我也是的,這太大了,要怎麼找嘛......"

  "你等等!"

  公主回頭去看剛才那個人卻發現他已不在了."奇怪的男子",公主心想裏這樣想.

  出來後再四處走走吧,在這可以把收集的"星宮的道具"交給女王ステラ,可換得錢和道具的.再次去拍賣場看看吧,如果你的鐵夠的話,可以購到許多寶貴的東東.到武器屋買了武器後,如果你有自信的話可以去挑戰下面的那個怪物(很厲害).

  來到宿屋時,找到了マカ-,他叫公主從下面坐船開這裏,公主走進通向小船的通道時,スタイナ-追來了.

  "公主,不要和這些盜賊在一起呀!我們還是快趕回ァレクサンドリア王國吧!"

  "你說什麼呀.至少現在不行!"

  "公主...."

  在船上,スタイナ-似乎還在沉思著,連ダガ-也對自己產生了疑惑.來到合成屋,這裏一個人也沒有.大家正要搜索一番忽然有人進來了,一個男子走了進來.原來他是ダガ-的老師托托先生.

  "?"有人發覺了合成屋內的動靜."小偷嗎?快開門!!"

  "不好,被發現了,你們快逃,白金之針以後會給你的!"托托老師叫ダガ-他們先走.

  "你們去城內左邊的塔上等我!注意安全呀!!(就是開始那個被鎖著的塔)

  店長進來了,看見是托托老師,感到有點驚訝.

  "是你呀,我剛才喊你怎麼不回答呢?"

  ",這個...那個...哦對了我的墨水用完了來拿一點."不善撒謊的托托顯得十分的心虛.

  "墨水...?"店長狐疑的打量著托托."這樣的話就算了,但如果我的東西不見了的話,我一定會很生氣的呢!"

  這時スタイナ-他們來到了塔上,托托老師正在塔上等著大家.

  "你們來了啊,白金之針就在左邊的箱子中呢..."

  話還沒說完,心急的マカ-ス就打開了它拿出了白金之針.本來就對マカ-ス他們印象不好的スタイナ-立刻找到了諷刺的機會:"真是盜賊的習氣呀,一點也沒有禮貌!"

  "好了好了,你們快離開這吧!這有條秘道你們走這裏."托托催囑眾人.

  隨後眾人從旁邊的一條秘道離開了這裏.

古根の道

  潮濕,陰冷的古代地下通道中迎來了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那個女孩子的臉上始終掛著微笑,仿佛什麼困難的事物她都不放在眼裏.

  "老師,是這了吧?"

  "是的,我們到了,我只能把你們送上車."

  "?"

  "是的,."

  "這種地方也有車呀?"

  "~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愛問為什麼呢!"

  從托托老師嘴裏的不到答案,ダガ-等人就去右邊看看,發現一個把手在牆上,拉動這個把手後沒什麼路了,大家退回去後向左走發覺,這裏就象個地鐵站一樣.往上來到一個吊著的把手前,拉動它後,奇妙的景象出現了:一個巨蟲般的怪物倒吊著從上面的鋼繩上飛速經過,他的下面就吊著一個華麗的車廂(八雲:這種交通工具也真夠誇張的啊)^^

  為了乘坐它要到下面的機關處打開開關,當他吃東西時就可乘上它了.

  巨大的"蟲車"載著公主他們高速行駛著,從來沒領略過這種感覺的ダガ-十分的激動,四處欣賞著行駛途中並不很美的風景,正在這時車突然停下了.被打擾了興致的公主率先跳了下來,原來是好大一隻......(什麼怪物啊,象蚯蚓)戰勝後,這傢伙匆忙逃走了.

  繼續乘坐蟲車到了站,三人下了車.踏在月臺上,スタイナ-也興奮了起來:"~~還是這裏的空氣感覺好啊,公主,我們快走吧."

  走出了車站,迎面而來的不是繁華的アリサンドリア景象,卻來到了一個看上去荒廢了很久的地方.公主看著這地方,沉思著,突然高興的說:"!我想到了.小時侯托托先生曾告訴過我在アリサンドリア的地下有著這麼一個地方!原來就是這裏呀!"

  "公主殿下,現在不是回憶的時候,我們還是快走吧!"

  公主未聽見似的繼續在記憶中搜索這個地方.

  "在昔日的アリサンドリア王國,先人們為了防止敵國入侵而修建了這麼一個地方,在他裏面有著一些你可能...."

"公主殿下!!!!這個地方是這樣的陰冷潮濕,還充滿了難聞的氣味,在這呆久了連身體也會中毒的!!!快走吧!"

  スタイナ-急的在地上跳著,身上穿的沉重鐵甲隨著他的跳動發出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救兄心切的マカ-ス也想快點離開這裏:"公主.我們快走吧,我想被石化的滋味一定不好受,魔性森林中的ブランク等著我呢."

  ",.我們現在就走."

  走了兩步,前面"哐哐"的響起了聲音,突然升起的一排高高的鐵柵似乎在對他們說:"此路不通!"

  スタイナ-正要又發脾氣,他們的後面也升起了柵欄.三人現在就象籠中的鳥一樣不能動彈了.

  "哈哈哈,抓住了,抓住了!"

  "哈哈哈,抓住了,抓住了!"

  ゾ-ン與ゾ-ン是說著相同的語言出現柵欄在兩旁,原來是他們搞的鬼呀!

  "-!-!你們幹什麼!這是公主殿下呀,快放了我們!"見到他們兩スタイナ-大叫著.

  "女王陛下下令活抓回公主!"

  "女王陛下下令活抓回公主!"

  "什麼......."スタイナ-與ダガ-驚呆了......

  ブルメシア王城中,雨一直下著,沖刷著王宮裏的的地面,仿佛要洗去剛才的那場戰鬥的痕跡.ジタン等人的身上已沒有一處幹的地方了,但在他們心裏的沉重卻是這場大雨所沖刷不掉的.......

  "我知道他們現在要去哪里...ジタン."フライヤ抬起了頭望著遠方.

  "去哪?"

  "クレィラ!他們要去那裏,一定會的.我們快趕去吧.我很擔心國王殿下的安危."

  "!我們出發吧!"

