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K 3

時を刻む城
パンデモニウム

  大家又回到了ァレクサンドリア王國。這時,ジタン一個人在酒場悶悶不樂。
  ダガ-那個笨蛋,為什麼要當女王?她難道不知道我……”
  啊,這不是ジタン嗎?好久不見了,タンタラス團的同伴走了進來,ブランク看到ジタン,喲!怎麼一個人在這裏不高興,這可不象你的一貫作風呀。

  不要跟我說話,現在我很煩。

  今天是怎麼了,吃錯藥了?ブランク看到ジタン這個樣子不免有些驚訝。

  ブランク正要出酒場,ビビ走了進來,一不小心與ブランク撞了個滿懷。
  對不起,你沒事吧?啊,這不是ビビ嗎?好久不見了。
  是ブランク呀,好久不見了,我來找ジタン,他在嗎?

  這傢伙不知為什麼,象吃了火藥,最好別去理他。

  ?!

  對了,在廣場那邊我們建了一個小劇場,你來嗎?

  好,我會去的。

  (ATE


  ダガ-在自己的房間。
  真想見他一面呀,哪怕就一面也好。ジタン你現在在做什麼呢?ダガ-請求スタイナ- 我想去見ジタン,請讓我出去一下。
  不行!公主殿下,您三天后就會登基當女王了,如果這個時候出什麼事,那可不行,所以請您再忍耐一下。

  
……”
  ダガ-的話被トット老師與ベアトリクス女將軍的到來而打斷。

  著是公主殿下在女王加冕儀式上的禮服,請試穿。トット老師說。
  那,那好吧。
  那讓我來為公主殿下換衣服。

  トット老師走到門前,看見スタイナ-還站在那兒。

  你想看女孩子換衣服嗎?
  啊,不,不不不……”スタイナ-漲紅著一張臉飛也式地跑了出去。

  ダガ-向女將軍請求,但還是被拒絕。

  エ-コ這時在城堡裏興奮得跑來跑去。
  嘻,ダガ-要成為女王,現在正是我向ジタン表明心境的時候,說不定他會對我……”
  トット老師正好從樓上下來。

  這個人看起來像是一個有學識的人找他幫我寫一封給ジタン的情書。
  您好,這位有學問的,老伯。

  你怎麼知道我有學問呢?トット老師笑著說。

  因為我覺得象。
  呵呵,你是公主殿下的朋友吧?說吧有什麼事找我?

  嘿嘿,被看穿了。其實我想您幫我寫一封信。

  好的,沒問題。-コ高興得跳起來。

  咦?這個小女孩的頭上也有角,我記得公主原來頭上也有角,但先皇卻把角去掉了,到底她是……”トット老師對エ-コ頭上的角產生了懷疑,你來自哪里?
  マダイン。サリ。

  マダイン。サリ?那是
……”

  好美呀!女王陛下。

  ダガ-已換上了女王的禮服。

  謝謝。ダガ-說,ベアトリクス,你應該知道一件事吧。
  什麼事?

  我的母親,也就是ブラネ女王,是我的親身母親嗎?

  -ネット陛下,事實上剛從トット老師那聽到……”ベアトリクス女將軍欲言有止。


  エ-コ拿著信正高興地去找ジタン,在樓梯處與進來的バク-撞了個滿懷,エ-コ被撞得飛了出去,掛  在了樓梯上。
  啊!我的信!信掉在了地上,那請你幫我把信交給ジタン,好嗎?
  好的。バク-撿起了信。

  バク-來到河邊,スタイナ-過來,一看是バク-很生氣。
  我是ジタン的朋友,連女王都沒有怪罪,你瞎起勁幹嘛?
  你,你,你……”スタイナ-氣得渾身發抖,バク-揚長而去,但上船時信卻掉了。

  當スタイナ-走了後,ベアトリクス剛好經過,
  咦?,她看見了那封信,這是什麼?是スタイナ-掉的嗎?到底是什麼呢?(有好戲看了)
  信?寫的什麼呢?
  夜晚,請穿上月之禮服,我在傳著場等你。

  這是什麼,這信寫的什麼呀?這個,難道是……スタイナ-給我的情書!!(我倒)


  ジタン還在為ダガ-當女王的是不高興。
  她的微笑,她的聲音,她的歌聲,使我的心情是如此的舒暢,只有那首歌,才能讓我感覺自己是一隻小鳥在藍天展翅高飛。但,現在你卻……”
  你可以飛翔!タンタラス團的同伴這時走了進來。

  如果是你,就可以飛翔的。
  是啊,ジタン。

  在這種陰暗的地方獨自一人趴在桌子上一臉愁容,著可不象ジタン你呀。

  是呀。

  謝謝大家,我現在心情好多了。ジタン的臉上終於有了笑容。


  ジタン那傢伙,這幾天看起來心事重重,真為他擔心呀。フライヤ在河邊自言自語。
  怎麼?在為那個膽小鬼擔心嗎?沒用的。サラマンダ-冷嘲熱諷的走了過來。
  你說什麼?,フライヤ氣得渾身發抖,你再說一邊!
  哼。

  フライヤ已擺出了架勢。

  你想打架嗎?
  你以為你能打敗我嗎?

  那就來試試看!

  一場戰鬥一觸即發。

  住手!,ジタン趕了過來,大家都是同伴,為什麼要兵刃相向呢?
  哼。サラマンダ-什麼也沒說。

  ジタン,你不去見一下ダガ-嗎?フライヤ問。
  我還是沒有勇氣去見她呀。ジタン歎息了一聲。
  那個……ジタン,如果你去見ダガ-姐姐的話,她一定會很高興的。ビビ 走了上來。
  但我就要出城了。
  ジタン,サラマンダ-忽然轉過身來,我認為逃避是沒有用的,如果是我無論追到天涯海角都要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多話?)

