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步堂:真的?
五十嵐:是的,那個傢伙突然倒下。我一看馬上站了起來,就在那個時候........哇哈哈,是這樣的。

全場:(我操你媽..............

法官:證人。辛苦了!
五十嵐:.......最後還是盡到了責任。

法官:你捫心自問吧。

五十嵐:等,等等!我
........”
法官:看守,把證人帶出去。

五十嵐被帶出去。

法官:走了一條錯誤的路線,這個案子還不能結案。投毒的未必是被告。疑點有2
成步堂:左手喝咖啡的死者的杯子上的口印,還有左耳上耳機的問題。

法官:那麼請等候指示,今天的審理
...........“
成步堂:又怎麼了?

法官:剛才的證人強調要說,所以給他寫了一張證詞。

後藤:隨便。

真宵:後藤檢查官似乎生氣了。

法官:這個五十嵐的證詞,你,我,後藤,一共3張。

得到五十嵐的證詞

成步堂:(什麼嗎?最後還寫句對不起,像小學生的檢討書一樣。)
法官:那麼本庭休庭!


1
7號中午1252分成步堂律師事務所

真宵:今天的法庭怎麼樣?
成步堂:怎麼樣?

真宵:真頭疼呢。

成步堂:是啊,那個五十嵐的證詞!那個往杯裏放白色粉末的女侍究竟是誰呢?

真宵:他也沒有看到那條圍裙。

成步堂:還有死者的耳朵。

真宵:哀。世界上還真的什麼事都有呢!

成步堂:總之我們再去看看!

真宵:對!一定要還真子小姐一個清白!


對話
1.
交談
2.
擔心的事那個假的成步堂

前往吐麗美庵

真宵:好久不來了呢,客人。
???:啊太好了!

成步堂:啊這個聲音
.......”
系鋸:啊,要是8就好了!

真宵:啊怎麼了?滿頭大汗的?

系鋸:要是8就中500元了!

真宵:什麼啊?真的?

系鋸:啊哈哈.....我在聽廣播。

真宵:啊什麼?


對話
1.
今天的法庭
系鋸詢問須須木有無說過什麼。真宵對他隱瞞了她說的話。
2.
午餐
3.
廣播
出現心靈枷鎖

使用勾玉

枷鎖:系鋸邊聽廣播邊大叫的原因是?
出示:被害者的獎券。當然咯,員警都是窮鬼。
?br>對話廣播

得到長者廣播的傳單

詢問岡高夫
出現新地點巴古達斯公司

前往廚房

真宵:啊店長正在和什麼人說話呢。
???:我下個月也要來。

本土坊:等,等等。

???:這次要不是你,火就
...........”
本土坊:別別,再準備準備!

???:哼哼哼。真喜歡火呢。

本土坊:“NONONO,別
.......”
???:別背叛我哦,我可一直盯著你。

本土坊:請相信我!

???:再囉嗦就用刀子刺你!
.......“
本土坊:不用擔心我了.......啊這個香熏對你很好!

???:”.......我喜歡的是壽司。

本土坊:呀!!!!!!!!!!!!!

???:那麼我回去了。

成步堂:捂哇!

本土坊:啊啊啊啊,成步堂!抱歉。

成步堂:我看見了!

本土坊:這個時候用這個香熏...........“


對話
1.
吐麗美庵
店長辯解客人少是因為店名字裏的給人不好的印象。

2.剛才的女性
先對話
出示本土坊的欠條
原來她就是本土坊的債主,卡裏約紮的社長

。引出話題卡裏約紮

3.卡裏約紮本土坊告訴成步堂那裏有野蠻的阿虎',同時還提到大塊頭的關西腔。難道就是冒牌成步堂?
出現新地點卡裏約紮

回到吐麗美庵

系鋸:那麼你們保重,我回警局去了。搜查會議要開始了。
真宵:是真子的事?

系鋸:是呀,經過今天的審判,這變成了大案。

真宵:知道了。那麼保重,系鋸警官。

.........................
系鋸:
“..................”
成步堂:
“...................”
系鋸:這個,有件事。有關我系鋸圭介一生的幸福!那個.........真子,你把這個便當。

真宵:這個是?

系鋸:是我一早做的。

真宵:啊呀,看起來這個可比成步堂做的好多了。

系鋸:我做的是最好的。拜託了!一定要把這個叫給她。

成步堂:(沒法拒絕啊。)

得到系鋸警官做的便當

前往卡裏約紮


真宵:空氣好象不太流暢呢。
成步堂:沒有本土坊說的東西呢。

???:歡迎光臨。

成步堂:(這個陰暗的聲音,讓人聽了就想死......

???:是來商量融資的?
成步堂:店長出去了。有事請等等。

真宵:走,走了
.........“
成步堂:沒有辦法,只好下次來了。

真宵:喂,現在可是好機會!我們調查一下看看有什麼不對勁吧!

???:請用茶。

真宵:
...........“
???:我放在這了。

成步堂:謝,謝謝。

???:請別動桌子上的東西。

真宵:成,成步堂君!我們回去吧!

調查:1.桌上的CD機雖然繃帶女又一次殺了回來,但是成步堂還是發現了重要線索,裏面著的清潔爆彈

得到清潔爆彈

2.地上的本子

得到寫有吐麗美庵字樣的火柴

3.不倒翁
找到一張修理費請求書150萬元的修理費,支付者芝九藏受領人鹿羽組。

得到修理費請求書

4.衣架上的衣服

找到紙做的律師徽章
看來冒牌貨有眉目了。這時............真宵突然被巨大的吼聲嚇得鑽進了桌子下。

 

阿虎:你們怎麼能在別人的事務所裏面亂翻東西?
成步堂:不,我
......”
阿虎:啊!!!!!!!!!!!我的煙灰缸怎麼翻了?你!!!!!

成步堂:啊不是我!

阿虎:啊大哥........別和我裝模做樣的!哎??你好像是上次在維他命廣場和我阿虎
...........”
成步堂:(這個地上怎麼有哆嗦聲?)

???:抱歉阿虎。那個煙灰缸是我弄翻的。
成步堂:(哇!她不要命拉!)

阿虎:“........啊,那樣啊!
成步堂:

阿虎:原來是うらみ(意:仇恨,一般人名的話是裏美)碰的啊!啊哈哈
.......“
成步堂:什麼和什麼啊?

阿虎:原來是我們可愛的うらみ弄的啊!沒關係!沒關係!

