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火降魔錄 聖戰之系譜

機種:SFC

1996年5月14日發賣

售價:7500日元

容量:32MROM+64K SRAM

評價:聖火系列遊戲中最被人所稱讚的一部,把SFC的機能發揮到了極限,也因此被稱為SFC最經典的遊戲.其宏大的場面,壯麗的戰爭,精彩的劇情,完美的人設甚至壓倒許多PS遊戲.  

 

毫無疑問,系譜是FE系列最為大眾接受的一部,與QUEST的Tactics Ogre(奧加策略,港譯皇家騎士團2,簡寫為TO)並稱為srpg遊戲的頂峰!在他發售的96年,國內的遊戲機房甚至是十幾台機器同時在玩系譜,而且很多人甚至是一玩好幾年!在日本國內的評價也極高,96年度的sfc作品評比中,系譜僅次於dq6而位居第二,而這個還要考慮到dq的日本國民rpg的地位,如果現在綜合評論sfc的優秀作品,相信沒有幾個人會把dq6放在系譜之上的……即使到了今天,隨便去搜索一下,都能找到數以百計的專題網站,人氣度可見一斑。

 

從發售到現在也已經5年了,可是在經過無數遊戲的洗禮後,系譜依然那麼光亮耀眼。經典中的經典,名作中的名作,這樣的評價並不為過,很多今天才第一次接觸他的新手,也同樣很快沉浸在這個世界中,為之欣喜、為之傷悲。到底是什麼樣的魅力使得一代又一代玩家對之推崇倍至呢?

 

放下那眾多特色鮮明的人物和波瀾壯闊的劇情暫且不提,先來談談遊戲的音樂。舉個簡單例子,第六章光之繼承者開頭,斯克撒哈探聽到敵人進攻的消息回提爾那諾古報告,此時的音樂一變而為急驟,將那種山雨欲來的氣氛烘托得恰到好處。第五章命運之門結尾時的音樂更是經典,從與艾塔交談時的神秘、凱旋時的莊嚴,到阿爾維斯翻臉時的驟變、見到蒂婭朵拉的幽遠,再到屠場的激烈、全滅後的感傷,幾分鐘裏的6首音樂無不讓人印象深刻,回味悠長,更重要的是與劇情已是渾為一體……正如作者辻橫由佳小姐所言,遊戲音樂要的是與劇情的和諧而不是喧賓奪主,系譜正有力的證明了這一點。其他例子多不勝數,如鬥技場中的喧鬧與緊張,與皇帝阿爾維斯對戰時的壓迫感,那流動的音符時時在撥動著我們的心弦……

 

畫面方面同樣出眾,一反前幾作的慣例,系譜採用了大幅的地圖來表現那壯麗的戰爭場景,使得看到的人們無不眼前一亮!而在這樣的地圖上,每個人的動作仍然表現得一絲不苟。我們能看出他們在回避,在用盾牌防禦,在吟唱魔法,在歡快地舞蹈。精心繪製的戰鬥畫面則更讓人捨不得關閉,那動作的流暢與真實看上去真是一種享受!特別是各種特技和必殺,飛龍的高空俯衝、天馬的一擊遠颺、王子的劍版龍虎亂舞(^^b)、盜賊的背後偷襲,無不賞心悅目。至於那最誇張的劍聖,必殺種類多多,戰鬥時就見她如穿花蝴蝶、流星連閃,對手已是暈頭轉向,摸不著南北……看得我是眼花繚亂,還特意留了個拉可秀拿細劍24劍砍暗黑龍的記錄,時不時拿出來爽一下。

 

然而這些都還只是表面現象,能夠讓人玩幾遍甚至幾年還有更深層的因素。一流的操作感,貼心的設計,使得我們玩的時候從來沒有發現這方面有什麼阻礙,唯一遺憾的是太體貼了,那個START鍵跳過對話的設定想來是讓很多人錯過那經典的劇情了……一些小的地方的設定變化帶來了更大的自由度,例如增加能力的飾品變得不是使用而是裝備了,這樣就可以根據需要來給合適的人,雖然要受到奸商的剝削;而武器的修理則不需要特殊裝備,不至於像其他作品那樣拿到好武器卻捨不得使用,雖然因此難度有所降低,不過感覺卻好得多。

 

作為系譜最有創意的部分,當數戀愛系統,當看到自己軍中那相互愛慕的一對對最終能夠互結連理,而這卻是自己一手撮合的,感覺當然不同。即使是在命運之門的死鬥,也因為還有繼承者、還有希望而稍感一絲欣慰。而就遊戲本身而言,這種設定使得上下部連接緊密,過渡自然,而對後代的多種影響更使得玩家可以多次選擇而樂此不疲。系譜是公認的高耐玩性的遊戲,戀愛系統在其中便占了主要原因,因為不同的選擇也使得後代的難度和攻略方法大相徑庭。例如雷文一般是和菲莉結婚的,可是如果和迪爾蒂結婚的話,就可以在第六章便獲得聖風,活躍程度大幅上升;有無見切則直接關係到法瓦爾是否能在最後對抗暗之龍;有些特殊武器還是利用特定的結婚來得到,如勇者之弓、救援杖、魔防劍等等,甚至使用全替代人物也有對應的事件和對話,選擇更加自由和多樣。同時戀愛系統還關係到我方人物最後的去向和歸宿,使得玩遊戲的時候有著更多的自己參與的感覺……

 

 

戀愛系統帶給我們的不僅是遊戲中的自由度,更多的是在培養他們之間的感情時也同樣在我們心中滋生的情感。換言之,我們已經不是一個旁觀者,而是同樣置身於其中的世界,遊戲中的人物也不再是表演者或者我們手上的木偶,而是走進了我們的心中。我們會為了瑪妮雅的戰死而憤怒,會為阿萊斯對辛格爾德的諒解而欣慰,會為尤莉婭的無奈而心痛,會為帕蒂做的便當而會心一笑……更多的時候,那些對話使得我們瞭解了一個個人物的內心,在不知不覺中理解並接受了他們。

 

作為戰棋遊戲所必備的戰略性在本作同樣是充分展現了的,大兵團作戰方式更需要對全局的把握。尤其是在考慮評價的時候,等級與回合數的矛盾使得我們要精心計算,不想多添戰敗數的話就得對敵人的行動方式、移動範圍、攻擊效果、地形特點做徹底的瞭解。同時應付幾個戰場時人物的支援與協調、大範圍行軍時的任務分配,一切都在考驗著你的指揮能力。想高枕無憂?沒有那樣容易!