  只要是自己喜歡的人就可以嗎?ジタン自言自語地說,好,我去見她。
  ジタン乘上了船,他到底會不會說出自己的真心話嗎?他的心
……

  ダガ
-”
  啊,是ビビ呀,好久不見了。

  我們是來看ダガ-姐姐的。

  哦,來看公主殿下嗎?……”スタイナ-考慮了一下,我明白了,如果是ビビ相求的話什麼都可以。你們跟我來吧。

  說著大家進了皇宮。

  好,你們在這裏等著,スタイナ-叫眾人在樓下等著,公主殿下,請。門開了,ダガ- 緩緩地走出來,是那樣的莊重,典雅。
  大家都來了。ダガ- 很平靜地說。
  ダガ- ,好漂亮。-コ驚呆了。
  ダガ-姐姐真是太美麗了。ビビ也情不自禁地稱讚。
  呵呵,都認不出來了。フライヤ笑著說,喂,ジタン你有什麼想說的快說呀。
  ……算了,沒什麼。ジタン一時不知說什麼好,是乎有許多要說的,但見到自己心愛的人又不知如何是好,難道你真的沒有話講嗎?

  還是不敢面對她,她在你的心目中是如此的重要,但為什麼你……
  ジタン ……”ダガ- 凝視著他,為什麼你什麼也不說,你不是有話要對我講嗎?你來這裏不僅僅是為了要見我一面吧……為什麼你要沉默,難道你不愛我嗎?ジタン
……
  ダガ-”,エ-コ跑上樓,ダガ-,我們不能再見面了嗎?

  不會的,沒那樣的事。但我想不能象以前那樣與大家去旅行了,與大家一起冒險的時光我是一輩子不會忘記的。

  ダガ-……”眾人一時也不知說什麼好。

  ダガ-,這個你那去,エ-コ遞上一顆水晶,你要把它時常帶在身上啊。
  這是什麼?

  是我們召喚一族的召喚之證

  這下我就有兩顆了。ダガ-這時露出了一絲笑容,再見,エ-コ。


  為什麼,ジタン不對ダガ-姐姐說些什麼呢?當ダガ-進了房間,ビビ問。

  我說什麼呢?我的話……”
  你的話又怎麼了?フライヤ顯的很生氣。

  我,我什麼也說不口呀!我說與ダガ-一見了面一定有要說的,著全是騙人的!這些不是出自於我的真心。加油啊,我會在你背後支援你有什麼煩惱時隨時可以來找我,這些全是謊言!不是我想說的……不是……我想說的……”

  果然,在ジタン的心中還是沒有我的位置呀,晚上エ-コ獨自坐在河邊,看著河中月亮的倒影自言自語,那封信不寫就好了,エ-コ什麼也沒幫上,ジタン真是個笨蛋,笨蛋,笨蛋~~~~

  ジタン這個白癡,一點也不考慮以下エ-コ的心情。雖對不起ジタン,但今晚就不與他見面了,這樣的話,我得在他來之前離開這兒。

  正要離開エ-コ發現有人來了。

  誰呢?ジタン嗎?我得躲起來。
  原來是ブランク與マ-カス 。好象他們也收到一封信。

  啊,有人來了!-カス發現有人過來,二人忙躲了起來。但慌忙之中信卻掉了。原來來的是スタイナ- (有好戲看了)。
  看來今晚無異常,スタイナ-向四周巡視了一下,咦?這是什麼?他看到地上的信。
  啊,這裏有垃圾,但仔細一看發現是信,他一讀大吃一驚,什,什,什,什麼!!!這,這不是情書嗎?到底是誰寫給誰的那。又沒有署名,難道是知道我常經過這裏放在這兒的?正在納悶,ベアトリクス將軍來了。
  スタイナ-
  與,難道是你……”スタイ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スタイナ-……”
  ベアトリクス……”兩個人漸漸靠近。

  這就是大人的戀愛嗎?-コ的心撲通撲通直跳。
  我的鼻血都要出來了!-カス也異常激動。
  啊欠,啊欠不知是誰打了個噴嚏(真殺風景)。スタイナ-與ベアトリクス連忙分開。
  老大!ブランク一看原來是バク-
  ……好不容易到了高潮。-コ萬分惋惜。
  難道我做錯了什麼?,バク-一片茫然地望著眾人。

"
傑丹那傢伙到底到哪里去了?"芙萊亞在酒場又對傑丹的消失埋怨不已。
"
不知道呀……"撒拉曼達漫不經心地說,芙萊亞又對他怒目相對。
"
那我去找吧。"比比忙出來打圓場,但正要出去卻被進來的艾可撞倒在地。
"
幹什麼?很危險的",艾可滿臉的不快,"艾可現在心情不好,你要注意一點喲!"正要上樓托托老師進來了。
"
打攪了,這裏有一個叫艾可的小女孩嗎?"
"
啊,是那個有學問的老伯呀。
"
"
呵呵,艾可一直都那麼有精神呀。
"
"
是啊,艾可什麼時候都很精神。""但在傑丹心目中一點我的縫隙都沒有,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
說什麼?"托托老師問。
"
沒,沒什麼。啊,有什麼事嗎?"
"
差點忘了,那個,艾可的村叫什麼來著?
"
"
是關於マダイン。サリ的事嗎?
"
"
對對,就是那個,有些事想請教一下。
"
"
好的,為了報答你幫我寫信,什麼都可以告訴,但不是這,我可以到老伯那去嗎?"艾可現在一心想離開這地方。

"
我的家嗎?我的家在カトノ,離這有些遠。"
"
カトノ?有些怪怪的,但沒什麼,艾可現在對什麼都有興趣,遠沒關係,請帶路吧。
"
"
我也去",這時傑丹來了,"聽說カトノ在舉行卡片大會,我去試試。
"
"
卡片大會?好象很有趣,我也去。"比比 隨聲附和。

"
カトノ嗎?"撒拉曼達輕輕地說。
"
呵呵,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熱鬧了,好,我帶大家去。" ATE
深夜的アリサンドリア是那麼的寧靜,安詳,但這是否預示著一場暴風雨的即將到來呢?