うらみ:”......我正在燒東西,等會兒。邊喝茶邊談融資的事。

阿虎:啊成步堂龍一!

成步堂:啊是。

阿虎:你終於摸到這來了啊。真感動啊!還要讓真人過來這裏!

成步堂:(阿虎.....這個人究竟........

阿虎:啊不管怎麼樣都不會輸給你的。
成步堂:你想怎麼樣?
...........“
阿虎:哼哼,那個小姑娘好象很害怕呢。

成步堂:
......“
阿虎:哇!!!!!!!!

真宵:啊!!!!!!!!!!!!!!

阿虎:你有什麼想問我吧?下次就沒有機會了!!!

成步堂:等,等一下!!

真宵:啊成步堂你可真無情。等了半天居然聽到你說等一下

うらみ:請用茶。

真宵:哇!!!!!!!!

うらみ:這回我把燒的東西帶來了。

成步堂:(她好象心臟不好,是叫うらみ吧)


對話
1.
卡裏約紮
うらみ自稱卡裏約紮是中小企業的朋友(放高利貸的?)
2.
事件
原來當天她和老闆阿虎,也就是芝九藏虎之助去過吐麗美庵。當然咯,是問本土坊討債的。

詢問虎之助
引出話題救命恩人

うらみ:我腦袋有外傷,身體一直不太好。有一次差點死了。
真宵:啊?

うらみ:醫生都已經絕望了。

成步堂:(絕望和這個人倒是蠻配的。)

うらみ:這個時候,虎之助先生投入了全部的力量來救我。
真宵:全部?

うらみ:我很感動。

真宵:想不到他也有那個時候。

うらみ:為了這個人,我可以倒一輩子的茶。

成步堂:(這個茶沒有問題吧?)你的頭是怎麼回事?

うらみ:這個是
........”
引出話題頭上的繃帶

3.頭上的繃帶

成步堂:這個繃帶是怎麼回事?
うらみ:手術的遺留。我受過致命傷。

真宵:致命傷!!!!!!!??????!

成步堂:(真宵看起來才像受過致命傷)

うらみ:剛才我說過差點死掉

出現枷鎖
暫時不能解開

 

移動到維他命廣場


對話
1.
今天的法庭大叔仍然堅持看到女侍往咖啡裏放了白粉
2.
文章職業
大叔說世代從江戶世代開始就做著這個生意。自己可以說出生就是手藝人(是嗎?)

對話後選擇2請吃飲料.大叔說他做的東西可以隨做隨賣的,案發當天也是賣出了東西,就在吐麗美庵
引出話題隨做隨賣

3.隨做隨賣
當日案發後本土坊自己沒有報案,而是叫五十嵐去報案。店長不讓五十嵐用店裏的電話。所以五十嵐找個公用電話用了5分鐘。這個5分鐘確實是空白時間。這點五十嵐本想在法庭上說但是被看守拖走了..........

前往廚房

真宵:哎?店長又不在?現在可是營業時間。
成步堂:“........我知道了!(在案發後的幾分鐘裏,五十嵐離開了店,因此只有本土坊一人在了。難道現在他逃走了?)