  四人離開了這裏,踏上了他們的行程.ジタン心裏反復想的只有一句話:"ダガ-,你到哪去了呀,ダガ-..."

  通過ブルメシア的西方沙漠到達了一個沙之龍捲風的地方,沒有時間去感歎自然的造物了,四人進入了裏面.

クレィラの樹

  黃沙隨著永不會停止的狂風飛旋嘶吼著,似乎要到這裏來的勇者們顯示自己的威力一樣.

  沒有被嚇退,沒有多餘的語言,毫不為之所動而一往無前的行動已表示了ジタン一行的決心.

  走到了旋風的中央,眼前一棵巨大無比的樹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好壯觀的景象..."

  "我們走,進去!"

  拉開一個機關後ジタン他們進入了大樹中.一路前進吧!他們已沒有別的選擇.一路擊敗怪物(有種黃沙怪要擊他的紅心才有用)來到了一個小小的樹洞前,ジタン向裏看去卻什麼也看不到.

  "什麼啊,裏面黑黑的."盜賊出身的他忍不住伸手進去摸索,當他碰到一個按鈕後,他將它按了下去. 

  左邊的一個洞中突然傾瀉出大量的黃沙,流向了下方.出來後就可以沿鐵鏈向上爬去了.前行一段路後遇到了莫咕,記錄好後繼續前進到了一樹洞中有左中右三條路.先走中間的路去開動一個機關放下木門堵住沙子.再回去從左邊走,在一處有許多流動的沙坑處要注意一但掉入需連打鍵脫出.爬上一梯子後就可  到達了クレィラの街.

クレィラの街

  這裏是個美麗的地方,和平的景象帶給了趕路的行人們一絲欣慰,兩名神官走了上來.

  "你們好!國王正在等著你們!請前往山頂的大聖堂吧."

  "好的,我們這就去!"

  "需要我們帶路嗎?"

  "謝謝不用了,我們四處看看吧."

  走在大街上(ATE),人們看到一身魔導士裝扮的ビビ很是吃驚.而クイナ還是在尋找著好吃的東西.這時ジタン來到了王宮,卻被樹之神官和空之神官告之先到宿屋去休息,遠處突然跑來了一名ブルメシア兵向神官報道.

  "不好了!有個小孩受到怪物的襲擊!"

  "真該死,這幾天怪物為什麼如此騷動呀."

  眾人決定前去救助那個小孩,來到入口處向右走,一個通紅的怪物就在前面.

  "快來救我呀!"小孩見人來了,忙大叫起來.

  "振作一下,馬上就來救你!"

  "孩子沒事吧?"フライヤ趕了過來.

  ",沒事的,有我在嘛."

  "怎麼沒事呀!有事!!!"小孩大喊起來.

  "這個聲音是......?"フライヤ似乎覺得似曾相識."難道...,是パック王子殿下嗎?"

  ",是フライヤ呀!好久不見了!"(八雲:這個小傢伙這個時候又如此輕鬆了)^^

怪物見人多了去來,大叫一聲後將パック扔在了地上,這下才看清,パック王子居然是---那個偷梯子的鼠小子!!

クレィラの街

  "好了好了,開始吧"ジタン似乎對談話不耐煩了.

  戰鬥到了最後怪物會使出一招將全員HP減為很少的招數,請注意加血.戰勝了它,フライヤ走向了王宮

  "王子你沒事吧?但王子殿下,聽說你很長一段時間離開王宮行蹤不明是嗎?"

  "那個...這個..."パック有些吱吱唔唔.

  "好吧,趕快到大聖堂吧,國王陛下正等著我們!"フライヤ催囑眾人. 

  "父親嗎?!我不去見他!幫我向他問好,再見!ビビ ,你也要保重哦!"說著他一溜煙跑了.

  ビビ 見狀忙追了上去.

  在大聖堂中ジタン等人見到了國王,告訴他了アリサンドリア女王的事.然後順便談到了王子.國王對離開這裏五年的王子回來卻不願見自己而十分自責.這時フライヤ進來了,她告訴ジタン她的職責是保衛這個國家,所以他不會離開這裏了.

  "明白了"說完ジタン走了出去.

  這時フライヤ跳起了舞,翩翩的舞姿配合著月之巫女的豎琴聲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舞未完時,豎琴的弦斷了.

  "這是不祥之兆呀!"月之巫女說.

  這時空中出現了幾個藍色的光球,一陣風吹過後,包圍著クレィラ的沙嵐都消失了.

  "怎麼了,為什麼沙嵐消失了?它不是很強大嗎?"ジタン覺得奇怪.

  "是的,我也說不上來......"フライヤ陷入了沉思.

  "這種事從我們移民到クレィラ來就是不曾有過的"大祭師也覺得驚."從太古以來我們就依靠聖堂內這顆附在豎琴上的魔石保護,而且靠那顆魔石才能維持沙嵐的能力."

  "可能有人將它破壞了吧?"ブルメシア王說到.

  "但我卻不這麼認為,陛下."大祭師說.

  "但願吧..."國王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

  遠方的アリサンドリア國,一個懸在空中的大籠子裏.マカ-ス和スタイナ-就象小鳥一樣被關在裏面.

  王宮內ダガ-正在為母后能否聽進自己的話而擔憂,她想起母親的變化是在去年自己的生日上,那時一個男人出現在了宮中,和他有關嗎?

  "女王陛下叫你去",-ン與ソ-ン進來後打斷了ダガ-的思路.

  "你們不過是兩個宮廷道化師,對我怎麼能用這樣的稱呼呢?"公主極為不滿.

  "少囉嗦,和我們走吧."

  "這個時候應該怎樣做呢?"ダガ-想起ジタン教她的一句話."適可而止吧!你們這兩個笨蛋!"(好可愛的公主!)

  "什麼?你說的是......?"-ン對公主說出這樣的話而感到不可思議.

  "難以理解!"-ン說到.

  "總之,ブラネ陛下叫你!"兩人同時叫了起來.

  隨後,ダガ-來到了ブラネ面前.

  "母后......"

  ".-ネット呀,你到哪里去了呀?我擔心得簡直寢食難安呀!,靠近點讓母親看看你的臉."