"
好久不見了傑丹,不錯嘛,得到冠軍了?"
"
哎呀,我還以為是誰呢?什麼事呀,跳蚤大公。"原來是シド大公來了。

"
你這傢伙,還是那麼無禮呀。"對於傑丹這張嘴大公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
你到這裏來幹嘛?"
"
哦,我來也是要參加卡片大會的,但更重要的是來進行測試。
"
"
測試?試什麼?"傑丹有些奇怪。

"
新的飛空艇西路達加魯迪二號。"
"
沒有霧也能飛嗎?
"
"
是的,如果不行我能來這裏嗎?還有就是速度也提升了。
"
"
為什麼現在還要進行這玩意兒的測試"傑丹更加不理解了。

"
世界似乎恢復了和平,但我有些放心不下。"
"
不用擔心ガ-ネット不是當上女王了嗎?"傑丹勉強笑了一下。

"
不好了,不好了,アリサンドリア出事了!"艾可與莫咕氣喘吁吁地跑來。
"
你說什麼?艾可,アリサンドリア怎麼了?"傑丹的心一下子緊了。
アリサンドリア現在以亂成了一團,大量的怪獸出現,庫加召喚出巴哈姆特,一瞬間整座城就沉浸在一片火海之中,哭聲叫喊聲連成一片,一座美麗了城市消失變成了人間的煉獄。
這時達加不知感覺到什麼,在女王的畫像前暈倒了。
"
我們快去救人!"
"
好!
"
史丹那與貝婭克裏絲來到街上看到大量的怪物正在襲擊。

"
貝婭克裏絲,上!"
"
好的,史丹那!
"
達加醒了過來。

"
有什麼在召喚我?"她似乎感聽到了一個聲音。當來到城的頂上時,發現一座建築正緩緩升起。
"
這裏是……我在幹什麼?"

與之同時飛空艇上的艾可也感覺到了什麼。

"
我聽見了,是達加的聲音。"
"
怎麼會呢?"傑丹很納悶。

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這光,難道是……神聖之審判?"艾可驚呆了。說著她走到了飛船的邊緣。
"
你要幹什麼!?"傑丹大聲喊道。當他跑過去的時候已為時過晚,艾可已縱身跳了下去。
那種光?那是?
"
達加和艾可胸前的水晶啊?怎麼會呢?那是?共鳴?"
"
這是什麼光?"達加問艾可。

"
是命運之光。"
"
命運之光?
"
"
對,這種光只藏在這四顆水晶之中,如果,在召喚士的周圍有有這種光,就是被聖之召喚獸呼喚的時候,來,跟著我一起做。
"
"
亞歷山大啊!幫我消滅巴哈姆特吧!
"
在皎潔的月光下,奇跡出現了,白色的雙翼,那是傳說中的神聖的審判--亞歷山大

無數的藍色聖光從那唯美的雙翼發出。
"
那是代表失敗的叫聲啊!"
沒有任何的痕跡。

"
那又是?紅色的眼睛?"
威力十足的攻擊,亞歷山大也只剩下了那美麗但卻殘缺的雙翼
……
傑丹已趕到了城頂。

"
這裏馬上就要塌了,大家快離開!"
"
那你呢?"芙萊亞很擔心。

"
傑丹!危險!艾可不想看到傑丹你……"
"
我一個人上去。
"
"
那怎麼行,這太危險了,絕對不行。"芙萊亞極力反對。

"
那好,這裏就靠你了。"撒拉曼達還是如此的冷靜。
"
你一定要回來呀,傑丹,我還要給你做好吃的呢。"
"
比比要和你一起去。
"
"
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我,但不行",傑丹的臉上這時浮現了一絲微笑,"因為,這是,我的,戰鬥。
"
城堡倒塌了!

達加所在的地方開始下陷。
"
也許我的一生,就這樣沒有結果的結束了吧!但是我不甘心。是的,我要活下去,我要為了心上的人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啊!"
"
那個熟悉的腳步聲?那是?
"
不僅是腳步聲,還有那熟悉的笑容。

"
傑丹,抓住這個!"
那是……艾可!

艾可扔下了那救命的繩索。
"
謝謝你了,艾可!"
"
許多魂都回到星星那兒去了,這只是千百年來我們計畫前的一個小小的插曲。"一個神秘的黑衣老人出現在一艘飛船上。


  這裏是哪兒?傑丹從床上爬起,已經是リンドブルム城的客室。(ATE)傑丹來到了シド大公的會議室,忽然艾可慌慌張張地跑進來。
  不好了,不好了,達加……達加她不能說話了!
  什麼!?傑丹大吃一驚,一下沖了出去。

  達加在客室內,不管眾人怎麼喊就是不開口。
  別開玩笑了,傑丹的聲音有些發顫,托托老師,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公主殿下的確得了失語症,可能是過度悲傷,心靈深處受到嚴重的創傷所至。 

  怎麼會這樣……”傑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公主殿下!史丹那失聲叫了起來。
  喂,達加,你不是和我有說有笑嗎?你不是還給我唱歌嗎?怎麼會……”傑丹搖著達加的雙肩,聲音都有些變了。
  不要這樣,這可能是暫時的,如果公主殿下心中的傷痕癒合了,就會說話了。
  來到了會議室。

  公主病情的好壞關鍵還是她自己,如果她自己不想說話那也是不行的。托托老師告訴傑丹。
  好,我這就去打倒庫加,跳蚤大公,把飛空艇借我,大叔,我們出發!
  好!史丹那為救公主義不容辭。