前往拘留所 須須木:啊成步堂先生!成步堂:調查結束了?須須木:今天的審判,須須木已經寫進日記了。真宵:今天好險呢。須須木:那個大叔真討厭。成步堂:是啊一派胡言地!須須木:但是一派胡言的是須須木我。大家都看到的我非要狡辯自己記得當時的真相。成步堂:(記憶中....) 對話 1.狡辯問題仍然是這個2個。一是消失的那個男人;二是CD 2.案發後店裏只有本土坊一個人 出示系鋸做的便當成步堂:瞧這是什麼?便當!須須木:哇是成步堂君特意做的?真宵:才不是呐,是系鋸警官!須須木:系鋸?真宵:恩他擔心真子你才做的這個。須須木:很遺憾,這裏是不能魚片帶進來的!成步堂:你怎麼說的這樣肯定?須須木:規則就是規則!不遵守就要被逮捕!還有!我最討厭香腸了!真宵,這個送給你吧!成步堂:“........那真宵,我們吃吧。須須木:好吃嗎?成步堂:恩!好吃!我最喜歡香腸了!須須木:那就好...........” 詢問五十嵐引出話題五十嵐的證詞” 3.五十嵐的證詞實際上須須木在店裏還看到一個女人 前往警局對話 1.卡裏約紮現在那家公司也面臨財政危機 2.病毒 (引出話題 病毒是什麼?) 3.病毒是什麼? 詢問清理爆彈原來那個就是病毒的名稱。 引出話題清理爆彈對話 4.清理爆彈此病毒有上億的經濟效益,黑社會進來常拿這個病毒要脅警方。得到清理爆彈詢問うらみ原來全名是鹿羽うらみ,是那個幫派鹿羽組老大鹿羽權太的獨孫女。引出話題鹿羽組對話 5.鹿羽組得知這些黑幫背後都有許多金融企業支援,就像卡裏約紮那樣的然後系鋸會詢問那個便當的事。真宵謊稱須須木吃得津津有味。於是乎,系鋸又拿出了一盒,同樣的要求,同樣為難的成步堂。 得到系鋸的便當前往卡裏約紮使用勾玉枷鎖1:受傷的原因選擇:修理費請求書,當然是交通事故枷鎖2:你和鹿羽組的關係是....... 選擇:鹿羽權太原來4個月前幫派前一輛摩托車駛過,害得うらみ急刹車撞了頭。枷鎖3:那個逃逸的人也許是....... 選擇:虎之助枷鎖4.“非常遺憾,他恐怕是故意製造事故的因為....... 選擇:摩托車,一輛那麼破的車他怎麼還敢騎呢?枷鎖5:也許虎之助支付手術費不是為了你,而是....... 選擇:鹿羽權太解除成功對話 4.頭上的繃帶當時車禍後要動手術,代價是1億元引出話題補償” 5.補償知道虎之助真心的うらみ傷心欲絕。說出她幫過虎之助一個大忙得到うらみ的診斷書成步堂:(我不能容忍的有2見事,就是毒藥和背叛,這是人能承受的最大的傷害!)前往巴古達斯真宵:快看!那邊在研究東西!成步堂:啊,電腦公司嘛,自然的。???:你們幹什麼?真宵:啊,你好!???:不行,你們不能隨便進來。這裏是開發電腦程式的,有很多商業秘密哦!真宵:哇秘密????:那麼回去吧,這裏看到的回去別對別人說。真宵:啊好。成步堂:(這個像教育節目裏機器人一樣的是?)小池:姐姐你好,我是小池健子,這個公司的社長。成步堂:社,社長?(她是人嗎?這麼說來的話,她戴著和岡高夫一樣的裝置)真宵:啊這個是監控器?是社長做的?對話 1.巴古達斯這個公司會將開發好的產品作成CD出售。 2.事件社長表示她知道這件事。但似乎並不知詳情。調查 1.桌子找到一張日曆,上面在12/3號的地方畫了紅圈,還寫了去見阿虎得到高夫的日曆 2.地上的紙片得到賽馬券詢問岡高夫得知他雖有才能但是性格有些問題,老是惹麻煩。引出話題高夫的麻煩出現心靈枷鎖 枷鎖1:也許高夫的麻煩是....... 選擇:賽馬券枷鎖2:高夫賭博不止是賽馬選擇:被害者的抽獎券枷鎖3:高夫為錢發愁的原因選擇:虎之助枷鎖4:高夫和虎之助的聯繫點是........ 選擇:高夫的日曆。為的是借錢枷鎖5:那個程式,就是......... 選擇:清理爆彈解除成功 對話高夫的麻煩就是那1000萬的欠款引出話題危險的工作對話危險的工作果然高夫販賣危險的病毒賺錢 得到清理病毒(證明了高夫販賣病毒的事實) 前往吐麗美庵 本土坊:啊,等你們很久了。我想和你們說點話。虎之助:啊,其實是我有話要說。真宵:啊,假成步堂。虎之助:哇!!!!!!!!成步堂:(真宵又躲到桌子下了。)虎之助:那麼交給我吧!成步堂:?什麼?虎之助:那張うらみ的診斷書啊。成步堂:是這個?要1億元的診斷?うらみ小姐相信你。所以為你做了那件事”“ 虎之助:那個白癡,怎麼能把事情說出去呢!啊她可是組長的孫女。成步堂:這個診斷書不能給你。為了這個一億元的診斷費,你究竟做了什麼?明天法庭上我會立證!虎之助:蠢律師!你不想給也礙不到我。這裏只有2個人吧?本土坊:........“ 成步堂:本土坊............“ 本土坊:原諒我。拳打腳踢虎之助:啊怎麼樣?本土坊!拿打火機!成步堂:(我太大意了,那是決定性的證據!啊..............)系鋸:住手!!!!!!!!成步堂:啊。系鋸警官!虎之助:警官?誰來都一樣。系鋸:啊你來吧。不過成步堂你先把這個收好。沒有這個你就沒有辦法了吧?成步堂:知道了!拜託!“ 18號上午946分地方法院第一被告等候室須須木:早上好!成步堂!真宵:早上好!須須木:今天怎麼樣?昨天法庭上滿是疑點。真宵:今天有把握嗎?成步堂:當然!須須木:今天一定要還我個清白...............5555555555555真宵:好了時間快到了。快去被告席吧!須須木:那拜託了!系鋸:你這傢伙!!!!!!!成步堂:怎麼?系鋸:你就不能安慰安慰她嗎?剛才我從門縫裏都看見了!成步堂:......” 系鋸:別那樣副無情的樣子,瞧這個。真宵:這是阿羅馬............” 系鋸:還記得嗎?前天你們廚房裏找到的。很遺憾化驗下來,這個是藥。真宵:藥?系鋸:是的,耳朵的外用藥。上面有不明身份的指紋!得到小瓶子成步堂:指紋?系鋸:再給我1小時就能查到了.......“ 成步堂:”.............“ 系鋸:對了快到時間了。成步堂:(今天能引出那個虎之助吧。) 同日上午10點地方法院第四法庭 法官:那麼須須木一案開庭!成步堂:辯護方準備完畢!後藤:這裏也...........準備完畢。法官:昨天五十嵐說道被告將白色粉末倒入了咖啡。但是這裏有疑點。後藤:咖啡杯的口印表明死者是用右手拿的杯子,然而證詞裏卻是說左手!法官:還有根據證人所說,死者聽著他不可能聽的廣播。後藤:法官!請教件事,地球在轉,我們也轉。法官:這個......” 後藤:昨天是謎,今天也是謎。但是時代在變!今天我就來揭曉謎底!吃豌豆的大叔,把答案和豌豆一起扔了出來!法官:那麼叫第一個證人。後藤:你是誰?本土坊:各位!我是本土坊!法官:抱歉,證人是女性?本土坊:我是閉月羞花的男人!後藤:案發時你在廚房。沒錯吧?本土坊:如果和你在一起?你不會犯錯誤了!後藤:“.......” 成步堂:(我靠......)法官:那麼請做供詞,案發時你究竟在做什麼?證詞~~在吐麗美庵做什麼~~~ 本土坊:案發時有2個客人。那天家裏在裝修。桌子之間放了很大的玻璃。那個大叔大概沒看見吧。因為那個所以看出來的耳機,咖啡杯什麼的都是方向顛倒的!成步堂:...........鏡子!!!!!!!本土坊:恩!是很大的鏡子哦!後藤:可以立證了。地球轉我們也轉啊。法官:咖啡杯,耳機,真的是左右顛倒嗎?成步堂:(這怎麼可能.......)法官:那麼請開始詢問。詢問第三句 成步堂:很大的鏡子。究竟有多大呢?本土坊:4米,高度大約2米。本來想放在天井裏的。成步堂:天。天井?(天井能放鏡子嗎?)本土坊:但是不行。成步堂:(怎麼辦?要詳細打聽?)選擇第二項追問 成步堂:那麼大的玻璃,誰都能拿來做證據的。而五十嵐,系鋸,誰都沒提到!本土坊:這個.......” 後藤:這個,丸步堂,難道你耳朵是聾的嗎?當天店裏確實有鏡子,為了過道的改裝。只是那個鏡子似乎沒有用過!成步堂:(太奇怪了!即使本土坊一人可以搬動它們,但是,店裏究竟有沒有呢?這個要立證) 後藤:真丟臉啊,那麼大的鏡子裏出現你的身影......”
法官:恩,那麼大的鏡子映出證人的樣子。

 

質問第五句,出示岡高夫

成步堂:杯子,耳機和眼鏡........請回憶五十嵐的證詞。他戴眼鏡的耳朵戴著耳機.........’怎麼樣?不管怎麼都是左耳了吧!如果是有鏡子的話,那應該是右面才對!
本土坊:這個,是我沒解釋清。

成步堂:但是,裏面有一個很大的矛盾。如果五十嵐看到的是鏡子裏的被害者的話,為什麼只有那個眼鏡沒有左右看倒呢!