 

然而,我最欣賞系譜的還不是以上這些,而是他的平衡性。往大的說,是音樂、畫面、劇情、系統等的平衡,往小的說,是職業、人物、武器、特技等等的平衡。我之所以推舉系譜為超任最佳遊戲正是為此,雖然也有遊戲在某些方面比他更強,但是綜合而言,卻還是系譜更勝一籌!而且我們可以看出,這是遊戲設計者有心的追求,例如demo演示中吟游詩人使用聖風フォルセティ的畫面,從地圖上看明顯是第七章穿越沙漠,而實際遊戲中賽迪是到下一場才出現而且已經轉職為賢者。這一方面是為了避免聖風フォルセティ的過早入手而使得與雷神之錘的戰鬥無難度可言,另外一方面也限制了賽迪的強度。再舉個簡單例子,序章剛開始的那兩個騎士,阿力克以速度見長,而諾伊斯則是以力量著稱,兩人的特技也是與之相對應的,而人設方面也是一個偏重於防守,一個偏重於進攻。又如職業上的設定,首先採用了上下限的方式來區分各自的特點,使得不再像前作那樣練滿了(或者用加能力的道具加滿了)大家就都一樣了,繼而引入職業技概念對某些職業進行強化。大體而言,步兵的高上限低移動力和騎兵的低上限高移動力壁壘分明,加上再移動設定的平衡,使得在遊戲中的作用是各有千秋。而實際戰鬥中的情形則是各方面的綜合考慮,如二代主角賽瑞斯,特技差,職業上限也是屬於最低的級別,可是實際使用中卻並不困難,這是由於他超高的成長率和3星指揮;職業與資料都無懈可擊的皇帝阿爾維斯,卻因為無追擊特技而威力大減,只有4的幸運也隱約透露出一絲淒涼……攻防無敵的阿爾特娜加入後卻要以較低的魔防來面對眾多的魔法師,資料加得可怕的光之龍ナーガ拿到了遊戲也差不多結束了……

 

很奇怪的是,關於系譜難度的評價有截然相反的兩種意見:太難和太容易。我曾就這和幾位好友爭論過,卻難以達成一致意見。說他容易,那是因為我方後來的人物的能力過強,百人斬武器威力無比,敵人可以說是不堪一擊……說他難,那是因為劇情複雜,人物繁多,難以上手,評價更是難以兼顧。其實一般來說,初次玩的時候會感覺比較麻煩,只能按部就班,等有了經驗後就會覺得應用自如,想怎麼打都可以。這裏我要說的是,百人斬的設定是我唯一反感的,原因很簡單,光武器的必殺率就有50%,是否為百人斬區別極大,更使得一些人專心去殺人練劍,打破了原有的武器及戰略的平衡……如果你要難度,嘗試無百人斬、聰明模式下的5A評價吧!這時候的系譜不再是一心衝殺就可以完成的了。

下面要談的是人物和劇情,不過系譜的確也夠複雜的,為了能夠使得大家有些頭緒,在這裏附上系譜的血統圖。

聖戰之系譜情節篇

 

 

如果只看開頭結尾的話,很容易認為系譜只是一個俗之又俗的正義戰勝邪惡的老套故事,事實當然並非如此。那麼系譜究竟要表達的是什麼呢?系譜的情節也大致隨著親、子代而分為兩個部分,上部可以說是在佈局,我們看到了陰謀的肆虐,目睹了悲劇的上演,我們見到了表面的結果卻不知道背後的暗流;而下部則看得更加深入,我們可以瞭解阿爾維斯的悔恨、特拉班托的內心、伊斯塔爾的選擇、背後的龍族之爭,到了結局也並不是大團圓,無奈、惆悵,這些情緒仍然在我們的心頭激蕩。如果說奧加是把“為了理想,能否弄髒自己的手?”這樣尖銳的問題直接擺在我們的面前,那麼系譜就是用各人不同的選擇來告訴我們,什麼是各自的正義。

 

朵拉基亞的人們把賽瑞斯一行人當成侵略者而畏懼著、

自動自發拿起武器來作戰。

在這場戰爭中有正義嗎?

我們是為誰而戰?

對賽瑞斯他們而言,那是首次遇上的試煉…

 

在上部,我們通過辛格爾德的征戰來瞭解了我方的壯絕戰鬥,同時由隱藏在對話和劇情中的暗黑司祭曼菲羅伊的活動為暗線,對背後的陰謀有所瞭解。可是真正瞭解了嗎?曼菲羅伊被稱為罪魁禍首,萬惡之根源,可是仔細想想,他親手殺過什麼人嗎?克爾特王子是斧戰士ネール家的朗克巴爾特殺的,獅子王艾爾托莎是被自己的主君殺的,喬安夫婦是龍王特拉班托下的手,辛格爾德殺了朗克巴爾特和萊布托爾,自己則落入了阿爾維斯的陷阱……不錯,你可以說是曼菲羅伊在背後挑撥、利用、操縱,可是這些被利用的人同樣是希望利用暗黑教團的力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就算沒有曼菲羅伊的出現又會如何?從遊戲中的情節我們知道,王都的情況本來就是爭權奪利、勾心鬥角,阿克斯多利亞諸公聯盟貌合神離,西倫西亞諸侯割據,朵拉基亞的生死對決也不是一天形成的。歷史不是由個人推動的,真正的悲劇根源也同樣不會歸結到一個或者幾個小人身上!曼菲羅伊所做的只是點上了導火索,使得問題爆發得更集中,更劇烈。暗黑教團的所作所為大多數人只有魔鬼這樣一句評論,那麼你知道他們的正義嗎?