  不過,想借飛空艇有個條件,你們想法把我復原。(這個趁人之危的傢伙)
  好!傑丹一口答應。
  我聽說有種藥可以將你復原。托托老師不緊不慢地說。
  是什麼?傑丹忙問。
  將ふしぎな藥,きれいな藥,あやしい藥按523的比例混合就可以了。
  好,我記得シナ有ふしぎな藥我去拿。說完急忙跑了出去。(ATE

  來到劇場街看到シナ他們正在修理商會。
  シナ,把你的ふしぎな藥給我一些好嗎?
  好的,我這就去拿。

  來到商業街,四處打聽,好象一個叫クリス的女性有,好了還有最後一種了。在哪兒呢,去芸能家志望のミケル那兒看看吧,啊!有了,

  在屋裏左邊的管道旁,這下好了趕快回城。
  好,藥拿回來了。
  真快嘛。托托老師開始為大公解除咒語。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打大公由蟲變成了——青蛙!
  啊!怎,怎又變成青蛙了?不過大公還是同意將船借給他們,並決定與他們一起去。大家來到了水龍之門,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胖乎乎的身影——クイナ!
  去黑魔導士之村可能會瞭解到什麼吧?比比說。
  好,就去黑魔導士之村!
  來到黑魔導士之村發現一個人都沒有。

  真奇怪呀?比比有些奇怪,我去找找。
  還好找到了魔導士288好,正好小陸行鳥也誕生了。

  你們去到大陸的東側去,那裏有幾個旋渦,可能是庫加的據點。事不益遲趕快去,在村口達加 來了。
  終於來到庫加的據點。
  哼哼哼,果然來了,完全在我的預料之中。一陣光將眾人傳送到不同的地方。
  哼,醒來了?我們又見面了,真高興呀。庫加陰笑了幾聲。
  你想幹什麼?傑丹怒道。
  沒什麼,只是請你們幫我去取一樣東西。
  如果我拒絕呢?

  我想你是不會拒絕的,如果你拒絕你的朋友就是這樣的下場。

  忽然底下打開,下面是巨大的熔岩。

  怎麼樣?答應了嗎?
  好吧。傑丹只得答應。兩個魔導士將傑丹傳送到ウイユヴェ-ム地方,這裏被稱為忘卻的大陸


禁斷の地

  所謂的禁斷之地,就是魔法的封印之地,在這裏是不能用魔法的啊!傑丹提醒大家。
  傑丹碰到了上方的水晶燈,確發現下方祭壇出現一幻影,那是一個星球啊!艾可叫了起來。
  的確,那是這個星球的全息影像。講述著的,是那古老的動人傳說。
  沿著下方的那條小路前進,眾人來到了一間小屋,這裏被一個樓梯隔開,上方有兩盞魔法燈,樓梯下方也有同樣的兩盞。
  傑丹,試試點燃那些燈啊!達加說。(按照上右,上左,下右,下左的順序點燃魔法燈)
  好的!傑丹這樣做了。
  古老的聲音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裏,那是來自於緣故的呼喚!
  大家回到了雲梯的地方,點燃中段的那盞最後的魔法燈。那是最後的幻想……
  我期待的人們啊,你們終於來了。等待這個時刻已經好久了,好久了……到禁斷的人像館來吧!

  人像館?是不是那扇藍色的門後啊?

  幻想已經消失了。

  傑丹沒有估計錯,現在那扇藍門可以打開了,那是一間許多臉的房間。
  讓我來為你們講講關於這塊大陸的故事吧!他現在以經開始老化了……”
  與此同時,大公偷聽到了開門的辦法,於是冒險去偷鑰匙。他成功了,眾人從庫加的監獄裏順利的逃了出來。

  (這是一個迷你遊戲,有些頗似小時候玩的老狼老狼幾點鐘的遊戲!:)偷到鑰匙後在天平處選擇最後一項土+石+鐵便可以開門了。)

嵐德の宮殿
デザ-トユンプレス

  這是一間魔法的宮殿。
  庫加那個小子,居然會有這樣豪華的宮殿?眾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三尊唯美的雕像佇立在宮殿的中央。
  怎麼辦啊?現在往哪兒呢?
  左邊有一扇門,我們進去看看!

  小心這是庫加的陰謀啊!

  那是一條死路!

  怎麼辦?沒有路了!
  我這不是在想辦法麼?

  你倒是快啊!

  艾可不小心碰到了一盞燈,火光馬上燃了起來。

  艾可好厲害!艾可找到開門的辦法了!艾可高興的自誇道。
  於是眾人得到了開門的方法,很快的便來到了回去的魔法傳送點!雖然那兒有個BOSS等著大家,但是回家的渴望和希望見到同伴的那份心情使弱小的他們戰勝了那些所謂的不可能!(開門有些地方還要注意一下牆上雕像被火光照亮的影子的方向,調整燈的開啟才能找到新路。)

  傑丹他們從那個令人傷感的禁斷之地回來了,你們現在門口等著我,我去把同伴們救出來。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呵呵,我的兄弟!把我要得到的東西給我吧! 

  我的同伴們呢?
  看看你的腳下啊!哈哈哈哈
……”
  艾可,庫依那,你們沒有事啊?

  與此同時,艾可他們從另外的一個傳送點回到了史丹那他們的身旁。

  怎麼是你們?你們不是還在……那傑丹要救的……糟了,咱們快去告訴傑丹!達加意識到了什麼。
  眾人一起來到庫加的房間,但是艾可慢了一步,被關在了門口。
  傑丹,不要把東西給他啊!史丹那叫了起來!
  庫依那,你們,怎麼會?那下麵的?傑丹再一看腳下的,原來那些是庫加弄出來的幻影。
  被戳穿了也沒有什麼啊!我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庫加施展魔法,從傑丹的懷裏把水晶弄到手了。我要的東西已經到手了,你的同伴也沒有事了,我說話算數吧!哈哈哈哈,我走了,庫加用魔法逃了。
  傑丹,史丹那,達加,都是我們不好,害的你們……”
  這個時候還說喪氣話?東西我們拿來也沒有什麼用啊,不是麼,達加?傑丹笑著對達加說!