(譁然)法官:肅靜!這麼說來,如果五十嵐看到的是鏡像的話,應該說死者右眼戴著眼鏡。

後藤:我反對!真苦!丸步堂,你也早點來嘗嘗這個味道吧!

成步堂:怎麼回事?

後藤:你也清楚這個五十嵐的脾氣。

法官:確實,怎麼?

後藤:看這個,記得嗎?

成步堂:是說花瓶碎了嗎?

後藤:是的。那個人給我的感覺就是靠不住。這個死者的位置是最醒目的吧?還有他戴的那個監測器也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他說我看到了耳機和那個改裝過的眼鏡!也就是說左耳!對嗎?

成步堂:(靠,大叔的模仿秀)

真宵:啊後藤檢查官很善於模仿呢。
法官:昨天的證人說話是有些搭進搭出。

後藤:啊對著鏡子吃豌豆,然後撒謊,那麼他看到的到底是怎麼樣的情況?你知道吧?

本土坊:啊請一邊看平面圖一邊聽。

證詞~~~鏡子~~~
本土坊:好了各位準備好了?鏡子放在兩排桌子的當中。能看到被害者桌子的只有一個位子!也就是隔壁的桌子!案發後,確實,那面鏡子很礙事,但是除了那之外什麼都碰不到。

法官:確實現在的證詞沒有疑問了。當時看得到死者鏡像的,確實只有隔壁的位子而已!
本土坊:啊,我真是負罪的女人啊!那樣誘惑了男人們。

後藤:放心。被誘惑的只有那邊那位冒冷汗的!

成步堂:(靠...

法官:”‘那面鏡子很礙事,但是除了那之外什麼都碰不到了沒錯?
本土坊:是的!

質問第三句,出示五十嵐的證詞

成步堂:法官大人。這句證詞,和證據矛盾!
法官:這個是?昨天證人的檢討書?

成步堂:這個也說得太幼稚了吧?是證詞
.........“
後藤:反正你們倆個都不行。

法官:那張紙上到底有什麼?

成步堂:法官大人!他的證詞有重要意義!矛盾的地方就是.........“


出示現場照片

成步堂:法官大人,就是和這個有矛盾!
法官:這是現場照片嗎?

成步堂:是的這裏有本不應該存在的東西!

法官:

後藤:你們倆個就是本不應該存在的東西!

法官:那麼,請指出。

指出左邊的花瓶

成步堂:昨天的證詞裏確定無疑的地方只有一點:五十嵐打碎了自己位子上的花瓶!然而死者隔壁桌上的花瓶完好無損。也就是說五十嵐的座位不在死者隔壁!
後藤:反對!這是不可能的!那以外的位子,鏡子怎麼可能反射得出?

成步堂:結論只有一個!當天吐麗美庵裏沒有鏡子!本土坊先生!你撒了個大謊!

(譁然)

後藤:反對!那個碎花瓶應該被收拾了吧?然而員警當天在那桌子下找到了。
成步堂:很遺憾,那是解釋不通的。本土坊說過鏡子以外什麼都碰不到了。

後藤:(咕咚中.........

法官:證人!你如何解釋?
本土坊:
”555555555555“
成步堂:(果然那時沒有鏡子吧!)

法官:但是回到最初的疑問,死者是用左耳聽耳機的?
後藤:靠,人生勇往直前,怎麼能反過到最開始?如果鏡子說得通,那麼丸步堂你來回答!那個大叔當時究竟看到了什麼?

成步堂:(這個謎又朝真相近了一步)這個案子的疑點不止一處!請回憶須須木看到的事!被害者的桌子前,還坐著一個人!被害者面前放著小樣CD!這個和五十嵐的證詞不同了!(為什麼會這樣?真相只有一個!

選擇3”被害者是冒牌貨

成步堂:本案有很多不可思議的地方,答案只有一個!五十嵐目擊的事,和被告經歷的事.......2件事!
後藤:什麼?成步堂:五十嵐見到的;被害者不是岡高夫,而是另有其人,也就是冒牌貨!當然咯!冒牌貨的耳朵沒壞,所以左耳塞著耳機!
後藤:噴!!!!!

(譁然)

法官:肅靜!肅靜!再吵就勒令退庭!
後藤:最吵的是你大叔!你才該退庭!

法官:哎??

後藤:那個所謂的五十嵐看到冒牌貨是吧?

成步堂:誰要裝扮的話都會故意打翻杯子讓人看到。毫無疑問那個目擊者就是五十嵐!

後藤:怎麼可能?

成步堂:這不是一定的嗎?五十嵐的證詞,最重要的一點那個女傭往裏面加了什麼,那個女傭就是被告席上的被告!

法官:難道?!

成步堂:五十嵐先生看到冒牌貨的理由只有一個!有人要讓他看到被告須須木下毒的瞬間!

後藤:反對!你說那個須須木是假的?可是當時店裏沒有別人了!店長在場!他應該看得很清楚!

法官:那麼證人你怎麼說?如果店裏有那樣的把戲,你一定知道!

本土坊:這個,很難說
........”
成步堂:不,很簡單,只要證詞就夠了。那天吐麗美庵裏面究竟有沒有冒牌貨?這個能很簡單地回答吧!

法官:恩,證人必須回答!


證詞~~~案發當日店裏的狀況~~~

本土坊:被害人獨自來的店。之後那個大叔才到。店裏沒有其他客人。突然死者大喊我中獎了!5分鐘之後就案發了。似乎沒有冒牌貨動手腳的機會吧?


法官:店裏到底有沒有鏡子?
本土坊:啊原諒我!!!我只是撒了個謊!

法官:你的行為構成了偽證罪,以後會追究你的!那麼辯護律師開始詢問吧。

詢問第二句

成步堂:你說的大叔,是五十嵐將兵?
本土坊:熟悉我們家咖啡的味道而常來的那位!

後藤:我嘗過一回你們的咖啡,確實值得一喝。

本土坊:太好了,歡迎再來。

後藤:但是只是喝一口的價值。

成步堂:大叔和被害者是幾乎同時來店的..那麼............”

選擇3

成步堂:那麼大叔究竟是幾時來的?本土坊:記不清了。
法官:昨天證人說那個可怕大叔是225分到的。怎麼說?