 

賽瑞斯:“這就是伊都神殿…破壞得相當嚴重…”

雷文:“羅普特帝國的後裔長期以來隱居在這神殿的地下,因為一到地上來就會遭受迫害、被處以火刑。他們在一開始時也並不是壞人吧,但漫長的歲月使他們轉變成惡魔。”

賽瑞斯:“即使是祖先曾幫助過羅普特帝國、連子孫也要承擔罪行未免太過份。而且被稱呼為暗黑教團、邪神一族什麼的很不好過吧。這面牆上的塗鴨好像是小孩子寫的,希望暗黑神能復活。對他們而言羅普特斯是唯一的神啊…”

雷文:“是的、賽瑞斯,善惡並不是那麼簡單能夠區分的東西。應該憎恨的並不是擁有邪惡之心的人,只有這件事不要忘記…”

 

不錯,這樣的正義我們不能贊同,卻能夠理解……到了下部,在號稱無所不知的雷文的指引下,我們瞭解了事情的更多側面。我們知道了朵拉基亞的士兵眼中的龍王,認識了部下所崇敬的皇帝,聽說了孩子們口中的雷神,現實不是童話,善惡也同樣不是黑白分明的。

 

辛格爾德:“賽瑞斯啊、要理解他人的傷悲。真實並不僅僅只有一個。若是不瞭解這點的話,這場戰爭將會成為毫無意義的吧…”

 

真實並不只有一個,但時間卻是無法回頭的。悲劇已經發生,戰爭正在進行,如果戰爭之後不能獲得相應的進步,那麼所流的血就是白費的。“只要人的心中還有那卑劣的部分存在,我就會再度回到這個世上!”最後的警告仍然在我們的耳邊迴響著……

 

雷文:“終於到美兒肯了啊;賽瑞斯,連斯塔就在眼前了。”

賽瑞斯:“雷文,這種戰爭要持續到什麼時候?那位女將軍與伊修特王子明明都不是什麼壞人…”

雷文:“但他們協助壓榨人民的布魯姆王,對我們而言是敵人不會錯。賽瑞斯,我們並不是只為了憎恨而作戰,這就是戰爭。”

 

當看到那溫柔善良的雷神伊斯塔爾在愛情和仇恨的壓力下只能選擇去戰死沙場時,當辛格爾德的軍事才能被王都巴哈拉當做擴大領土的籌碼時,當解放軍被當做侵略者而加以反抗時,你想過我方的正義嗎?還是一樣的藉口——他們幫助了我們的敵人嗎?

 

 

 

越說越沉重了,還是來談談其他的吧!除了情節的深刻,系譜中所使用的語言也值得我們仔細品味,不但劇情可當做文學作品來讀,用語準確傳神,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稱得上是詩!下面就來舉幾個例子。

 

消失的希望

再次回到了人間。

而現在,

無數晝夜交替,

一切已成為傳說……

 

這是片頭的結尾,短短的幾句話,卻生出了滄海桑田之感!

 

絕不能讓她落到蠻族手中”

辛格爾德公子馬上下定決心出陣

古蘭曆757年┅

命運之門就這樣打開了

這是即將發生的恐怖事件之前奏

在當時卻還沒有任何人知道

 

最初的灰色,卻沒有人注意到,等到了真正的命運之門卻已經……

 

雷文:“喂喂、開玩笑的、別當真,真是的、菲莉就是太過於正經八百了…你擁有不輸給任何人的可愛,現在這樣就很足夠了。”

菲莉:“是…啊、不……”

 

正如我的一位好友所言,僅短短三個字,看似簡單卻勝過千言萬語,將菲莉當時面對心儀的男性讚美自己時的那種掩蓋在景仰之下的快樂與幸福的心情描繪的傳神到了極點。

 

雷蜜亞:“真是個無藥可救的大壞蛋啊,你們的做法真令人看了想吐。”

達卡:“說這種話的你們才是為錢殺人的殺手集團吧,常有人叫你地獄的雷蜜亞喔。”

雷蜜亞:“呵呵呵,多謝你的讚美。對了,這次的工作是什麼?”

達卡:“總之是保護這個城,辛格爾德的軍隊說不定會打過來。”

雷蜜亞:“什嘛?是那種工作?啊~啊,真無聊啊。喂,各位,這次的工作是收拾敗軍殘將,在城的周圍自己找喜歡的地方集合!”

 

這個僅出場一次的殺手頭目,幾句話就把她的狂妄、自大表現的淋漓盡致。

 

雷文:“母親!沒那種事吧,你和辛格爾德公子聊個沒完卻無視於我這個親生兒子。”

蘿娜:“我的兒子在兩年前丟下我,不知跑到哪去了,我才不認識你呢。”

雷文:“哈哈哈,這真是敗給你了,母親還在生氣嗎?”

蘿娜:“當然,一點也不知道我有多麼擔心多麼寂寞,那種無情的兒子不要也罷!”

雷文:“哎、那是有很多原因的,已經可以了吧,現在不是這樣好好的回來了嗎,差不多可以原諒我了吧。以後我會孝順你的,怎麼樣,我來幫你捶肩膀好嗎?”

蘿娜:“真是、居然把我當老年人!雷文,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在最近找個時間回西連西亞,別忘了喔!”