  艾可?艾可不見了?
  我好像聽到艾可和ゾ-ン和ソ-ン的聲音了!

  一定是給庫加抓走了,咱們快追!

  眾人從飛空艇起飛的地方找到了逃離這個噩夢般的地方的小路!


閉ざさめた大陸

  難以置信,飛空艇的速度居然和快艇差不多,也許這真是幻想的世界吧!
  這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向西到了一個圓形的建築物,那就是聖地。

聖な地
エスト.ガザ

  黑魔導師兵團已經到了,你們說的那個小女孩也在啊!
  是嗎?他們到什麼地方了?傑丹擔心的說。

  那是グルグ火山裏面!
  好,大家,我們去吧!

  礦井的道路很複雜,有個繩梯只能下到一層,但是旁邊有個扳手,撥動3此後便可以下到下一層了。

-ン和ソ-ン念動咒語,想抽取艾可的召喚獸的能力。
  傑丹,我好難受啊!我……”
  庫加,我們失敗了,那個小女孩的能力好像很強大啊!

  我不管這些,我要的是結果
……”
  傑丹……傑丹
……”
  艾可的身旁多了一個影子,那是——莫咕?

  ゾ-ン和ソ-ン,你們要找的是我啊!讓我來教訓教訓你們吧!
  莫咕居然變身成為巨大的召喚獸,一下子就把ゾ-ン和ソ-ン擊倒了!
  一群笨蛋,浪費我的時間。庫加冷笑一聲,走了出去。
  等一下,我要問問我們村子的事情……”比比追了出去。
  我們是不會這麼容易被打倒的,看看我們真正的實力吧!-ン和ソ-ン合體成了一個巨大的怪物。
  難道你們還是不明白麼?傑丹再一次擊倒了這兩個小丑。
  比比回來了,他又走了!
  沒有關係的,我們總是會和他見面的!

  終於見到你們了,我是希爾達,是希德大公的妻子!那是一個美麗的婦人。

  眾人回到了リンドブルム巨大城。

  親愛的,你終於回來了,想死你了!希德大公好激動,跳了過去。
  你以為你是青蛙王子麼?
  我,我是被變的啊!

  青蛙王子的咒語需要的是心愛的人的吻啊!

  希德,我也一直愛著你!希爾達吻了希德,奇跡發生了,希德大公回復正常了。


  會議室裏面,眾人開著會。
  要去テラ先去輝之島,那是忘卻大陸北面的古城,那是開啟封印的鑰匙。
  (ATE


  傑丹,達加不見了艾可慌慌張張的跑來,你說她會到哪兒去呢?
  我不知道,但是,他一定會回來的!


  正如約定的那樣,我終於找到你了!達加!

  ……”達加回過頭,我現在已經是女王了。我要盡自己的可能恢復世界的和平!

  我也是這麼想的啊!所以,我就回來了,回到了這裏,回到了你的懷抱!

  什麼都不用說,我只是希望能夠你能和我在一起。達加傷感的說:這是我母親生活的地方!作為女王,我現在的言行都應該像才是,當我母親去世的那個瞬間,我就擔負起了這個責任。我要你們看到,我是怎麼成為一個合格的女王的。雖然如此,但是我現在不管如何努力,我的國民都不會承認我這個女王的。對我而言,我還沒有守護這個國家的資格!

  女將軍會輔助你的,我們都會的啊!傑丹從脖子上取下來一樣東西,那是一塊寶石。

  很漂亮的一塊石頭吧,他最初只是像一塊普通的石頭而已,但是這塊石頭卻使我實現了一個願望,那就是,讓我發出了燦爛的光輝!當這個願望實現的時候,這塊石頭就會從一個人傳到另一個人的手中。所以現在,我把他送給你,這個願望將會在你的身上實現,但是必須用你自己的光輝去保持他的光芒!我相信,他一定會發出更比現在更絢麗的光芒的。ァレクサンドリア王國需要你!而你也一定會在他需要你的時候回去的,你一定會挺身而出的,不必焦慮,重要的是你願意發出你自己的光芒啊!
  傑丹,謝謝你!真的!深情的眼睛望著心上的人,達加眼裏重放光芒,很對不起,我以前和你說話總是含有半途而廢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喜歡和你們在一起啊!這份心情是絕對真實的。傑丹,是你在那個時候給我幫助,給我堅定的信念。現在,能不能再把你的刀借給我一次嗎?達加把傑丹的刀拔了出來。

  傑丹……”
  你一定要記住以前的我!

  風中飄零的,是那剪碎的長髮,心情的移動隨風飄動,忘記過去,忘記的是那傷心的回憶!

  我將那些灰色的記憶,化作永恆,讓他們飄零在風中吧!

  用你的刀,剪掉我的頭髮,那是一種幸福!

  大家,我們走吧!去那忘卻大陸北面的古城,找尋我們失落的回憶!

  ( 那裏的怪物很厲害的,物理防禦很高,多用魔法或召喚獸。)

  一路上爬到最頂層,傑丹看到一面奇怪的牆壁:嗯?怎麼沒有反應?
  傑丹先是用手敲了兩下,沒有反應,然後又用腳踢了幾下,還是沒有反應。

  氣死我了,看我的飛腿……”
  結果……還是沒有反應!