本土坊:從來店2到發生的事情,也就是20分鐘的事。大概2點到210分吧,多虧大叔提醒!謝謝!

法官:呵呵我的話起作用了呢。那麼把那句話加進證詞!

追加證詞
本土坊:那之後大叔來店,也就是2點稍後的事吧。

質問這句,出示長者廣播的傳單


成步堂:終於露餡了呢,本土坊先生。
本土坊:什麼?

成步堂:被害人當時在用耳機聽什麼?《長者廣播》,每週都會開5000萬的大獎。

本土坊:那麼被害者應該中獎了。

成步堂:是嗎?

本土坊:

成步堂:被害人他們來店裏是2點稍後吧?

本土坊:你記得可真清楚!我家的午餐結束鈴響了。

後藤:想怎麼?丸步堂?

成步堂:這個節目是1點半開始的,10分鐘就結束了。所以那個時候他大叫中獎了!是絕對不可能的!廣播早在30分鐘內結束了!這個被害人總是做著不可能的事............不能聽的耳朵...........聽不到的廣播解決這些矛盾的答案只有一個!偏離應該時間30分鐘的這個受害人是冒牌貨!!

(譁然)

成步堂:那天吐麗美庵裏面有2個岡高夫。真凶毒死了真正的岡高夫,而讓五十嵐看到冒牌岡高夫!
法官:確實時間對不上!

後藤:你很得意啊丸步堂。但是你的主張是下午2點。假冒的岡高夫故意讓五十嵐目擊現場。那麼,真的岡高夫又怎麼樣了呢?

成步堂:那是不用考慮的!當然被毒殺了!!

法官:
."
後藤:丸步堂你不行了呢!

成步堂:

後藤:那個屍體是怎麼消失的?你能證明嗎?

成步堂:屍體?...........消失?

後藤:大叔的證詞裏說店裏只有一個客人,如果那個人是冒牌的岡高夫。那麼犯人把真正的岡高夫的屍體藏在哪兒了呢?!

(譁然)

選擇2.吐麗美庵店內

成步堂:把屍體搬出去的話嫌疑也太大了。當然是藏在了店裏的某處!
法官:恩真有趣。那麼店裏什麼地方可以藏呢?

指出廚房

成步堂:藏屍體的地方,就是這裏!!!
法官:
......“
後藤:夠了,快點立證!

出示小瓶子

成步堂:本土坊先生,你見過這個瓶子嗎?
本土坊:不不不,沒見過。我喜歡用的是這個!墨露尼夫公司出的高檔品!

法官:成步堂,這個小瓶子是哪找到的?

成步堂:不敢相信吧,是在吐麗美庵的廚房!

本土坊:但是,我只用這個牌子的阿羅馬香熏油!

成步堂:很遺憾裏面裝的不是阿羅馬香油,而是外用藥!各位還記得嗎?當日岡高夫去看過五官科!

後藤:難道
.........”
成步堂:分析的結果出來了!就是那個時候開的藥!!

後藤:噴!!!

成步堂:毒殺岡高夫的犯人。將屍體藏在了那!!!那個時候死者口袋裏的這個掉在了那。本土坊先生,案發時你在廚房裏吧?

本土坊:這個..
.....“
成步堂:那麼,有時間藏屍體的只有你!!!!!!你安排好一切,讓被告須須木真子為你頂罪!!!

本土坊:捂挖!!!!!!!!!!!!!!

(譁然)

法官:肅靜!事態發展真是讓人驚訝!證人你,殺了岡高夫?!
本土坊:.....人家怎麼會.........”

後藤:啊啊啊啊啊!!!!!!!!!!!!!!真苦!我每聽一次謊言就會喝一杯咖啡,我的原則。
成步堂:(這是幾杯了啊?)

後藤:然後對撒謊的那個人,賞賜他這個空的咖啡杯。你!廚師先生!
本土坊:不不,這是陷阱!聽我說!!!
please!“
法官:”please是英語。

後藤:你還值得讓人聽嗎?

本土坊:啊不,人家只是
.......“
後藤:可以了,最後一次機會!那麼大叔!

法官:好,給證人最後一次發言機會!再禱訓幕埃鴕院筇俚目Х臀業哪鵑常 ?br>

證詞~~~自供~~~
本土坊:我確實將屍體藏在了廚房.因為某個男人的命令不得不做。只有和他配合,別無他法。但是我沒有殺人!相信我!

法官:配合?怎麼回事?
本土坊:不能說了!人家要走了!!

成步堂:那麼我們問其他的事,岡高夫的死。桌上真的只有他1個人?

本土坊:”............不,還有個男人。

成步堂:(果然真子說的是真的。我還剩一件事沒做。講出他所隱瞞的那個真凶的名字!!


質問第二句,出示虎之助

成步堂:可以招了吧,本土坊先生!和你配合的就是這個男人!!
本土坊:”55555555

法官:這個誰?恩?好象在哪見過。

成步堂:(我靠1個月前他還站在這裏過.............芝九藏虎之助,高利貸公司卡裏約紮的社長!

本土坊:
“..........”
成步堂:不用隱瞞了!你因為這個而和他脫不了關係!


出示本土坊的欠條

成步堂:你從那個高利貸公司借了5000萬,你完全還不出!所有你只有聽那個人的話!
本土坊:”.........是這樣。虎之助先生借我們家店見一個人。我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生那樣的事!我聽他的話不要動。在店裏搬運了須須木和死者的屍體。只要藏在廚房裏就萬事大吉了。

成步堂:那個人是芝九藏對嗎?

法官:證人,再問句。那件圍裙裏不是找到死者的毒藥和獎券嗎?那麼你
........“
本土坊:我不知道!我只是嫁禍給了真子。我知道那是很過分的事。

法官:那麼後藤,可以傳芝九藏做證了吧?

後藤:還有30分鐘,我審理才開始。30分鐘後他一定站在證人席上。

成步堂:

後藤:丸步堂,別高興得太早。那個廚師說的是真話嗎?等判決吧!

法官:那麼去帶證人芝九藏。休庭半個小時!


同日下午121分地方法院第一被告等候室


真宵:那個虎之助要來了,他來了就好辦了。
成步堂:但願吧,剛才對本土坊的詢問.......沒有證明他的證詞是真的證據!

真宵:也就是說本土坊撒了謊?

成步堂:如果後藤那樣堅持的話就麻煩了。

系鋸:喂!!!!!!