  ダガ-走上前來.

  "母后,我有一件事想問你一下."

  "什麼事?對於我可愛的女兒,我什麼都可以回答的."女王笑著說.

  "母后要消滅ブルメシア王國的事是真的嗎?"

  "什麼?就是問這個呀?.我是想攻打ブルメシア國"那是因為ブルメシア那幫老鼠要想滅掉我們國家呢.我是不願意讓這麼美麗的アリサンドリア消失.所以先下手為強嘛."

  "我能相信你的話嗎."

  "為什麼?你不相信母親的話嗎?"ダガ-問到.

  "當然應該相信了."

  "但我不信!"ダガ-鼓起勇氣大聲說到.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的話嗎?"

  這時那個神秘的男子クジャ走了上來,他向公主大獻殷情.

  "來吧,我可愛的小鳥,到我身邊來,當與你第一次見面時我已陷入了愛河.與我一起到那幻想的世界中去吧."

  這時,從クジャ手中發出紅色的光芒,ダガ-一下子暈倒了過去.

  "就和我想像的一樣,這張熟睡的臉是多麼的美麗,如此打動我的心."

  ",這個狂妄的丫頭!"ブラネ女王露出了本性."-,-ン將她體內召喚獸的能力給我抽出來!"(八雲:!我可愛的召喚獸!我都還沒看呢)^-^

  在祭臺上,-ン和ゾ-ン念起了咒文,召喚獸的能力從可憐的公主身上被吸了出來.

  在クレィラ城內.ジタン在一個亭子裏找到了フライヤ.

  "原來你在這裏呀,フライヤ."

  "你認為沙嵐消失的原因是什麼呢?"

  "......對我來說沙嵐的存在就夠讓我吃驚的了,至於消失的原因嘛,我真的不知."

  "可能你不知道,這沙嵐五百年前開始就沒有消失過.我想這可能是ブラネ的傑作."

  "但我認為還可能和與ブラネ在一起的那個神秘男子有關."

  "好了,不說這些了.對了ジタン我想下去尋找沙嵐消失原因."

  "好呀,我也正想說這個才來的,如果那樣的話我現在去找ビビ他們."

  大家在街的入口處匯合了,走出城外沿大樹返回.走到了那個來時的木橋上,パック追了過來.

  "你們快回去吧!很多黑魔導士正在襲擊我們的國家."

  "?真的嗎?那我們快趕回去吧!"

  急忙回到クレィラ街上,花之魔女和水之魔女叫著救命跑了過來,恰好這時從天而降下兩個黑魔導士,他們嘴裏大叫著"!"是殺說他們自己吧?輕鬆幹掉他們後在右邊莫咕處記錄一下.一路殺敵和救助村人來到大聖堂門口.

  大家正要進去."!"四面八方追來了很多黑魔導士,一場流血看來在所難免了.

  正在這時大聖堂的頂端傳來了喊聲:"邪惡的人們啊,到此為止吧,只要我手上的這把槍還沒有折斷,這片土地就不會被你們所奪去!"

  一個手持長槍的男子跳了下來,三下五除二就解決掉了所有的黑魔導士.然後他叫大家快點進去.

  在聖堂裏面,フライヤ見到了久違的戀人フラットレィ,也就是剛才那個持槍的男子.

  "フラットレィ......又見到你了."

  "フライヤ,你還好嗎?"

  "我很好,以後你不要離開我了好嗎?"

  "フライヤ,我是這個國家的守護者,我的職責是守護尊敬的國王陛下.我只能為此而死......"

  "フラットレィ!跟我們一起走吧."

  "對不起,フライヤ......"

  這時國王,王子和大家都進來了.大家都叫フラットレィ不要離開思念他的フライヤ了.

  "フライヤ,對不起!"說完這句話他就離開了.

  望著戀人離去的背影,フライヤ慢慢的坐在了地上......她的內心好象撕裂了.

  眼淚從她,一個堅強而又是那麼深愛著自己戀人的女子眼眶中流出.是的,有什麼事能比和自己的戀人分開殘酷呢?

  "不要哭了,你們會在一起的!"心地善良的ビビ 上前安慰她.

  慢慢的她站了起來,擦幹了眼淚:"謝謝大家,不用擔心我了,我沒事的."

  "!!!"眾人身後傳來了司祭的尖叫聲.

  眾人回頭一看,原來ベアトリクス 女將軍正用劍指著司祭,冷冷的說:"象你們這種人是不配擁有這顆寶石的,還是由我的女王來保管吧!"說罷,她用劍將寶石挑到了自己手中.

  "寶石既然得到了,這地方就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

  ベアトリクス 轉頭走出了聖堂.見到此景ジタン等人追了出去.(可先在莫咕處記錄以及和眾人談話,可得到很多物品和卡片)

  "不要逃!站住!"

  "?"女將軍停了下來.

  "現在這種字是你說的嗎?在ブルメシア我是怎麼輕易擊敗你們的事你們大概還沒忘記吧?"

  "不要再說那時的事了,我們面對的是現在!"

  "我也不許你這樣拿走寶石!"

  "這條街上的甜沙蛋糕實在很好吃,但我決不會拿給你吃的!"

  大家都怒視著女將軍,紛紛說道.

  女將軍不願再多說什麼,拔出自己的劍揮向了ジタン等人.幾個回合下來,實力明顯高出一籌的她再次將ジタン他們擊倒在地,然後利用傳送術離開了這裏.

  站起來的ジタン看見一個黑魔導士正在用傳送術離開,忙奮不顧身的沖進了正在消失的光芒中.然後變為一團亮點消失在天邊.隨後フライヤ和ビビ也利用傳送術離開了這裏向ジタン追去, 而胖胖的クィナ卻因為找不到黑魔導士傳送自己而到處尋找.

  在飛船上ブラネ女王正在思考著關於召喚獸能力的事,她似乎想試一試了.

"出來吧!我的奧丁之神啊!將這個クレィラの街徹底毀滅吧!"借著寶石的力量,她喊出了這樣的話.