  我放棄了!傑丹靠在牆上休息,這時牆上出現了一扇小門,傑丹跌進了那扇門。
  最後乘升降機來到一個有封印的地方,牆上得到了猛火,大地,水面,突風四面鏡子。剛要離開的時候,一個蠍子樣子的怪物出現了,要脅眾人留下鏡子,當然是不會答應的啊!擊敗他吧!
眾人回到了城門口,發現撒拉曼達不見了。再回到二樓找到他吧!
  你來了?不顧自己的安危來找我?
  那是肯定的,因為你是我們的朋友啊。

  朋友麼?
……”
  先出去再說啊!


  安上了四面鏡子:古城附近海面有一漩渦處有水之洞,エスト.ガザ有一個熔岩處,忘卻的大陸ウイユヴェ-ル東南的山地有風之穀,外側大陸デザ-トユンプレス西南的大平原可以找到地脈
……

地脈の祠


  躲過重重機關,傑丹終於將這裏的守護者擊敗了。這時四個小組都成功的安裝上了鏡子了。這時候,眾人決定到光輝之島。

テラ

  那是一個沒有重力的保護場,飛空艇無法進入,傑丹他們隻身進到了那個神秘的地方!傑丹眼裏充滿的是——自信。
  來到這裏,一個長得和傑丹很像的小女孩不停地為他們帶路,跟著她,眾人來到了村莊。

魂なき村

  村子裏的人都和傑丹長得很象!
  我們都是被製造出來的產品啊!你也不例外。你和庫加都是,只不過和我們有些不同罷了。
  你說什麼?我們都是?

  這就是命運啊!傑丹現在我帶你去見ガ-ランド,他會給你最完美的解釋的!

  時空的門打開了
……
  但願,你能夠……活著回來……”


  傑丹,你知道嗎?庫加與你一樣都是我的ジェノム啊!
  什麼?傑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ジェノム只不過是我製造出來的,為了讓他成為這個世界的死神啊!不僅是你,庫加也是一樣的。哼哼……從某種意義上講,你們還是兄弟啊!
  地下研究室我向你已經去了吧!那裏所製造的全都是你們兩個的替代品。如果你們不受控制了的話……”
  兄弟?傑丹聽到這裏,已經完全崩潰了,  那,那我以前做過的是什麼呢?我又能算是什麼呢?我只是一個毫無價值的人偶啊!……我什麼都不是。


  我是誰?我什麼也不知道!我什麼也不想
……”
  傑丹
……”
  你會成長起來的。艾可還是那麼可愛。

  你一直都喜歡開玩笑,你不應該是那樣!
  是啊,是那樣的!

  對,這才像你說的話!芙萊亞出現了。

  真的是我嗎……
  與傑丹在一起,我變得成熟起來了。比比也來了。

  住口,我一點也不強啊!
  除了好吃的,你還教會我很多更珍貴的東西。庫依那搖著他的身體來了。

  不對,不對,我什麼都不知道……”

  那就是所謂的同伴嗎?

  同伴?同伴!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誰?

  傑丹,因為有你在……”達加深情的望著傑丹。

  我已經很累了!
  為什麼傑丹你
……”
  我已經完全的崩潰了!

  誰?誰?

  站起來,傑丹,振作一點傑丹!

  這是友情的力量麼?

  傑丹站起來,迷惘的走著。


  路上的怪物出現了,當傑丹漸漸不支的時候……
  一個人可是不行啊!我想你還是需要我們的幫助。芙萊亞和撒拉曼達來了。

  不盡如此,庫依那,比比,史丹那……同伴們都來了。
  死亡並不是你的選擇啊!達加也來了。
  終於,那種迷惘漸漸地消失了!
  那是人間最美好的東西啊!上帝賜予人們三件寶物:友情,愛情,親情。我擁有的是友情啊!那是偉大的力量!
  謝謝你們啊!我最親愛的朋友們,我最親愛的戰友!

  同伴們的幫助下,傑丹順利的來到了盡頭
……

  進入內部,一個巨大的紅色球狀物浮現在眾人面前,紅得那麼耀眼,仿佛一顆正在跳動著的,火熱的心臟。

  ガ-ランド就站在心臟下麵,望著前來的傑丹等人。
  歡迎你們,這就是我們的天文臺。テラ,對我們來說,你就是我們的死神。但仔細的一想,生命對於自己而言本身就是死神。為了活著就應該奪取其他人的生命,甚至在某一時候連自己的父母都不應放過!
  停了一下,他繼續說:只要活著,就意味著背負殺戮的痛苦。不論你們的文明有多麼發達,都逃不出這個宿命的。在テラ的魂都已忘記了這種痛苦而長眠,直到在新的次元,新的星球上產生。當超越生與死的時候,那樣的世界會產生。在那個世界中就會產生象我們這種超越生死的人。

  面對傑丹,他最後問到:傑丹,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是誰?

傑丹笑了,他看著ガ-ランド:-ランド啊。你真是可憐呀。我們知道,雖然自己不成熟,但卻有同伴在幫助著自己,這就已經足夠了。這就有了意義!

  因為我們還有最重要的東西和最喜歡的人要自己來守衛!

  雖然我不知道真我到底在哪里,但我決不為這樣而產生迷惑!

  我們可能是弱小的生命吧,但正因為這樣,友情才會誕生。

  艾可,史丹那和達加堅強和傑丹站到了一起。

  如果這樣的話,我就來考驗一下你們,看看即使是站在死亡的邊緣,還不放棄那樣的想法嗎?
  說了這句話,他退後了兩步。一隻銀龍從天而降,撲向眾人。

  齊心合力的結果自然能夠戰勝一切,隨著傑丹的最後一擊,強大的銀龍發出了絕望的嘶吼聲。強烈的光芒伴隨著銀龍碎片,殘酷的一戰結束了。
  轉向ガ-ランド,傑丹問到:  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句,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還不明白嗎?那我就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吧,除了テラ復活的事外,還有
……”
  我不是指那個!我指的是テラ人民的願望!為什麼你不長眠在這裏等待呢,卻要把它強加給無辜的人民!