成步堂:系。系鋸?

系鋸:這不是你們閒聊的時候!!

成步堂:總之請放心!

系鋸:“.....這種關鍵時刻真對你放心不下。

成步堂:(真囉嗦)

系鋸:剛才我到局裏了,查那個指紋!只要1小時!
成步堂:(可是審理.......

真宵:那是決定性的證據吧!
成步堂:(確實!)一個小時能查到指紋?

系鋸:恩!

選擇小瓶子交給系鋸

成步堂:那麼就拜託查這個了,上面有不明身份的指紋!
系鋸:那好我知道了!先走了!

真宵:哪邊才是真的馬上見分曉了!


同日下午156分地方法院第四法庭

法官:那麼繼續。後藤,你把芝九藏帶來了?
後藤:逮捕他用了我3杯咖啡的時間。他可是囂張呐!

法官:那麼帶芝九藏入庭!

芝九藏入庭

法官:那麼證人你的名字?
芝九藏:哇!!!!!!!

成步堂:(真宵又躲到桌子下了。)

法官:那麼請多關照。
芝九藏:哇!!!!!!

法官:哇!!!!!!

芝九藏:我正好要做一筆大生意的時候。你們.........究竟誰把我叫來的!

成步堂:這個,當然是法官.............(桌子下去了)。

法官:啊我圓珠筆掉了!別管我各位繼續!

芝九藏:啊!!究竟是誰!

後藤:你再叫也沒有用,你現在在法庭!主持審判的人是我!

成步堂:(媽的耍酷啊。)

真宵:成步堂,拜託了!加油!
後藤:最初的事情清楚了嗎?

芝九藏:什麼?

後藤:上次須須木來這裏,你不是也來旁聽的嗎?

芝九藏:但是法官呢?

法官:我知道了。請做證詞吧!

芝九藏:啊成步堂龍一!我會讓你一生都後悔的!!

證詞~~~案發當日的不在場證明~~~
芝九藏:什麼殺人事件我根本不知道。去年12月開始我就很忙,一直在事務所裏呆著。卡裏約紮門口每天都排滿了借錢的社長們。うらみ可以證明做我的不在場證明!

法官:啊圓珠筆終於找到了!那麼成步堂,開始問吧?
芝九藏:哇!!!

法官:啊,突然那麼大的叫聲!

芝九藏:我認識那個大哥呢!

成步堂:“.......我就是你冒名頂替的那個律師!

芝九藏:啊別打岔。上次你問我借了500萬!然而你好像還不出!

後藤:真有趣!這個男的怎麼看都像是都市里的放浪形骸男!

法官:我怎麼看都像是痞子.......“好了無關的話少說,開始詢問吧!


詢問第二句

成步堂:你確定1個月前你沒有離開過事務所?
芝九藏:是呀。我有個好秘書呢。

成步堂:好秘書...........(是說うらみ小姐?)

芝九藏:我的日程表上都寫著的,12月大胸的事務所!

法官:什麼意思?那個大什麼的?

成步堂:(案發當日......怎麼辦?)

選擇1追問

成步堂:證人!
芝九藏:哇!!!

成步堂:能再詳細說嗎?

後藤:反對!無用的詢問就不需要了吧?丸步堂?

成步堂:但是當日的不在場證明必須明白無誤!

法官:我也這樣認為!

成步堂:被害者死于123日。那天你?

芝九藏:當然寸步未出。和社長們談生意。

成步堂:認識這個年輕人嗎?

法官:後藤,拜託你了。

後藤:那麼加進證詞。


追加證詞
芝九藏:那天在公司沒看到這個年輕人!
質問這句,出示高夫的日曆

成步堂:芝九藏先生,你當真步認識?你認識岡高夫的。
芝九藏:

成步堂:他的日曆上有備忘錄去見阿虎。時間是123號。

法官:啊那不是案發當日嗎?

成步堂:阿虎先生,你不可能不認識死者。案發當日,你們見過!

(譁然)

芝九藏:哇!!!!!!就合格了,大哥!
成步堂:啊?

芝九藏:剛才我是試試你的能力!

法官:成步堂,你覺得證人有沒有撒謊?

芝九藏:我沒有!哇!!!!!!!!!

後藤:和岡高夫見面,是真的?

芝九藏:當然!

後藤:那麼我再喝杯咖啡!你再做一次證詞!

成步堂:(沒有見過死者絕對是謊言!)


證詞~~~被害者岡高夫~~~~
芝九藏:我沒有撒謊!我沒有見過那個人。確實融資洽談的時候聽到過這個名字。也確實約定見面,但是地點是在卡裏約紮!我在事務所等他!可是他沒有出現!我沒有去過那個什麼吐麗美庵的餐廳!

法官:成步堂,這個說得通,約了會而沒在事務所出現。
後藤:當然咯,已經死了。

法官:那麼成步堂,開始詢問吧。

芝九藏:啊等我處理萬這個就要問你討回欠的債!


質問第五句,出示吐麗美庵的宣傳單

成步堂:芝九藏先生,這個是什麼?
芝九藏:傳單吧。

成步堂:是在卡裏約紮找到的,那個餐廳的傳單!如果你沒有去過那,怎麼會有那的傳單!

芝九藏:怎麼了?不行嗎!

(譁然)

法官:證人,你到底?
芝九藏:哇!!!!!!!

法官:哇!!!!!!!

芝九藏:確實那天我去過那,但是大哥!我沒有見過你說的那個年輕人!

後藤:怎麼樣?還是再說說吧!

成步堂:(就差一步就能證明了,這個人當天見了岡高夫,然後.........

 

證詞~~~案發當日在吐麗美庵~~~
芝九藏:那天下午本打算在餐廳見面。進去的瞬間看到了討厭的東西。那個年輕人倒在桌上一動不動。就在進去右邊的桌子。我還聽到了警笛。然後我就會事務所了。

 

法官:恩,最後還是沒能見上岡高夫。那麼問吧成步堂!
芝九藏:大哥拜託我還有急事,少說點廢話!

後藤:放心。必要的詢問我會予以批准的。

法官:啊這個是我的工作!

後藤:你的工作就是敲榔頭!喊有罪

芝九藏:那麼你呢?什麼工作?

成步堂:(nnd,簡直無法無天)

 

質問第二句,出示吐麗美庵的平面圖

成步堂:證人,你公司是放債的?
芝九藏:是的!沒有人能逃過我的虎口!