殘酷而又華麗的一幕出現了,天上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巨洞,裏面沖出了騎著黑馬的奧丁,他威嚴的俯視著地上的一切,然後將手中的劍揮向了クレィラの街.一道紅光擊中了クレィラの街,頃刻間這個美麗的城市就消失了.然後,完成了任務的奧丁回到了天上,消失在雲層中.

  王后在飛船上看到了這種偉大的力量,臉上露出了因為興奮顯得更難看的笑容.

  ジタン一行人先後來到了飛船上,大家看到有人來了先隱藏了起來,這時女將軍似乎在為クレィラ的被毀而感到有些難過,隨後她將得到的寶石交給了王后.得到寶石後ブラネ再次狂笑起來,大叫道:"太好了,還差一顆就齊了!"

  轉過頭來,女王對ベアトリクス說:"你快去找最後一顆寶石吧!"

  "是的!"

  "還有,現在公主對我來說已經沒什麼用了,我準備將她處刑!"(這種女人真該用巴哈母特教訓她一下!)

  "什麼......"女將軍默默的退了下去.

  "在門外偷聽的ジタン大吃了一驚,忙決定立刻趕去救ダガ-,現在利用下面的傳送術就可離去了.

アリサンドリア地下的鳥籠中,マカ-ス和スタイナ- 還在那個大鳥籠裏.他們再也不能呆下去了,決定逃出這裏.這時利用左,右鍵移動籠子使它撞到牆上.兩人從裏面逃出後向上一路逃去,在出口處,マカ-ス突然跑開了.

  "對不起了,我要趕去救我的哥哥!"

  "你這不講義氣的傢伙!......!"

  ジタン等人到了這裏,見到了スタイナ-.

  "你怎麼還在這裏呀?公主要被處刑了,快去救她!"

  "什麼??那還呆在這幹嘛?快走!"スタイナ-一聽,急了.

  這時有時間限制的,30分鐘以內要救出公主來.走到外面時,後面追來了追兵.就在這時マカ-ス出現了,他放下了鐵門阻擋了追兵."怎麼樣?我還是夠義氣吧?再見了,我該去救哥哥了."

來到了公主的臥室卻沒有發現她,在左上角打開一個機關,就可以進入地下秘道了.沿樓梯迴旋而下到了最底層,-ン與ソ-ン擋住了他們.打敗他們後在一圓形祭臺上找到了公主,但她卻昏迷不醒,見到這情景,スタイナ-很是難過和擔憂,他不聽的為公主祈禱,希望一她很快醒來.

  抱起ダガ-向外走,到達臥室時ジタン將她放在了沙發上,想讓她休息一會.這時門外走進了三個人.

  "這下你們跑不掉了!"

  "這下你們跑不掉了!"

  原來是ゾ-ン與ソ-ン去幫來了救兵---實力強大的女將軍ベアトリクス!她再次無情的擊倒了ジタン他們.

  "果然,要憑你們的實力把我打敗是不可能的."

  "等一下!"ジタン說."確實,作為アリサンドリア的女將軍來說你是很強的,但女將軍的使命到底是什麼呢?你自己清楚嗎?"

  "ダガ-,不對,是ガ-ネット公主 ,你的使命應該是為了保護ガ-ネット公主,對吧?"

  "難道....."女將軍帶著幾分疑惑上前看了公主的情況.

  "果然,女王陛下真的想殺掉公主,她現在昏迷不醒是ゾ-ン與ソ-ン的傑作."

  這時,大家都勸ベアトリクス用她那強大的力量去保護公主.女將軍ベアトリクス這時終於覺醒了,她上前用魔法去為公主治療,希望能讓她醒過來.

  ゾ-:"我施加的魔法是那麼容易解的嗎?"

  ソ-:"再解幾次也沒有用的!"

  公主在女將軍的魔法中醒了過來.

  "公主,你沒事吧?"

  "頭好痛,......難道......."剛醒來的公主顯得很迷茫.

  "ダガ-!是我呀!我是ジタン呀!記起了嗎?"

  眾人都呼喚著ダガ-的名字.

  "大家......"

  正在這時,外面傳來了難聽的聲音:"這怎麼這麼鬧啊?"搖著那把扇子,ブラネ走了進來.她沒有理會眾人,走到ゾ-ン面前問:"所有公主體內的召喚獸都抽出了嗎?"

  "抽出了!抽出了!"

  "那好,將公主抓回去!"

"明白了,明白了!"

  女將軍走到了女王面前:"請你把這道命令收回吧!"

  "哼哼哼,你知道背叛我的人會怎麼樣嗎?"

  "女王陛下,我的使命也有保護公主啊!"

  說完這句話,ベアトリクス下定了決心.回頭對眾人說:"你們快離開這,我守在這裏!"

  フライヤ聽到此話走了上來,望著女將軍堅定的點了一下頭:"我也在這,和你一起!ジタン你們快帶公主走呀!"

  "真有趣,敢和我作對.-,-.你們就留在這為我平息我的怒氣吧!"

  "母后......"ダガ-望著母親,傷心的說.

  ブラネ頭也不回的走了.

  "你們保重,一定要活下來!"ジタン說完帶著公主從秘道離開了.

  ジタン等人一路殺到了樓下,スタイナ-停住了腳步.

  "スタイナ-,你怎麼了?快走呀!"

  "ジタン......你快帶公主走吧.把她帶到了托托先生那裏,她應該過些安靜的日子了."

  "スタイナ-,......"

  "不要再說了,你們快走吧,我也上去擋著."

  "スタイナ-!和我們一起走吧!"公主不願意丟下他走.

  "公主,保重!ジタン,以前和你吵架是我不對,我走了."

  "スタイナ-......"

  "就這樣!大家,加油!"

  スタイナ-再也不願再說什麼.轉頭向樓上沖去.

不一會スタイナ-回到了樓上,這時女將軍ベアトリクス和フライヤ了殺了下來,正好三人會合了,三人並肩作戰的向下沖去.

  ジタン等人走到了最底層,不幸的是又和上次一樣被關在了鐵柵欄中,危急時候マ-カス和他的哥哥ブランク趕到了並救出了眾人.

  出了這地方上了"蟲車",前進中上次那個蚯蚓又來搗亂.