  這是作為管理員的我的使命,在超越了生與死的世界,自由的支配時間,這就是我的願望。因此,管理員是絕對有必要的。

  ガ-ランド似乎不願再多說了,選擇戰鬥是他理屈詞窮的最好證明。

  語言上的狂妄並不能代表勝利女神的青睞,勝利的必將是正義的一方,這是恒古以來不變的真理。
  幹得不錯……”-ランド喘息著說。
  你還是放棄吧,ガ-ランド。傑丹有些憐憫的看著眼前的人。
  ガ-ランド沒有說話,戰敗似乎使他失去了自己的辯護能力。
  什麼?那是……”望著天空,傑丹發現了什麼。
  巨大的飛空艇出現在天上,クジャ站在裏面。
  狂笑著,向眾人,也向對自己,他口中喃喃的念著。
  制禦ハンビンシブルの魂的力量,還有被他吸收的眾多靈魂的力量……與得到這些力量的ガ-ランド對抗怎麼樣?インビンシブル將全是我的,所以ガ-ランド大人啊,你還是休息吧,一直把我當成狗……這可不是偶然的哦,這是你的命運!選擇了這個星球,我現在還有最後的事要做。
  說著這些話,クジャ從天而降,走到了傑丹的面前。


  我知道,你們是不會喜歡我的,但你們卻為我解開了テラ的封印,並為我擊倒了ガ-ランド。クジャ,你真是優秀啊!
  你來幹什麼。

  你應該問他來幹什麼,我們不是被稱為兄弟嗎?

  住口!在我的記憶中可沒有你這個兄弟!

  クジャ轉向了ガ-ランド:啊,好可怕呀。ガ-ランド,你聽見那傢伙說的沒有?

  你有什麼企圖,クジャ?這次輪到ガ-ランド問出了這句話。

  我真的沒有什麼企圖呀。如果非要說有的話,那我只想讓テラ的人民看到我們是如何將耳邊一隻嗡嗡叫著的蚊子拍死的。
  再次轉身面向傑丹,クジャ的話吹響了戰鬥開始的號角:現在我就讓你與テラ的魂魄一起長眠在這裏的地下吧,而且,是永遠!

  クジャ,你太狂妄了!傑丹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向クジャ發出了重重的一擊!

  哼哼,這就是你的攻擊嗎クジャ輕描淡寫的笑了。
  クジャ的漫不經心激怒了大家,所有人全力以赴的投入了這一戰。
  ……”クジャ捂著胸,似乎被擊敗了。
  眾人都期待著戰鬥的結束,畢竟クジャ太強了。
  好了,我等待的就是這一時刻的到來!クジャ抬起了頭,他的身上似乎起了某種變化。
  一股比剛才更強大的殺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クジャ的身體也起了變化,紅色的頭髮飛揚在他已猙獰的臉旁。
  哈哈哈哈,這就是トランス的力量!也是我真正的力量!クジャ獰笑著。看看這最強的魔法--アルテマ的威力吧!
  紫紅色的光球從他手中釋放,飛向了天空。隨後,這光球在眾人的上空爆炸了,無數紫色光柱從天而降,射向大地,射向傑丹他們。

  在這種無法抵抗的強大中,一瞬間,傑丹等人全部被打倒了。
  哈哈哈哈哈,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強大的力量,這就是我一直所期望的,一種源源不斷的,從體內發出的魂的力量!クジャ掩飾不了自己的興奮,大笑著。
  這到底是什麼力量?傑丹連站也站不起來了,只得躺在地上問到。
  トランス!這就是トランス!你應該也很熟悉的!不過我看你就只有這麼一點トランス,這是不會讓你們得到勝利的!你們在我面前就像蟲子!你們的力量簡直就像莫咕一樣,那麼渺小。但我還是要佩服你們的生命力之強,這在グルグ火山我就看到了。很簡單,只要借助還未死的靈魂就可以。
  不知道你們是從哪里得到這種力量的。從インビンシブル吧,我只能這麼想。
  看到傑丹沒有說話,クジャ繼續說到:將マダイン。ザリ,イ-フア之樹,リンドブルム和那船的眾多靈魂奪來的這個制禦裝置,在イ-フア之樹操作巴哈姆特的同時,インビンシブル就已把那強大的魂魄所吸收。你們明白了嗎?

  難道……

  對,那就是母親的魂,對生存是那麼執著的靈魂。就乘在インビンシブル的我,對這種靈魂是非常歡迎的。如果這樣的得到ガ-ランド的幫助,我的力量會更加強大的。

  面向ガ-ランド,他露出了殘酷的微笑:-ランド,你已經沒用了,直到現在為止都辛苦你了。今後就讓我用我這不分彼此的愛來支配這テラ吧!

  你這傢伙,得到那種力量是沒用的……”
  呀,你看起來很痛苦呀,我們的ガ-ランド大人會敗嗎?

  クジャ一腳踢向ガ-ランド:哼哼,現在是特別的優待,讓我來聽聽你最後想說些什麼?

  “……再說你也不會明白的。

  
“……”
  沒有再說什麼,クジャ一腳將ガ-ランド踢到了無盡的崖下。

  緩緩的,他轉了過來:接下來是你們了,多虧我現在很高興,所以我會讓你們沒有痛苦的死去。但因為愛,我會讓你們痛苦的死去。
  目光轉了轉,他說:對了,這怎麼樣?你們將成為我的永遠之國的人柱。我的城中有八個柱子,把你們埋在那兒怎樣?咦?害怕的不敢過來了嗎?

  一個聲音從崖下傳了過來。你不會製造一個永遠的王國的。

  這個聲音是……-ランド!クジャ發覺聲音很熟悉。哼,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嗎?

  作為魂之容器,你是不會明白的。但作為製造者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什麼?你指什麼?