成步堂:但是你被我看破了!從我這也是逃不掉的!你注意了。請看這是餐廳平面圖。芝九藏先生。你站在這兒的入口是吧?從那裏可以看到的。應該是這樣。

法官:確實看得到死者的位子。

芝九藏:當然我看見了。

成不堂:很遺憾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門口有很大的一塊屏風!因此看圖,你進去能看到的,實際上是這個!!!!!從吐麗美庵的入口是看不到死者的位子的!你當天見著了岡高夫!!

後藤:反對!你忘了大叔昨天說的?桌子上只有1個人!!!!!

成步堂:不!剛才我已經立證了,他看到的那個是冒牌貨。真凶為了讓他搞錯,在將被害者殺害後再讓他看到這一切!!!!!
“  
(譁然)

法官:那麼審理到這份上不得不問了,那個真凶的名字是!


出示芝九藏

成步堂:當然是芝九藏!
法官:證人是嗎?

芝九藏:真有趣.......這樣和我阿虎說話......不要命了嗎?!哇!!!!!!!!!

成步堂潛入桌下
..............
後藤:你們幾個還真是有趣呢。好好回憶,五十嵐的證詞裏,只有被害者一個人!下毒的只有被告!

成步堂:別乘我不在的時候............哦,後藤檢查官!

後藤:啊你圓珠筆找到啦?

成步堂:“.....在口袋裏找到了!總之五十嵐看到的人是2個。一個是死者,一個是只有背影就斷定的被告。還用說嗎?那個假高夫照犯人命令做戲,難道那個女侍不是假的?

法官:什麼?女侍也是假的?

成步堂:須須木昏過去了。也是兇手計畫中的一環!

法官:那麼五十嵐看到的女侍究竟是?


鹿羽うらみ


法官:這是誰?
成步堂:鹿羽うらみ,卡裏約紮的職員。

芝九藏:......知道她是誰的孫女嗎?你今天別想活著出去了!

成步堂:”..............總之須須木這樣說道當時店裏還有個客人.......不知為何獨自冷笑

芝九藏:
“........”
成步堂:本案有很多疑點。被害者桌子上的另一個人,還有不能聽的耳朵,那個廣播........原因只有一個!這樁案子發生了2回!一次真!一次假!然後,有可能犯案的只有你!芝九藏虎之助!

法官:怎麼樣?證人?

芝九藏:“................你真是個很好的演員呢。

成步堂:恩?

芝九藏:拜託我還有事。我就最後再說一遍!別聽漏了!大哥!那天我確實見過他,但是沒有下毒!

法官:怎麼會事?

後藤:似乎最後還有必要問一遍。問吧!

 

證詞~~~和被害者的關係~~~
芝九藏:岡高夫大概向我借了1000萬!那天我們不是在商量融資的事而是還錢期限!然而他說他沒錢!我準備去大彈子的時候,他突然大叫我中5000萬了!!!,那個女侍似乎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法官:恩,是借了500萬?
芝九藏:恩算上利息是1000萬。

成步堂:(翻了1倍啊)

法官:期限確實是123號。真是個不守規矩的年輕人。
ゾ挪兀骸澳歉黿比?000萬呢!所以我沒有理由殺他。我動機又是什麼呢?

 

詢問第六句

成步堂:那個女侍是指?
芝九藏:就是被告席上戴眼鏡的那位!就是她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選擇1”她在做什麼?

成步堂:被告究竟在做什麼?
芝九藏:那個眼鏡聽到5000萬總想要的吧,所以就在咖啡裏下了毒。

成步堂:反對!證人怎麼能咬定
.......“
後藤:不成哦,證人可在現場。法官大人,這些證詞可值2杯咖啡!

修正了第六句證詞
芝九藏:她放毒的時候我正在談生意。

成步堂:為什麼她要往岡高夫杯子裏下毒?

詢問第六句

成步堂:(他想嫁禍給真子!他的目擊證詞很對我們不利)那個談生意是指?
芝九藏:當然是討錢。我只要那1000萬就好了。啊對了本來想阻止那個女侍的。

選擇修正證詞

第六句證詞被修改
芝九藏:對我來說除了1000萬沒有什麼理由可以殺他了。


質問這句,出示うらみ的診斷書

成步堂:你本是打算問岡高夫拿1000萬嗎?
芝九藏:當然!我有那權利!

成步堂:很遺憾1000萬是完全不夠的,半年前你引出了起交通事故。摩托車和汽車的事情,當時車裏的女性被送到醫院做了手術。

芝九藏:”......你從哪知道的?

成步堂:瞧這個受傷女性的診斷書,費用1億元,期限去年12月中旬。

法官:哇塞一億元。

後藤:有趣,和他有什麼關係?他一定要付嗎?

成步堂:是的不管多少他都要付,因為不然他就沒命了!

芝九藏:哇!!!!!!!!!!!!!

(譁然)

法官:肅靜!沒命?
成步堂:受傷的女性,鹿羽うらみ,是鹿羽組組長鹿羽權太的獨孫女。他只好補償,不然就是死!你是怎麼弄到那一億元的?

(譁然)

後藤:停止假設,丸步堂!如果這個證人需要一億元,他也沒有必要殺了岡高夫因為他的錢還沒有還!
芝九藏:是呀!他錢還沒有還呢。

成步堂:不,他有不要那1000萬的原因,因為他有更心儀的東西。

法官:那麼證人的目標是什麼?

出示清洗爆彈

成步堂:岡高夫是個優秀的程式師,因此證人才肯借他錢。為的就是電腦病毒清洗爆彈是個破壞電腦內部的程式。這個東西,價值數億!芝九藏先生,你又怎麼會在乎那區區1000萬呢?你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那程式!

(譁然)

成步堂:那天證人打算拿的是這個程式,而不是1000萬!但是那時發生了奇跡。岡高夫一下子中了5000萬。這下證人就拿不到錢了。然後他就下了毒。並把禍嫁在須須木頭上!當時那2個冒牌貨就是-------扮演岡高夫的芝九藏和扮演須須木的鹿羽うらみ!!!!!2人再現了現場並讓目擊者五十嵐看到。
後藤:反對!難道那麼大的動作,店長會沒看到?!

成步堂:他當然是知道一切的。別忘了那張欠條。


(譁然)

法官:肅靜!
芝九藏:啊白癡說的還真是動聽呢。假扮?嫁禍?為什麼?

成步堂:因為你和被告的關係不是那麼簡單!