 

暗地的欣喜卻隱藏在表面的生氣之下,母子間的感情表達得真實可親。

 

不能再使照顧他們的西連西亞捲入戰爭

辛格爾德一行人決心面對最後之戰

古藍曆760年初春

西連西亞的群山至今仍被深雪所埋

 

這段看似平凡,可考慮即將到來的戰鬥的慘烈與艱辛,處境之艱難,在適時的音樂襯托下,這幾句話也變得含義深遠起來。

 

艾婷:“姊姊、怎麼了嗎?”

布莉姬德:“艾婷、安德列的事你也聽說了吧。”

艾婷:“是的,不僅對父親下毒手、連西連西亞的瑪妮雅小姐也…安德列他被惡魔迷住了嗎?”

布莉姬德:“我要殺了安德列。為了不再讓他犯下更多的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艾婷能瞭解吧。”

艾婷:“姊姊…”

布莉姬德:“雖然很難過也要忍耐。他的罪就是我們的罪。就算我的手被血弄髒了,也只希望艾婷能瞭解。”

艾婷:“好的…布莉姬德姊姊…”

 

蘭格瓦特:“你、你是雷克斯…這個叛徒!竟然對父親動手、無恥!!”

雷克斯:“所以我才說了不要嘛…老爸、這也是命運,原諒我…”

 

血親對戰的悲哀……相似的處境,不同的心情,人物的形象更加清晰。

 

艾絲琳:“喬安…雖然有各種顧慮,但我還是也要去。我想見哥哥,而且…不想離開你身邊。”

喬安:“那不行!因為你說只送我到半路上,才讓你帶著阿爾緹娜一起來,這樣跟說好的不同。阿爾緹娜才三歲,現在也正睡在你的膝上而已,如果打起來的話要怎麼辦!”

艾絲琳:“阿爾緹娜時時刻刻都黏著我離不開,原本也並沒打算帶著她遠征,但放不下又哭又叫的阿爾緹娜才帶著她來。不過的確如你所說。知道了,我會回國去。”

喬安:“艾絲琳,對不起。我明白你的心情,但國內還有剛出生不久的裏弗在。孩子們是需要母親的,和在國內留守的菲恩一起等我回去吧。”

艾絲琳:“好,但是再一下子…一下子就好…讓我留在你身邊,拜託你、喬安…”

喬安:“艾絲琳…我知道了。再一下子而已。”

 

生死與共的愛情,分外美麗而動人,毀滅後玩家的暴走也就不難理解。當艾斯琳身受重創卻仍用身體護住幼小的阿爾特娜的時候,當喬安扔下地槍然後被亂槍穿身的時候,當親情、友情、愛情都散發出耀眼的光輝時,我們卻只能看著光變成紅色……一代又一代的玩家嘗試著去挽回這個悲劇,雖然在有些人眼裏看來是徒勞而無益的,可是,看到你的親友在浴血廝殺,你會視而不見瑪?你會無動於衷嗎?起碼我不能……

 

《對話》艾拉→霍林(戀人關係成立後)

艾拉:“霍林,終於到最後了。”

霍林:“嗯…”

艾拉:“在最後有一件事想問你,可以嗎?”

霍林:“嗯?什麼事?”

艾拉:“霍林為什麼要保護我?有什麼原因嗎?”

霍林:“我從小時候起就認識你了,保護你就是我的一切。”

艾拉:“咦…!?霍林…你難道是…”

霍林:“我是索法拉的領主之子,也是被一位美麗少女奪走心的愚蠢男人…”

 

注視著艾拉背影的霍林,時時為她擋下旁側攻擊的霍林,眾多的影像隨著對話在我們的腦海裏閃過;十幾年累積的深厚感情隨之傳給了艾拉,也傳給了我們……

 

就這樣,一個時代結束了

以遠征伊薩克為開端

古蘭貝爾的動亂將一位年輕人引導至離奇的命運中

然後伴著無數的哀傷故事一起暫時消失了

 

年輕的人們為了追尋理想而戰

但那夢想卻未能實現而散落於戰場之上

他們的戰鬥中到底有些什麼

然後,光………

 

所謂悲劇,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毀滅給你看”,也許作為一個政治家會欣賞阿爾維斯的一系列成功策略:驅虎吞狼、借刀殺人、二虎相爭、請君入甕、十面埋伏,但作為一個玩家,我看到的是戀人的黃昏,是阿爾維斯的屠場,是那血色的天空,是為保護他人而迎上刀劍的身影……我要砸了超任、平了任天堂!無數玩家發出了這樣的呼聲,因為被毀滅的不止是他們的夢想……

 

約翰:“啊啊,拉可秀…我所愛的人啊,命運的日子終於到來了…”

拉克琪:“約翰?你在說些什麼?是吃壞了肚子嗎?”

約翰:“拉可秀…你的話語是小鳥的歌聲,你的眼睛是閃爍的星星。啊啊,沒有你,我已經活不下去了…”

拉克琪:“住口!太噁心了!這可是戰場耶,你根本就不正常!”

約翰:“我會證明給你看我的心意不是假的,愛有時會使人瘋狂。全軍聽令,從今天起我們要為了愛與正義及拉可秀而戰!!”

 

約哈爾瓦:“這不是拉可秀嗎!你是為了見我而來的嗎?”

拉克琪:“呵呵,約哈爾瓦…你一點也沒變呢。你雖然有點粗魯,但的確不是個壞人。至少不會對女人小孩下手。以我而言,希望可以盡可能不要和你作戰。”

約哈爾瓦:“我才不像哥哥們那麼冷酷。我不喜歡以力服人。而且、我對羅普特教團的作法也已經無法忍受了。”

拉克琪:“呃!…你說真的?約哈爾瓦,你這人…對不起,看來我一直以來都有點誤會你了。”

約哈爾瓦:“沒關係,我的確是做過些很過份的事。這麼作也是為了贖罪。好~從今天開始我們是解放軍了!你們也要為了愛與正義而戰!!”