  下一個具有才能的ジェノム就是傑丹!如果你具有持續這種力量的魂就好了。但是你只有這種程度的力量,是很危險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

  在你的魂中我設置了控制你力量的東西,只要再過一陣……。就是我消失了,你也不會長期的持有那種力量。

  “……”クジャ沉默了一會。哼哼哼,真是有趣,這只不過是你失敗後的可笑藉口罷了!我的力量不是無窮無盡的嗎?哈哈哈……回答我啊,ガ-ランド!是不是為了讓我產生絕望而說的這些話?

  “……”產生了一種莫名恐懼的クジャ等待著回答。

  回答我啊,ガ-ランド!
  你的存在理由已經沒有了,並不會讓你成為永遠的死神。

  存在……理由……我也沒用了嗎?哼哼哼,你說些什麼愚蠢的話?你想說我這不輸給任何人的生命是短暫的嗎?我……會死嗎?這麼說……一切都會失去嗎?

  短暫的恐懼神色之後,代替的是瘋狂。……哈哈哈哈……”クジャ狂笑起來。(八雲:不要再流行暴走了好不好
……)^^
  真好笑啊,傑丹。我製造了有生命限制的生命體---黑魔導士,但現在我也要和他們一樣被消滅了。哈哈哈……這不好笑嗎?我連一個蟲子都不如,我只是一個傀儡,一個人偶,一個
……”
  クジャ
……”
  咚咚!一聲巨大的仿若心臟的跳動聲響徹四方。

  “……クジャ
  我不會認輸的!不會認輸的!無視我的存在的話。這個世界的存在也就會
……”
  不願再說多餘的話,クジャ慢慢的浮到了空中,注視著腳下的大地,腳下的人們。

  終於,他緩緩舉起右手,代表著摧毀一切的死亡之光從他手裏發出了!
  近乎瘋狂的進攻!紫紅色的光柱擊向他身體四周的每一個角落。毀滅,爆炸,破壞,死亡!現在クジャ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將一切都破壞,毀滅,直到他自己的毀滅……
  而他的眼中流露出的神情是悲哀?是痛苦?是對死亡的恐懼?或是對世間的憎恨?也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吧。

  頃刻,四周的景物毀於一旦。
  クジャ那個傢伙呀,居然……”
  這裏就要毀滅了,我們快逃吧。

  不行,你們先走,ジェノム的人民是無罪的,我要趕去通知他們!傑丹對大家說。

  我也去!達加站到了傑丹的身邊。
  兩人快步跑到了ジェノム的村莊,決定分開去傳達這一消息。
  剩下的人迅速在撤離,撒拉曼達不緊不慢的走在大家後面。
  撒拉曼達!你快點呀!
  哼,看看後面吧,還有更漫不經心的呢。

  果然,クイナ在更遠的後面左右張望的走著。這哪有好吃的呀?我到處都找不到呢。

  一轉身,他看見了後面上方一顆寶石。那顆紅色的寶石可以吃嗎。

  芙萊亞趕了回來:你還不快呀,以後不想繼續品嘗世間的美味了嗎?

  這句話起了作用。クイナ:啊!那我還是快走吧。

  來到ジェノム的村子,達加和傑丹分兩路去指揮村人門撤離。

  所有的地方都找過了,人們都迅速的撤離了村子。最後傑丹來到地下研究所,他第一次看見的女孩就靜靜的站在裏面。
  為什麼還不走?這裏馬上就要崩潰了!
  逃?能逃到哪里呢?我們只是機器而已。

  又在說那樣的話了,連你自己都把自己當成機器嗎?

  不是的!我們只是只是從ガ-ランド那裏得到力量與魂。對,也是為了代替庫加與你而製造出來的。但現在ガ-ランド與テラ都毀滅了,那樣我們的存在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又是為了什麼而生存呢?

  我也說不清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生存但
……”
  知道了吧?

  不知道……雖然不知道,但為了能看見未來而生存下去,那可能是非常困難的事,但與同伴在一起,也是很不錯的事。

  少女沉默了,她低頭想著事。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啊?

  名字,作為庫加和我的代替品。連名字都沒有嗎。

  我的名字是……ミユト。

  ミユト嗎?不錯嘛,以後許多人就會這樣叫你了。如果過分追求那些結果只會是自尋煩惱。但一切還是最後由你來決定,走吧,ミユト,看到新的世界就好了。那時候就會明白,你是為了什麼而生存和生存究竟是為了什麼?好了,現在我們一起走吧。傑丹露出了微笑。

  人員終於到齊了,飛空艇剛剛升空,特拉就完全的崩壞了。穿梭在爆炸與火光中,飛空艇浮出了海面。
  正當大家休息時,史丹那從駕駛艙沖了出來,出大事了!外面出了大事了!
  大家連忙進了駕駛艙,通過駕駛艙的窗門,看見整個世界被一種白色的雲霧所籠罩。怎麼會有這麼廣的雲層呢?傑丹問道。

  這不是剛才的雲,達加回答到。
  什麼不是剛才的雲?傑丹感到很是奇怪,現在只不過是在高空飛行啊?如果再往下降就可以看清楚了!
  錯了,不管升多高,降多低,這些東西都是這樣的啊!史丹那回答到。

  那到底……
  ……霧!比比很是驚訝。用製造我們黑魔導師的成份製造了這片霧的大陸。

  是的!現在霧已經將蓋亞完全覆蓋了。達加說。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啊??傑丹望向那白色的雲層,似乎想看清什麼。
  庫加,到底你有什麼樣的企圖啊……”
  再厚,再廣闊的雲層,也終究會有被穿越的一天啊!

  短暫的迷茫並不能代表永恆的困惑——因為,飛翔天空,擁抱光明的時候就要到來了!

DISK 3 END

    全站熱搜

    wes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