  "這次不能放過它了!"眾人跳了下去,打敗了它.上車後它居然又活了(八雲:不死之身,吉斯家養的吧?)^^

  蚯蚓和"蟲車"之間展開了一場追逐賽,眼看"蟲車"要被追到了,洞口也到了.ジタン等人一起""出了秘道.昏迷之前,ダガ-喃喃的念著:"母親...大人...."

  這時,王城內,ブラネ認為ゾ-ン與ソ-ン沒有用處根本不理會他們而喚來了新的手下ヮニ要她將公主帶回來,還說ビビ 是失敗了的一個產品,不能讓他落在其他國家的手中.

  "是的!一定辦到!"ヮニ退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女王再次狂笑起來.......

大地の裂目

  "母親......"在睡夢中,公主仍輕輕的呼喚這母親,兩行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

  "醒來後她發現ビビ在自己旁邊.

  "スタイナ-?"

  "我也不知道,他們會沒事的."ビビ安慰她.

  "你醒了嗎?" ジタン從旁邊走來.

  "是的, ジタン我......"

  "你們好啊,年青人!"天空出現了一個老人.(八雲:長得太象那個傳說中最早使用龜波氣功的人了)^^

  "我的名字叫拉姆."(????福星小子裏那個會放電的beauty?)^^ 

  "拉姆......"公主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雷帝拉姆?"

  "呵呵~~~就是我啦!"(果然會放電)^^

  雷帝現出了真身."我知道你們遇到了困難,小姑娘,你的召喚獸能力是不是消失了?"

  "是的......"

  "你的母親為了自己的私欲取走了你的召喚獸能力,......"

  ダガ-打斷他的話:"不會的!我母親不會這樣做的!"

  ",可憐的孩子,我會幫你的."

  "真的嗎?"

  "是的,但我要先試試你們的能力."

  "試我們的能力?"

  "在這個世界上有五個我的分身,他們分別持有一本勇者的物語的碎片.分別是:發端、謝利、沉默、人間、英雄,你們找到它後我就會實現你的一個願望." 說完雷帝就消失了.

  穿過這片森林後就會看到リンドブルム城了,ブラネ女王正站在飛空艇上看著她的率領的紅玫瑰團進攻リンドブルム,無數黑魔導士正操縱著紅色的火球擊向リンドブルム的人們.

  "這樣太慢了,讓我試試這個召喚獸!"ブラネ女王嫌這樣攻打起來太慢.

  一個巨大的召喚獸出現在了リンドブルム城的上空.它發出巨大的吸引,將城內的人不分敵我的全吸進了肚裏......消失了.

  站在城外眼睜睜的目睹了這一人間悲劇後,ダガ-無力的跪在了地上,ジタン輕扶著她,嘴裏說著:"沒事的,沒事的......"

  而遠處的飛空艇上,ブラネ女王正得意的狂笑著.......

  隨後,三人心情沉重的來到了城內,抬起頭來,望著這片剛被摧殘過的城市:破損的房屋和尚未熄滅的火焰不和諧的組合在了一起,似乎在為剛才那場浩劫做著親身的控訴,街上的人們全都默默無語的做著修復工作,連平日常聚著小孩子們的噴水池也顯得那麼的孤寂.最興奮的還是那些佔領了這座城市的アリサンドリア士兵們......

  前行不久遇到了文臣オルベルタ.他將ジタン們帶到了大公處.

  "大公,你沒事太好了!"

  "我很慚愧,沒有保衛好這座美麗的城市,."

  "不要這樣說,這一切不是你的錯."

  "如果我沒被變為ブリ蟲,我就可以用召喚獸的能力保衛大家了......"

  "大公,......"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發覺那個叫クジャ的武器商人很值得懷疑,這些黑魔導士就可能是他所造的,而  他可能是北方未開發大陸的人,因為那裏是個魔法的國度,要到達那裏需要飛空艇."

  "飛空艇不是壞掉了嗎?"

  "是的,不過就算沒壞也不能使用的,在那個大陸沒有普通飛空艇所需要的’,我最新開發的飛空艇又被敵人控制了..."

  "那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去呢?"

  "有的,傳說中在北部的ク族の沼隱藏著一個採掘場,通過那裏可以到達未開發大陸.不過還沒人找到過那地方."

  "那好!就讓我來成為第一個到達未開發大陸的人吧!"ジタン笑了.

  在城內整理一下,然後去水池旁和一男子講話後"選擇準備OK".然後去最下層(ATE).大公將眾人送上了車.

  "臨行前,拿著這個!"大公給了他們一張地圖."他會幫助你們更好的找到自己的方向的."

  "謝謝你!我們走了."(ATE)

  通過地龍之門來到了ク族の沼進入可以找到消失好久的クイナ,讓他入隊後去裏面的小屋向另一個ク族人詢問一下後得知通往採掘場的路就在這沼的密葉從中隱藏著.

  "但是具體的位置你知道嗎?"

  "不知道,你要自己耐心地去尋找,祝你好運!"

  "好的,我們去了."

  走出小屋後向右走,不多時來到一片密葉叢中.クイナ突然象發現了什麼似的.

  "青蛙!我聞到青蛙的味道了!"

  "你在說什麼呀,現在是該捉青蛙的時候嗎?"ジタン有不好的預感.

  "青蛙啊!我來了!我的美味!"一邊大喊著,クイナ頭也不回的向密葉深處跑去.

  "!!等等我們!你這饞蟲啊..."ジタン沒有辦法只好跟了過去.

  就這樣跑著追著,他們來到了一個被鐵鏈鎖住的奇怪門口.

  "我的青蛙呢?我的青蛙在哪呀"クイナ到了這左右張望著.

  "!找到了!我就知道這裏有."クイナ發現了一隻大青蛙在地上.連忙追去,青蛙連忙躲進了那個門裏面.頭腦簡單的クイナ想也不想就追了過去.結果鐵鏈到是被他撞斷了,青蛙卻沒捉住.

  "給我找到你了!你這個好吃的......"ジタン追到這正要教訓クイナ一番."?這是哪里呀?"他也看到了這扇門.

  "我知道了!這就是我們一直在找的採掘場入口!"ジタン高興起來."真有你的啊,クイナ.居然被你誤打誤撞找到了這."