後藤:笑話!那你說說還有什麼聯繫!!


出示紙做的徽章

法官:這個是?
成步堂:芝九藏先生,你並不只是在案發當天扮演過別人,1個月前。你假冒過我!

法官:怎麼可能?

成步堂:事實。

法官:但是完全不像..................話說回來,的確是你!那個見不得人的成步堂!

後藤:證據?這裏是法庭!

法官:確實,我個人能確定,但是記憶是不能作為證據的。

後藤:下毒,假扮......這一切的證據呢!!!!!!!!!!!!!!!!!

(譁然)

芝九藏:“...........啊很遺憾我是不會輸的!

系鋸:————————————————一下————!!!
法官:你是系鋸警官!

系鋸:我帶來了決定性的證據!!

法官:什麼?!?!

(審判被迫中斷)

 


同日下午248分地方法院第一被告等候室


系鋸:好險,終於檢查結果出來了!
成步堂:

系鋸:上面的指紋!

真宵:啊是誰的?是那個芝九藏的吧?

系鋸:恩!當然!上面清楚地留著他的指紋!!

成步堂:”...........抱歉,不得不說,現在找到那個指紋也沒有意義了。

系鋸:怎麼?

成步堂:現在我們必須拿出的是證明芝九藏下毒的決定性證據。現在能證明他見過死者,這個瓶上有他的指紋。但是沒有意義了。

系鋸:果然我的調查派不上用場。但是為了真子,這是最後的機會,我把命豁出去了!

須須木:成步堂先生。系鋸前輩,我的事真的是完了?

系鋸:沒用的是我,知道你不是兇手卻沒有辦法救你,枉費自己刑警的身份!

須須木:系鋸前輩
........“
成步堂:(我該怎麼辦?系鋸警官拼死帶來的證據該怎麼派上用場?)

 

得到小瓶子,上有虎之助的指紋

 

同日304分地方法院第四法庭


法官:休庭時找到決定性的證據了?
成步堂:是,是。

提出小瓶子

成步堂:那麼辯護方提出最後的證據!這個裏面有什麼?現在誰都知道。問題是............上面清晰留有芝九藏的指紋!
法官:但是那又怎麼說?

成步堂:(現在法庭上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但一定有不知道的人)

芝九藏:你說什麼有我的指紋?
成步堂:芝九藏。這是致命的證據!!你在裏面放了.........“

選擇3.“劇毒的青酸鉀

成步堂:這裏面有青酸鉀。對,殺害死者的青酸鉀,就在這個裏面!!
芝九藏:
”.................“
成步堂:這個瓶子上面發現了你的指紋!你怎麼解釋?

芝九藏:哇!!!!!!!!!!!你看我的樣子是在說謊嗎?那個瓶子裏怎麼會有青酸鉀?你自己打自己耳光吧!

成步堂:但是裏面確實有!

芝九藏:哇!!!!!!!放青酸鉀的不是茶色的瓶子嗎?那麼破的瓶子怎麼可能?

(全場寂靜)
成步堂:(終於結束了)
芝九藏:怎麼?怎麼大家那麼安靜?那個小瓶子.........”
成步堂:你說的是這個?

芝九藏:啊我的指紋怎麼可能..............啊各位,這個律師在撒謊...........檢查官先生,你也說些什麼啊!

後藤:“.............你你你.........還不明白嗎?你自己說了什麼?

芝九藏:什麼意思?

成步堂:你是第一次來法庭的話,怎麼會知道青酸鉀的事?你自己已經承認了!你犯罪時用的那個褐色瓶子!!!!!

芝九藏:那麼剛才那個瓶子?

成步堂:那個是假的!你似乎和假證脫不了關係呢。假判決,假律師,還有。連你自己都是假的!!!

(電閃雷鳴。終於快over了)

法官:怎麼了?
看守:好象停電了。

後藤:怎麼樣?第17杯咖啡讓你享受了,慢慢嘗。慢慢享受你的獵物(野獸?成步堂的替身?像嗎?)了。
”  
(譁然,宣告開始)

法官:後藤,芝九藏他...........”
後藤:緊急逮捕,涉嫌殺害岡高夫。

法官:怎麼辦?我們犯了可怕的錯誤,應該還能補救吧。在缺少律師的情況下下的判決
......”
成步堂:是的。

後藤:證據?沒有。對芝九藏他只要缺少一樣證據就不能定罪。

法官:是的,他就能繼續逍遙法外。犯人真可怕啊。

後藤:可怕的應該是那邊的律師吧。

成步堂:(........

法官:不管怎麼說可以改判了。被告須須木真子無罪釋放。休庭!


同日下午410分地方法院第一被告等候室

須須木:成步堂先生!須須木我...........謝謝!!
真宵:恭喜你!

須須木:“1個月前成步堂先生的胡言亂語,我現在也能原諒了!

成步堂:啊我都說了那是芝九藏幹的
...........”
真宵:啊成步堂君看門口。

成步堂:(系鋸警官)

系鋸:啊那我告辭了!
成步堂:回來!

系鋸:
”...........“
須須木:系鋸前輩
............“
系鋸:啊真子,恭喜你!

須須木:謝謝
.......“
系鋸:
”..............“
須須木:
”...............“
系鋸:我一直相信真子是無辜的!

須須木:可是你做證的時候
.......“
系鋸:
“............”
真宵:系鋸警官他一直在為真子的事忙呢。

須須木:可是他只是利用了成步堂先生的本領
.......“
成步堂:系鋸警官一直很擔心你的事呢!

須須木:我也那樣認為。可是昨天的法庭上.........他的證詞......差點致我於死地!

成步堂:可是他是刑警,他也只是奉公行事。(把他的心意轉達給她吧。)


選擇系鋸做的便當

成步堂:這個是無罪判決後的慶祝!
須須木:這是?

成步堂:這是傾注系鋸警官所有的愛的便當!

真宵:真子姐姐最近似乎瘦了呢。

須須木:前輩........其實我不討厭香腸。

(什麼聲音?胃撒嬌了)

真宵:這麼說來,我肚子也餓了。
成步堂:今天的審判真長啊。(是啊是啊這個案子打得可真漫長啊)

須須木:那我吃了!
真宵:怎麼樣?

須須木:真好吃...........5..............“


好了,冒牌貨,差點害了須須木的那個冒牌貨的故事結束了。接下來是-------真正的我的故事

第三話 完 

 

    全站熱搜

    wes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