 

如果說約翰的倒戈是系譜中僅見的搞笑場面,那麼約哈爾瓦的加入卻是標準的正劇,這個下部並不起眼的斧頭兵,卻有著和上部的紮姆卡類似的愛與正義。

 

 

帕蒂:“呀─、是賽瑞斯大人!”

賽瑞斯:“呃?你是……?”

帕蒂:“帕蒂啦,是夏南大人的戀~人。”

 

這段令我想起了《亞爾斯蘭戰記》中阿爾佛莉德初見亞爾斯蘭時的對話……

 

雷文:“你想知道母親的事嗎?”

琳:“是的,當然還有父親的事!”

雷文:“琳、你是你。不必在乎你父母的事。我可以告訴你的只有一件事,你的雙親是在真心相愛的情形下生下了你這個孩子。那件事決不是虛假的。雖然在很悲傷的情況下分開了,但他一直到現在也在守護著你。”

琳:“我…從小時候開始就總是覺得好象有誰在默默的守著我一樣。那個人果然是我的父親沒錯吧?可是他要是還活著的話,為什麼不肯露面呢!我明明一直都在等待著、寂寞的難以忍受…”

 

依靠與龍族的誓約而復活的雷文,卻也失去了與親人的團聚機會,他的心裏也同樣難受吧!對於菲的指責,雷文卻只有無奈……

【對話(待機事件)】辛格爾德、蒂婭朵拉→賽瑞斯(賽瑞斯得到生命之腕輪)

蒂婭朵拉:“賽瑞斯…、賽瑞斯…”

賽瑞斯:“是、是誰?是誰在叫我的名字?”

蒂婭朵拉:“…賽瑞斯…你長大了…”

賽瑞斯:“難、難道是母親!?是母親吧?”

蒂婭朵拉:“…將你養育成這樣威風凜凜的年輕人…要感謝雷文大人才行…。…賽瑞斯,要珍惜同伴與朋友喔。…別忘了要隨時隨地心懷感謝之情…”

賽瑞斯:“…是、是的…母親!我終於打倒亞爾衛斯皇帝了!我為父親的遺憾報仇了!”

蒂婭朵拉:“是嗎…那麼尤裏烏斯與優莉亞…”

賽瑞斯:“尤裏烏斯與優莉亞!?為什麼母親會認識他們倆呢?”

蒂婭朵拉:“…”

賽瑞斯:“母親…?”

辛格爾德:“賽瑞斯”

賽瑞斯:“你是?難道是…父親!?”

辛格爾德:“賽瑞斯,不可以得意忘形。亞爾衛斯會被打倒並不是你的力量…”

賽瑞斯:“咦?父親…那是什麼意思!?”

辛格爾德:“賽瑞斯啊、要理解他人的傷悲。真實並不僅僅只有一個。若是不瞭解這點的話,這場戰爭將會成為毫無意義的吧…”

賽瑞斯:“父、父親!請等等!”

蒂婭朵拉:“…要保重身體喔…”

 

久戰之後的心靈綠洲,當那熟悉的面容再度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時,感到欣慰的不止是賽瑞斯……

 

森林與湖泊之國威爾丹,

美麗的綠野是辛格爾德的祈禱,

清澈的湖水是蒂婭朵拉的眼淚,

當地人民都這樣相信著……

 

感動與溫馨,有著詩的韻味。

 

還有眾多的例子我也就不一一列舉了,只是希望大家也能夠在遊戲中用心體會,因為,這是值得的!

 

聖戰之系譜人物篇

 

 

系譜中讓人印象深刻的人多不勝數,不說人氣很高的拉可秀、雷文、帕蒂,就連亞當也有重甲騎士團作為後盾,雷克斯他們也同樣有斧男一族的支持!至於敵方,皇帝有親衛隊,龍王有飛龍兵團,雷神的fans更是一排幾裏……系譜所塑造的,不是一兩個英雄形象,而是為數眾多、個性鮮明的人物。單就騎士形象而已,有忠心輔佐兩代主公的菲恩,有恪守騎士之道的獅子王艾爾托莎,有為友千里來援的喬安,有豪爽深情的辛格爾德,然而他們的形象也不是這一個側面。菲恩與戀人的別離與思念,獅子王對妹妹的關愛和對朋友的信任,喬安與艾斯琳的生死不移,辛格爾德稱蘿娜王妃為母親時的孺慕之情,這一切,使得他們在玩家的心目中更完整而可親。

 

其他讓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多不勝數,西爾維婭的熱情、菲莉的溫柔、帕蒂的可愛,拉可秀的強氣,各自展示著自己的風情;阿力克的風流、阿賽爾的羞澀、約哈爾瓦的正義、法瓦爾的愛心,同樣深具魅力。系譜尤其擅長的是在相同或相似的環境下來突出各人不同的特點,第六章約翰或約哈爾瓦的加入看似相同,究其原因卻各不相同;第三章同樣是送勇者劍,雷克斯和霍林的表達方式卻是兩樣;一樣是血親之戰,有亞瑟的仇恨,有約哈爾瓦的無奈;艾婷親衛隊的那四個更是各有各的表達方式。辛格爾德性格的豐滿自不必說,敵方的首腦如伊斯塔爾、阿爾維斯同樣有著他的深度。多餘的話就不說了,還是來看看幾個具體例子吧!

 

劍聖拉可秀

號稱紋章史上最強劍士、無聖兵器也可挑戰十二聖戰士的拉可秀首先給人的印象是強悍的實力,僅僅母親艾拉所傳的流星劍、見切配合強大的職業劍聖便可所向披靡,再加上父親的特技,可謂如虎添翼。本與女子不太適合的英武之氣配上那酷似艾拉而又更顯年輕的面孔,卻散發出特殊的魅力,第六章約翰或約哈爾瓦的加入可見一斑!