  "嘿嘿,嘿嘿."クイナ大概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吧.

  "愣著幹嘛啊?快走啊......."

忘卻の道路

  進入通道後,左邊有一道鐵門進不去,前進幾步後,那鐵門中沖出了一巨型戰車怪物,傑丹們連忙逃跑,而這怪物在後面緊追不捨,若被它追上就會發生戰鬥,擊倒它後要趕快跑,不多時他就會復活的,一路還要注意躲避路上的巨斧.來到一斷橋前,傑丹等人跳了過去,而它來了個精彩的"自由落體".

  剛鬆口氣,女王派的拉妮追來了,打跑她後前進來到一空曠處.采一朵花給一巨蟲吃,就可乘坐它了.來到盜掘屋,和裏面一人交談後先向下走.得到寶物後回來向上走,到盡頭後通過切換點1切換道路再回去就可到切換點2,再次切換後返回,切換點1.切換後就可回到了盜掘屋,這時再下走就可到達切換點4,先不忙切換它進右邊的通路可找到一寶箱,再回來切換道路4,再右行就可來到一長滿蔓藤的地方,向右上方爬,找到一個挖掘人,從挖掘人的手中接過一鋤頭後去挖土可以挖到莫古,記錄好向右走找到一寶箱.返回蔓藤處向左上方爬,打開切換點4後右下行.

  走到洞口時,久違的陽光從洞口的各個角度迫不及待的射了進來,灑在每人個人的臉上,身上,心裏.......

  "我們走吧!"每個人心裏不約而同的發出了微笑.

外側の大陸

  大地,高山,海洋,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不管在大地的哪個角落都可以看的見,但這裏卻似乎少了什麼,!那就是"",這是個沒有""的世界.

  向著北方走,ジタン他們來到了一個橫跨山谷兩岸的巨型建築物前.

山吹の裏

  進入這座神奇的建築物裏,這裏的居民們嘴裏喜歡念著ラリホッ(大概就等於我們說的上帝保佑吧),四處走走.(ATE)來到市場時發現竟有一個黑魔導士在裏面,他見到了ビビ後連忙逃走了,ビビ見狀就追了出去,可等他追到時門口時人家早不知蹤影了.

  向村人打聽到那個黑魔導士不是ブラネ的手下而是住在附近一個村子的,那而全住著這樣的クロマ族,他常到這裏來買一些日用品,村子就位於南東方向的森林裏.

向東南之森前進,來到一個迷霧籠罩的森林,只有左右兩條路可走,那黑魔導士似乎向右邊走去......

  "!我們就快趕上他了."ジタン說.

  跟著繞了好多彎路才知道這裏原來是個迷宮,憑著毅力眾人走出了迷宮,看到了黑魔導士正在進入一個光環裏面.

  還能退卻嗎?不能,所以,眾人追了上去,也消失在光環中.

黑魔導士の村

  來到了這個世外的村子,果然啊,這裏有好多和ビビ一樣的黑魔導士.(ATE)找到大家後去宿屋休息一下.

  到了晚上,ビビ獨自外出被ダガ-發現了,她搖醒ジタン:"起來起來,ビビ一個人出去了,我怕他出事."

  "不會的啦............"

  "真的!你還是出去看看吧!"

  "......我要睡覺呢............"

  "ジタン!"

  "............"

  "ビビ,我相信你!你要象個男子漢!"ジタン其實並沒有睡著.

  夜深了,大家都進入了夢鄉,在夢中,ジタン回到了小時候那段時光......

  第二天,ダガ-打聽到在大陸的西方有銀色龍曾出現過,但要到那裏要先經過コンデヤ·パタ去聖地然後才能到達那裏.

  於是,又回到了コンデヤ·パタ,ジタン顯得有點激動.

  "終於可以去聖地了!"

  來到以前進不去的地方,看守說只有去接受"神之儀式",才能通過這裏並叫ジタン去找神主.

  在村裏找到了胖乎乎的人.

  "你是神主嗎?"

  "不是,我是神主的看守."

  "能請問一下嗎?什麼是神之祝福呢?"

  "就是兩個受神的祝福的男女接為夫妻,去聖地旅行,讓他們去聖地舉辦儀式."

  "那不就是新婚旅行了嘛,到了聖地不就是結婚儀式了嗎?"

  "差不多.呵呵."

  "那好,ダガ-,為了前往,我們結婚吧!"ジタン乘機開玩笑.

  "好呀!"ダガ-不假思索的回答.

  "!!"ダガ-回答得如此爽快讓ジタン大吃一驚.

  "你們要接為夫妻嗎?好呀!本來這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權利,但現在很少有人要接為夫妻了,到了99對時就停止了.剛才我還因此而苦惱呢,沒關係,為了湊足100,我就破次例了!"

  "那個......那個......神之儀式到底是什麼呢?"ジタン顯得結結巴巴的了.

  神之儀式開始了,神主嘴裏嘰嘰咕咕的也不知到底他說了些什麼,ジタン反正是一沒聽進去.婚禮結束了.可以通過那個聖地了.

  前往聖地時,他們看見了一個小女孩和一隻莫咕跑來,兩個士兵也追來了?."

  "小偷!!"士兵大叫了起來.

  "怎麼回事呀?"

  "我也並不知道呀.進去再說吧."

  這時他們看見了那士兵在裏面.

  "該死,竟讓她跑了!"其中一個憤憤的說.

  "不能再向前走了,前面是ォキテ了."

  "這前面有人住嗎?

  "不可能的!"

  "那兩個傢伙常來偷東西,來了好幾次了."

  "?"ジタン有些吃驚.

  這時,ビビ和クイナ這時也來了.

コンデヤ·パタ的山道

  往前走了幾步,發現小女孩掛在樹枝上。見有人來了,連忙叫莫咕逃走。

  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クィナ端詳了一下。

  一點都不好吃!小女孩驚叫起來。

  是嗎?那剛才飛走的那個傢伙可能好吃。

  不要!!小女孩尖叫道。對於クィナ什麼都是食物,急忙追了上去,他太重了,跳過溝時將小女孩震了下來。

  我叫エ-コ。小女孩說,這樣又有了一名新的同伴。路過山道時,遠方可以看到一棵高大的樹。

  那是你家嗎?ジタン問。

  不是,那是イ-フア之樹,我的家在這邊。

  來到エ-コ的家鄉,這裏是召喚士之村--マダイン.ザリ

廢墟マダイン.ザリ

  這時從四面八方竄出很多的莫咕,エ-コ似乎與這些莫咕很熟。她還想眾人展示她裝在衣服中的一隻

  -コ,對ジタン有興趣。-コ拉著ジタン說。

  我也對エ-コ有興趣,真的,比如召喚獸……”還沒等ジタン把話說完,エ-コ把他拉到一邊坐下

  ジタン是什麼地方的人?ジタン有幾歲了?ジタン是幹什麼的?ジタン要去哪里?……” - 一陣連珠炮式的發問。

  我不是說這些……” ジタン 一時不知所措。

  ジタン喜歡吃什麼?ジタン喜歡什麼樣的召喚獸?ジタン喜歡怎樣的莫咕?ジタン喜歡怎樣的女  孩?- 還在一個勁兒的問個不停。

  ジタン發現ダガ-有些異樣,忙過去問,著引起了エ-コ的大為不快。同時ビビ也不見了。(ATE

  來到一入口處,但不讓通過,這時クィナ出現,他這次是跳進水裏。

  回到中央地。(ATE)ジタン找到了ビビ。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ジタン問。

  沒,沒什麼,只是在想些事。

  是嗎?但想得太多可不好喲。

  謝謝,ジタン。

  ジタン本想進旁邊的小屋但又被擋住,沒辦法只好離開。(ATE

  エ-コ給莫咕分配好工作,準備做飯。

  好重呀釣魚的莫咕說。

  我來幫你。

  兩人合力把掉上來一看,原來是クィナ!

  ジタン找不到ダガ-,他來到剛才不能過的洞口,進去,發現ダガ-在裏面,這裏是召喚之壁。刻著古代的召喚魔法。

  這是巴哈姆特。

  放心,一定會回來的。

  “……我,真想再看一眼……”

  我明白。

  ジタン一人出了召喚之壁。(ATE

  來到エ-コ的房間。

  啊,看起來很好吃得樣子呀。

  呀,ジタン,歡迎,請用吧。

  很豐富嘛。

  ビビ也幫了點忙。

  ",那我就不客氣了."

  在吃晚飯時,-コ講訴了自己的過去,原來她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去世了.

  飯後,ジタン將桌上的食具拿到廚房,-コ告訴ジタン召喚失敗的召喚獸會在イ-フア之樹下.

  正要出門的時候,一隻莫咕進來了,問ジタン是否需要休息.

一睡不覺竟睡到了晚上,ジタン出門看到ビビ正站在門口,抬頭仰望著那無盡的天空,似乎在想著什麼.

  ビビ,怎麼了,不睡覺的話明天的旅程可是會很辛苦的呀."ジタン伸了個懶腰.

  "雖然不願意,但頭腦中卻老是浮現出那件事來.是的,我也知道想很多並不好."

  "這樣啊,我是我,ビビ是ビビ這就足夠了.我是不會勉強你的."

  "雖然我不想這麼想,也不願被這些事所困.但如果一直那樣的話......ジタン,我心裏很害怕."

  "ビビ......不管我們背負著怎樣的過去,要面對怎樣的未來,有怎樣的煩惱.自己能夠做的事就只會出現不行這兩種選擇.這樣對不同的煩惱就只會有兩條路走了.對吧?"

  "ジタン......."

  "我認為,我會守護我的手能夠觸摸到的地方.至於行不行,那是另外的事了."

  在另一個角落的エ-コ正在偷聽著他們的對話.

  "看來我,沒有看錯人,ジタン果然是個男子漢,我決定與他一起去."

  第二天,大家一起來到了イ-フア之樹下.

-フア 母なる大樹

  "這裏有霧呀!"ダガ-有些驚訝.

  "這裏被稱為霧之源,看來傳說是真的"ジタン說.

  ビビ走上前來,不知怎麼就跌到了.

  "怎麼了?ビビ."

  ",沒什麼."

  ジタン正要走上前卻被什麼反彈了回來.

  "什麼,那是?"

  "那是封印,"-コ說."我想是沒有多疼的吧?但還是要問你,沒關係吧?"

  "!沒有啊!一點也不疼的!" ジタン輕鬆的笑著.

  エ-コ念起了咒語,得到召喚獸之角,這樣就可以進去了.大家來到了樹的深處.

  "!!這是什麼啊!"ジタン不知看到了什麼大叫了起來.

  原來,裏面居然有人工的痕跡.

  "真令人吃驚呀,這到底是誰建造的呢?"ダガ-感歎道. 

  "這裏,就在這裏有著什麼,快來看!"-コ指著中央的一個圓形圖案向眾人說.

  ジタン試著站了上去,突然那個圓形圖案急速的向下降去,這是他們明白了--這時一座升降機! 

  來到了樹的中心,-コ的莫咕似乎感到了樹的根下有許多生物的反應.這時,一群怪物沖了上來......

  戰勝他們後,眾人來到了樹根的最底,發現一架巨大的豎琴正立在這裏的中央.

  "快來看這裏."ジタン發現了什麼."不會吧,難道是我的錯覺?我怎麼感到這牆壁在動啊"

  這時,上方傳來了強烈的震動,ダガ摔到在地,ジタン忙跑上去將她扶起.他們發現剛才那可以動的牆壁原來整個就是一個生命體.

  一個巨大的樹怪出現在大家面前.

  "是霧所製造的怪獸嗎?"ジタン問道.

  "我不是霧產生的,霧不過是精製過程中所產生的廢棄物而已,將我擊倒的話,霧就會消失的."(大言不慚.)

  擊倒了他,""果然消失了.大地的生機重新恢復,四處的陽光,空氣仿佛都是那麼美好......

  回到了エ-コ的家,她發現在村中的寶石不見了.

  "都是我的錯......"-コ非常自責.

  "不是你的錯,-.錯的是那個偷走寶石的傢伙.ジタン安慰她.