 

斯卡薩哈:「賽利斯大人、不得了了!這被敵人發現了的樣子,聽說加尼夏已經派出了討伐隊!!」

拉可秀:「斯卡薩哈、你慌什麼嘛,早就知道這遲早會被發現,對方先過來的話我們還比較省事不是嗎?給他們來個迎頭痛擊、一路打去加尼夏吧。」

斯卡薩哈:「拉可秀、別說蠢話。夏南王子去了伊都神殿,歐菲他們也還沒回來,你倒說說只有我們要怎麼打。」

拉可秀:「咦,斯卡薩哈在害怕啊,我才不在乎呢。這不是個好機會嗎,王子總是把我們當小孩,雖然還不能加入實戰、但我們已經充份修練過了啊!」

 

典型的對話,自信與倔強表露無遺,再來看看第六次通關後demo中的兩次相關戰鬥:

 

 

斯卡薩哈:“看看我修煉的成果吧!拉可秀、這次不會輸給你啦!!”

 

拉可秀:“啊哈哈、斯卡薩哈真是的,修行過後反而更加退步了不是嗎?” 拉可秀:“夏南大人,今天讓大家看看我是如何取勝的吧!”

 

夏南:“呼…靠那種程度的實力、距離參加實戰還差的遠呢!”

 

 

怎麼看拉可秀都是姐姐哦!對男人一般都不假辭色的拉可秀,對夏南和賽瑞斯卻報有異樣的感情,終章的對話正反映了她性格的兩個方面。這樣的戰士偶爾露出的可愛神情就如同布莉姬德對話中隱含的醋意一樣值得珍惜和愛護。成為王妃後的拉可秀是什麼樣的呢?想像中……

 

 

龍王特拉班托

龍王的第一次露面是第三章,作為夏卡爾傭兵而初次登場的龍騎士展現了他們的力量;而使得更多人記住他的還是在命運之門,隨著喬安夫婦的慘死,他的不擇手段、冷酷等等算是成了定評,到了第八章,發現他竟然連喬安的女兒阿爾特娜也拿來利用的時候,卑劣、可惡之類的也馬上加了上去。再加上是帝國的唯一盟友,被打倒然後貼個標籤說是壞蛋好像是已成定局,然而,一絲疑惑卻開始在暗中滋生……

 

賽利斯:“雷文、朵拉基亞軍和至今為止交戰的對手完全不同。他們是為了什麼那樣拼命的戰鬥呢?”

雷文:“朵拉基亞是沒有豐富資源的國家。大部份的國土都是險峻群山、幾乎無法收成任何農作物、就連要填飽肚子都不容易。所以男性以傭兵之身遠赴戰地、女性也只能從事艱辛的工作。特拉班托王雖是個卑劣的男人沒錯、但他並不是為了一已而戰鬥。朵拉基亞的士兵向國王宣誓忠誠、正是因為相信他才是能夠拯救自己國家的人。”

賽利斯:“是嗎……所以他們才會那樣的……”

雷文:“但是、就算是這樣、侵略他國仍然是不對的。特拉班托的正義只是朵拉基亞的正義、對於和平的居住在北半島的人們來說仍然是可憎的侵略者。賽利斯、我明白你會很難過、但事到如今不能在此鬆手。消滅朵拉基亞王家、讓此地的所有人同心協心互相幫助、建立和平的國家。那是我們被賦與的使命。”

 

明白了一點,原來特拉班托也是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而戰的龍王!當然,正如雷文所言,他的正義仍然只是朵拉基亞的正義,只是……還有其他的因素嗎?

 

阿裏奧恩:“我們並沒有與古藍貝爾正面交戰的力量……我能體會父王的心情。”

特拉班托:“朵拉基亞半島的統一是我們的悲願。為了將人民從窮困中拯救出來,需要北方的豐饒土地。即使被蔑為鬣狗、被他國所雇用而戰、我們都只能那樣子的活下去。阿裏奧恩、我已經忍耐了很久。但是、現在正是起兵的時候。要記住、朵拉基亞的命運由此一戰而決。”

阿裏奧恩:“是……”

 

天槍與地槍的悲慘傳說,使得當年的兄妹,龍騎士ダイン和槍騎士ノヴァ反目成仇。在龍王的眼裏,地槍一族是使得朵拉基亞大陸分裂的背叛者。統一朵拉基亞半島是龍王的宿願,又何嘗不是喬安和利夫的呢?上次本來已經打倒了ノヴァ一族,卻因為帝國的插手而功虧一簣,眼睜睜的看著帝國佔領了北朵拉基亞,卻只能與之結盟,暗中蓄積實力……

 

特拉班托:“……阿裏奧恩、你殺了阿爾特娜嗎?也用不著做到那種程度吧……哎、算了。阿裏奧恩啊,事到如今就由我出馬吧。已經別無他途了。城就交給你守護了。”

阿裏奧恩:“請安心的交給我、父王。”

特拉班托:“這把槍就交給你保管了。聽好、要守住朵拉基亞。”

阿裏奧恩:“父王、這不是昆古尼爾之槍嗎?為什麼要在這馬上就要出陣的時候把它交給我?難道……父王?”

特拉班托:“夠了、我累了。接下來就隨便你吧。若是你的話、那些傢伙也不會抱有憎惡之心……”

阿裏奧恩:“您的意思是要和他們休戰?我難以同意!”

特拉班托:“所以我才說了隨便你,只是、不要再使人民更加痛苦下去了,我的願望只是那樣。好了,別了、阿裏奧恩!”