  沒有說什麼話,-コ默默的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ビビ大聲喊著跑了進來:"不好了!不好了!-コ被抓住了!"

  眾人急忙來到召喚之壁,發現原來是ヮニ將她抓住的.

  "快放了她!"ジタン大叫著.

  "哼哼.你想我會嗎?"

  這時,一個高大的紅法男子突然出現將ヮニ擊退,救出了エ-.

  但這個男人卻又說:"寶石是我偷走的,你們要拿的話,先打敗我吧!"

  "有意思."ジタン迎了上去,打敗了她,奪回了寶石.

  ".這下你殺了我吧!"

  "什麼,想死嗎?你可是好不容易才揀回一條命的."

  "你的意思是讓我走嗎?"

  "只要你願意離開這裏,你就走吧."

  "你有什麼企圖?"

  "企圖?"ジタン覺得奇怪.

  "我從來沒見過你這種人,放走會殺自己的敵人."

  "只要分勝負就行了,而且,寶石也拿回了呀."

  "害怕殺人嗎?,我居然敗在這個膽小鬼的手上."男人很氣憤.

  "野獸的牙齒是不會用來濫殺無辜的."

  男人沉默了一會,走了.

  來到了エ-コ家,-コ對是否繼續與ジタン一起旅行感到疑惑.這時ダガ-不知到哪去了.

  出來尋找她,一陣悠揚的歌聲傳了過來,ダガ-正坐在一隻船上唱歌.

  ジタン一跳到了船上,與ダガ-並排坐著,戀人們在一起的時間總是過得這麼快,不覺間船已駛出了港口.

  "ジタン,......"

  "......ダガ-?"

  ",聽不見歌聲嗎?"

  "??"

  "這不是那首歌嗎"

  "怎麼,還有人會唱這歌?"

  "夕陽下的召喚壁,火一樣燃燒著." ダガ-自言自語的說.

  "我好象在哪見過這樣的情形..."

  "有那回事嗎?"

  這時ダガ-似乎看到山在燃燒,暴雨中自己一個人坐在小船上,任憑暴雨狂風將自己顛簸.

  "ダガ-!"ジタン抱著昏過去的ジタン大聲的說."你振作點!"

  "想對我們說寫什麼嗎?"ジタン問ダガ-.

  ",小時候的記憶完全沒有."ダガ-小聲說."原以為是忘記了,所以沒在意.因為周圍人也都這麼對我說,這在六歲時開始的.

  "那之前呢?"

  "之前......在這兒,マダイン.ザリ."

  兩人來到了召喚壁前.

  "我每天都來這裏祈禱."

  "我也是."-コ高興的說"歡迎你回來."

  第二天,當大家要出來的時候,那個神秘的男人又來了.他決定與ジタン同行.

  再次來到-ファの樹,ジタン一行遇上了那期待已久的那條銀龍,當然,還有クジャ,戰鬥勝利後,クジャ坐著銀龍離開了,這時ダガ-問エ-コ在這裏封印的召喚獸在哪里,她要用召喚獸的力量去救ブラネ,自己的母親.

  海上,ブラネ站在自己的戰艦上.

  "傳說的巴哈姆特神龍啊!請你出來吧,用你最強的力量,用你那能摧毀一切的力量,將クジャ擊倒吧!"

  傳說中的巴哈姆特出現在海面上,君臨城下般俯視著萬物,那股王者的氣勢足以壓倒一切.慢慢的,它的嘴裏聚起了光球,指向了クジャ,當光球的燦爛足以照亮整個世界時,一股巨大的白色光柱從它嘴裏急速噴出,擊向了クジャ.刹時クジャ和他乘坐的銀龍就被籠罩在了這我片聖的制裁中.

  "哈哈哈哈......"女王得意的笑了起來."和我作對,再過10000年吧!"

  光芒漸漸的消散了,海面似乎要恢復他的昔日平靜.這時,一道銀白色的影子,帶著殘像,帶著霸氣飛了出來.

  クジャ站在銀龍上,沉默.

  クジャ摸了摸自己額頭, "?"看到了自己流出的血,他很平靜的笑了."哈哈哈!你確實很厲害呀!巴哈姆特!不愧是最快,最強,最具破壞力的召喚獸啊!居然能夠傷到我!"

  "好吧,我也該稍微認真點了."クジャ望著天空,似乎在思考著.

  天空變黑了,巨大的邪氣散發了出來,仿佛預示著一場浩劫的即將到來.慢慢的,一隻紅色的邪眼浮現在了高高的天空,一柱紅色的光芒從邪眼中射出,將巴哈姆特籠罩了起來.巴哈姆特開始狂暴不安起來,一聲長嘯響徹了人間.---它開始暴走了.

  瘋狂,不安,猛烈,暴亂,從它嘴裏不停噴出的無數光柱仿佛要將四周一切事物所摧毀!

  突然,它向著女王的軍艦疾飛過來,望著此景,女王的臉上充滿了恐懼與絕望.

  一股光柱擊中了ブラネ女王的軍艦,巨大的爆炸聲震動著每一個人的心,巨大的海浪騰空而起,卷走了軍艦的一切,然後漸漸......平靜......

  沙灘上,ダガ-來到了沙灘上,發現了奄奄一息的母親.

  "母后!"

  "......是ガ-ネット的聲音嗎?"

  "母后,是我,是ガ-ネット,我在這兒啊!"

  "......我什麼都沒有了......那種急迫想要統治一切的心情很奇妙的消失了.現在這樣很好......"

  "母后............"

  "真令人懷念呀......看著你與那個人演戲的時候."

  "母后,你不會死的,振作呀!"

  "在我心中我是活著的,但在你的心中我卻已經不在了吧......"

  "母后!!!!!!!!!!!!"

  ブラネ不會再說話了,她的頭垂了下去.

  王宮內,ダガ-來到了母親的墓前,身後是スタイナ-和ベアトリクス.

  一束美麗而帶著露珠的鮮花輕輕的放在了ブラネ的墓前.

  望著母親的墓,望著墓上的鮮花.

  "母后,你放心吧啊,我會成為一個優秀的女王的,我發誓!"

  陽光照了下來,照到了在場每個人的臉上.......

DISC2 END

    全站熱搜

    wes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