阿裏奧恩:“父王……”

 

面對對方陣營中那眾多的聖戰士,在臨戰時卻將天槍交給了兒子阿裏奧恩,他不清楚自己會面對什麼嗎?只是不要再使人民更加痛苦下去了,他是希望自己的戰死能夠使得和平的障礙徹底消除……看著阿裏奧恩與阿爾特娜的青梅竹馬,也許這也是一個化解悲劇宿命的機會吧。面對阿爾特娜的責問,龍王的態度卻很奇怪,畢竟也曾經是十幾年的父女呀!不要對我說他以為阿爾特娜被哥哥殺了,自己的兒子還不瞭解嗎?“若是你的話、那些傢伙也不會抱有憎惡之心……”,如果阿爾特娜真的死在哥哥手上,那就不止是憎惡,而是仇恨了,正因為料到阿裏奧恩會採取那樣的舉動才會這樣說的。只是世事無法盡如人意,到了最後,阿爾特娜還是只能孤單一人……

特拉班托·戰死:“朵拉基亞啊……我所摯愛的大地啊……嗚呃……”

 

想來這種武人的戰死方式是特拉班托所特意選擇的吧,比起利夫大仇得報的欣喜,特拉班托最後的言語卻更使人感動(我就是看到這句話才改變了心目中的龍王形象)……龍王特拉班托是一個強大的敵人,同時也是一個值得尊敬的王者!

 

 

 

皇帝阿爾維斯

隨著命運之門的那記法拉之炎,阿爾維斯的形象也算是定格了,野心家、只知道耍陰謀的紅毛小子、稱人之危奪人所愛的無恥之徒、為了權位不惜一切的小人,等等等等,大概能想到的都會加上,到了下部還有暴君、殘虐、無道……反正是要打倒還要踩上一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的徹頭徹尾的惡人。但是,當賽瑞斯親手打倒他之後,所聽到的竟然是“要理解他人的傷悲”?!

 

 

 

 

 

阿爾維斯最初給我們的印象是神秘而深沉的,在王都的激烈權力鬥爭中,他似乎保持中立,唯一的弟弟去參加辛格爾德的部隊也未表反對。在這表像的後面,是7歲便失去雙親的孤苦,是接受拜託照顧阿賽爾的親情,是對自身暗黑神血統的厭棄……

 

暗黑司祭:“阿爾維斯大人肯接受大司教的建議嗎?”

曼菲羅伊:“他不能不聽話。他身上流著羅普特斯的血,如果那件事公開了,他會被捕,以暗黑神一族的身份被處以火刑。像他那樣高傲的人能忍受那種事嗎?”

 

這是他與曼菲羅伊接觸的一個原因,此外當然還有因混亂現狀而產生的理想,哦,或者說是野心。不可否認,知道母親的事情使得他對巴哈拉王家有一種厭憎感,還有父親的死亡與詛咒……

 

阿爾維斯:“嗯……曼菲羅伊,我要說清楚,我根本沒有重建羅普特帝國的打算。我承認你們羅普特教團的存在但不會將世界交給暗黑神,別忘了。就算我的血中流有羅普特一族的血,那也是為了人類而戰的聖騎士麥拉之血。我身為炎之聖戰士法拉與聖騎士麥拉之血的後繼者,要將這個世界改造成沒有差別,誰都可以自在生活的世界。雖然對不起辛格爾德,但也只好讓他為此而犧牲了。”

曼菲羅伊:“呵呵呵……那也是為了蒂婭朵拉吧。阿爾維斯卿很害怕吧,如果你的妻子恢復記憶的話……”

阿爾維斯:“不要再說下去了!曼菲羅伊!!我們是相愛的,已經沒有任何人能阻礙!”

曼菲羅伊:“……快點生小孩吧,一定能成為了不起的王吧……”

 

顯然,阿爾維斯是以承認羅普特教團來換取對方的支持,同時憑手上的實力他也不愁對方能脫出他的控制。蒂婭朵拉是辛格爾德的妻子他是知道的,是愛上她之前還是之後呢?我們並不清楚,但是看上面一段以及他與辛格爾德的對話便知道,到了那時候他是知道的,才會不斷阻止辛格爾德說出來……然而,他還不知道另外一件事,蒂婭朵拉是他的妹妹,同母異父的妹妹!等到他知道卻已經晚了……

 

尤莉婭:“父皇……”

阿爾維斯:“尤莉婭,我對不起你。你恨著我吧……原諒我。”

尤莉婭:“怎麼會!我從未憎恨過父皇,一次也沒有。父皇是個溫柔善良的人!”

阿爾維斯:“我是個笨蛋,就連被曼菲羅伊利用了也不知道……而當我發現時,事態已經演變到我無力挽回的局面了。尤利烏斯是暗黑神羅普特斯的轉生。他殺了我最愛的妻子……然後連你都……”

尤莉婭:“那時、母后擠出最後的力量,使用傳送術讓我逃走。我因為那時受到的打擊而失去記憶,之後被雷文先生所救……可是、母后被尤利烏斯哥哥……到了現在回想起來也依然很痛苦……”

 

試圖放逐尤利烏斯卻敗在暗黑龍之下的阿爾維斯漸漸成為傀儡,相反的,羅普特教團卻浮上臺面,開始重建羅普特帝國。“世界被阿爾維斯卿統一後、建立古蘭貝爾帝國已十五年了。剛開始時並不算太糟,阿爾維斯皇帝用絕對的法治主義君臨天下,雖然有點不自由,但日子過得仍算平和安穩。不過在這數年間,皇帝的做法一改前風,以力量支配、鎮壓人民,然後……是邪教的復活,羅普托教團的勢力充斥在現今的世界上,連犧牲的儀式也復活了,為了進行羅普托神的復活祭,在世界各處狩獵小孩,對其反抗的人一律逮捕、貶為奴隸或處以死刑,簡直是想重建那個禁忌的羅普托帝國一樣!”雷文的這段話現在終於可以理解了,

 

尤利烏斯:“看來父皇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您年紀也不小了,也差不多考慮一下引退的事如何?還是說您想要再次的放逐我嗎?”

阿爾維斯:“不……我知道反抗你也沒有用。我不會再說什麼了……”

尤利烏斯:“那麼就別在這裏晃來晃去,回自己的城去吧。父皇應該是身負守護席亞菲城之重任的啊!”

 

一代梟雄的如此下場讓人惻然,只是阿爾維斯的梟雄也不是白叫的,既然明白了尤利烏斯的身份,當然也會籌畫相應的對策。把聖劍給賽瑞斯,殺手鐧ナーガ聖書藏到自己的韋多瑪城,然後借機把鑰匙サークレット交給尤莉婭等等。他的傷悲在賽瑞斯的聖劍下結束了,只是我們瞭解這點卻要到整個遊戲的結束,炎之紋章,似乎總是與悲傷的宿命相連……

 

 

聖戰之系譜血統圖

 

 

凡例:紫色表示神器繼承者(直系),綠色表示無血統,灰色表示是776中的設定。

補充:麗諾安(リノアン)有光的旁系血統,希爾達(ヒルダ)有火的旁系血統,但是之前的血統來源不明,圖中實在不

方便表示出來。另外一些有血統的敵人,如終章的飛馬三姐妹和十二魔將中的幾個,血統來歷不明……

問題:有些地方遊戲中交待不明,圖中是根據已有資料的推斷。例如奧伊費的輩分、克羅德和西爾維婭的關係、達納的

血統來源等,希望能有更準確的結論。此外希爾達的血統在第十章是火的旁系,而在終章竟然是天槍的直系!不過根據

她在第十章的話:“我也和皇帝家一樣是出身於威爾托瑪”來判斷應該是火的旁系,至於終章……應該是bug吧。

 

 

槍騎士ノヴァ:卡爾夫(カルフ)━ 喬安(キュアン) ┓┏ 阿爾特娜(アルテナ)

┏史撒爾(スサール)━ ?━ 奧伊費(オイフェ)┣┫

聖戰士バルド:?┫ ┏ 艾斯琳(エスリン) ┛┗ 利夫(リーフ)

┗拜隆(バイロン) ┫

┗ 辛格爾德(シグルド) ┓

?━ 達納(ダーナ)━ 麗諾安(リノアン) ┣━ 賽瑞斯(セリス)

聖者ヘイム:アズムール━克爾特(クルト) ┓ ┃

┣ 蒂婭朵拉(ディアドラ)┫┏ 尤利烏斯(ユリウス) ┓

聖騎士マイラ(暗):希瓊(シギュン) ┫ ┣┫ ┃

┣ 阿爾維斯(アルヴィス)┫┗ 尤莉婭(ユリア) ┃

魔法戰士ファラ:威克托(ヴィクト)┫ 阿依達(アイーダ)┻━ 賽亞斯(サイアス) ┃

?┻ 阿賽爾(アゼル) ┃

┏ 布莉姬德(ブリギッド)┳━ 法瓦爾(ファバル) ┃

┃ ┗━ 帕蒂(パティ) ┃

弓使ウル:林格(リング) ╋ 艾婷(エーディン) ┳━ 雷斯塔(レスター) ┃

┃ ┗━ 拉娜(ラナ) ┃

┗ 安德列(アンドレイ) ━━ 史克皮歐(スコピオ) ┃

┏ 布魯姆(ブルーム) ┓┏ 依修特(イシュトー)┓┃

┃ ┣┫ 萊莎(ライザ)┛┃

┃ 希爾達(ヒルダ) ┛┗ 伊斯塔爾(イシュタル)┛

魔法騎士トード:萊布托爾(レプトール) ┫ 蒂爾朵(ティルテュ) ┳━ 亞瑟(アーサー)

┃ ┗━ 迪妮(ティニー)

┗ 艾絲妮婭(エスニャ) ┳━ 亞米德(アミッド)

┗━ 琳達(リンダ)

 

┏━ 布利安(ブリアン)

┏ 達南(ダナン) ╋━ 約翰(ヨハン)

斧戰士ネール:朗克巴爾特(ランゴバルト)┫ ┗━ 約哈爾瓦(ヨハルヴァ)

┗ 雷克斯(レックス)

 

大司祭ブラギ:? ┳ ?━ 克羅德(クロード) ┏━ 琳(リーン)

┗ ?━ 西爾維婭(シルヴィア)┻━ 庫普爾(コープル)

 

龍騎士ダイン:特拉班托(トラバント)━━ 阿裏奧恩(アリオーン)

 

┏ 艾爾特夏(エルトシャン)┳ 阿萊斯(アレス)

    黑騎士ヘズル:?┫ 格拉妮(グラーニェ)┛

┗ 拉克西絲(ラケシス) ┳━ 迪爾姆多(デルムッド)

┗━ 南娜(ナンナ)

 

┏ 瑪那南(マナナン)┳ 瑪利克爾(マリクル) ━━ 夏南(シャナン)

┃          ┗ 艾拉(アイラ) ┳━ 拉可秀(ラクチェ)

┃                    ┗━ 斯卡撒哈(スカサハ)

劍聖オード:?           ╋ ? ━ 霍林(ホリン)

┗ ? ━ 迦爾紮斯(ガルザス) ━━ 瑪麗塔(マリータ)

 

┏ ?      ┳ 雷文(レヴィン) ┓┏ 賽迪(セティ)

┃ 蘿娜(ラーナ)┛           ┣┫

┃ 菲莉(フュリー)             ┛┗ 菲(フィー)

風使セティ:? ╋ 達卡(ダッカー)

┗ 麥歐斯(マイオス)

 

    全站熱搜

    wes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